1、西夏立国时间有多久?

自元昊1032年建都称帝至最后一位皇帝目见1226年投降蒙古,西夏王国屹立了195年,其间共有10位皇帝临朝听政。西夏是以党项羌人为统治民族建立起来的政权,与其他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相比,我们就会发现——西夏是历时最长的!拓跋氏建立的北魏政权存在了171年,算得上是长的了。南北朝、五代十国时期的少数民族政权,或者几年,或者几十年,像走马灯似的,都只能是历史的匆匆过客。女真贵族建立的金朝,入主中原后,经历了120年。元世祖建立的元朝,只有98年。如果把成吉思汗创建的蒙古汗国连在一起,总共才163年。

2、党项人的由来?

西夏人不同于党项人,因为西夏是一个党项人居统治地位的多民族国家,国内不止有党项人,也有汉人、吐蕃人、回鹘人等,例如皇帝秉常与干顺时期的大小梁太后就是汉人。唐玄宗将他们安置在庆州(今甘肃庆阳一带),并派兵驻守管辖。安史之乱爆发后,唐政府撤回了沿边军队,于是吐蕃趁势夺取了西域各地。党项人没有了唐王朝的保护,散居在盐州和庆州一带,由于与吐蕃邻接,他们还经常和吐蕃一起联合骚扰唐边界。唐代宗时期,在郭子仪的建议下,代宗将党项人迁到银州与夏州一带。通过这两次大迁徙,党项人终于得到了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他们在此休养生息,力量不断壮大,终于在两百多年后建立了西夏政权。

3、妇女能顶半边天

西夏有独立的女兵部队,叫“麻魁”,她们身体强壮,也与男兵一样深入战争的第一线。同时期的北宋没有女兵,但他们对西夏的女兵并不手软,宋军斩杀西夏女兵也可报军功。西夏的几位皇太后也特别能打。谅祚的母亲没藏太后曾多次指挥大的战役,干顺的母亲梁太后也是一个能征善战的女统帅。干顺即位之初,北宋看到干顺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童,以为可以一举扫平西夏,于是率领十万大军,分五路浩浩荡荡进攻西夏。在梁太后的指挥下,西夏成功地将宋军遏止在西夏统治中心以外。其实无论输赢,这些皇后们身先士卒的勇气都是可嘉的。

4、爱到深处可以死

党项人的感情浓烈,他们表达爱情的方式也很激烈。当青年男女相爱到感情极深的时候,他们不是举行婚礼,而是奇怪地跑到山上一齐自杀,认为这才是“男女之乐”。家里人也不悲伤,把他们的尸体找到后,用彩绸包好,外层再用毡裹扎,杀牛设祭。然后立一个数丈高的木架,将二人的尸体放在上面,传为飞升上天。男女两方家族在下面击鼓饮酒,尽日而散。

5、有仇必报

党项人爱得深,也恨得切,如果和别人结下了梁子,那这个仇是非报不可的。在大仇未报之前,他们蓬头垢面,不穿鞋子不吃肉,表示不杀仇人就不过正常人的生活。但党项社会有一种传统习惯——不趁人之危。仇家如果有凶丧之事,就会停止攻伐。如果因为自己势力弱小,不能报仇,就动员家中妇女到仇家去放火,焚烧对方的房屋。党项人把与女人斗殴视为不吉祥的征兆,所以,仇家任妇女放火,而自己人都要躲避开。汉族有“有仇不报非丈夫”的俗语,西夏谚语里说:“吃十袋美果也得报仇,有十个女儿不算有后”,意思大概一样。

6、不止是游牧

党项人最初是个游牧民族,但在隋唐时代与汉族融合之后,也学习汉族的农业种植技术,开始开凿水渠,种植水稻、小麦、豆类等多种作物。据《宋史》记载,西夏大安七年,北宋五路大军伐夏。十一月,大军攻到灵州(今宁夏灵武市)城下,灵州城周全是冬灌后的稻田,一片泥泞。宋军只好驻扎在田埂上。西夏军决开水渠,水漫大宋军营,宋军冻死者不计其数,八万七千宋军溃散下来的只有一万三千人。这足以说明西夏水稻的种植面积之大。西夏国内并没有铁矿,但其铸剑水平却在中原地区之上。夏国剑被誉为“天下第一剑”,在兵器中举世无双,连宋朝的皇帝都以佩戴西夏剑为荣。

7、西夏被谁灭的?

使西夏王国走向灭亡的是成吉思汗率领的蒙古铁骑。自公元1203年至1226年,成吉思汗先后对西夏发动了六次进攻,且来势一次比一次凶猛。西夏皇帝率领全国军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保卫战,最终因弹尽粮绝且遭遇强烈地震而无奈投降。蒙古铁骑虽然最终攻破了西夏,但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兵将死伤无数,成吉思汗本人也在伐夏过程中死去。所以蒙古兵占领了西夏都城后,屠城以泄愤。而且元朝作为宋、辽、夏、金的后朝,仅修了《宋史》、《辽史》、《金史》,却不给西夏修史,也可见仇恨之深。

8、党项人的归宿

党项人在抗蒙战争中的殊死斗争令蒙古统治者心存余悸,为了防止他们卷土重来,蒙古统治者下令将党项人分散迁往各地,以分化他们的民族情感。于是,党项人纷纷离开故土,流散各地。在与其他民族的共同生活中,党项人被逐渐同化,融入其他民族之中。当然,民族消亡也并不是值得遗憾的事,他们本就来源于中华民族,现在百川归海,又重新融入了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西夏灭亡后,有一支人数较多的党项人为了躲避蒙古人的屠杀集体逃亡到这里,定居下来。虽然相对独立,但几百年间,他们也已经被其他民族同化,他们并没有本民族的文字,他们所说的羌语是否就是党项人所说的语言,还有待进一步的证实。

9、文字

西夏的开国皇帝元昊在建国之初请大臣野利仁荣创制了一套文字,用以记载党项人自己的语言,元昊以国书的形式昭告全国,规定西夏国内的所有文件都要用西夏字书写。在统治者的提倡下,西夏字得到了极大的繁荣与广泛的使用。从使用的对象看,已经出土的西夏文物表明,西夏字不但被用在国家的艺文诰牒上,也用在普通老百姓之间所立的契约及私人信件上。从使用时间看,西夏字直到西夏灭亡五百年后的明朝中后期,还有党项的后裔在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