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之战击败曹操的,不是火攻是血吸虫

中国史上6个被疾病改变的历史转折

首先,历史中的曹操确实在赤壁之战中被烧了舰队,但这不是让他决心撤退的真正原因。在《三国志》的记载中,来自北方的曹操军队一到赤壁就开始生病。面对疾病造成的严重减员,曹操只能撤兵。

史书中并没有说明曹魏大军罹患的是哪种疾病,但在另外一本医学经典《伤寒论》里,张仲景详细介绍了当时南阳一带发生的疫情,而曹操行军时恰好经过那里。根据张仲景的描述,后人考证曹军患上的很有可能是南方常见的血吸虫病。

瘟疫“帮”道教扩大势力范围

东汉末年的连年瘟疫让道教有了民间基础。比如黄巾军起义领袖张角,原本就是行走江湖的道士。

当时,疾病在底层民众的心目里就是神鬼作怪,道教治病救人的方法自然也是以作法驱鬼为主。到了魏晋之后,民间乱七八糟的妖魔鬼怪已经被道教“收集”了一大堆,怎样把这些传说梳理得有条理,好让道教理论显得更有权威性,成了更重要的事。

于是在南北朝的时候,“治病”经验中总结出来的各色神魔,连同中国历史人物一同被陶弘景编进了道教的鬼神谱,而且各司其职。作为本土宗教的道教也才开始有了今天的样子。

修建大明宫,就是为了躲疟疾

唐朝的首都长安没有设计好,因为太过注重都城的礼仪功能,城市布局没有考虑低洼地带对居住和健康的影响。恰逢隋唐时期北方气候湿润,长安城中的低洼地带非常容易滋生蚊虫,疟疾也经常流行。

比如皇宫最初位于城内两个土坡之间,唐高宗就深受“风痹”困扰。武则天主持扩建的大明宫,地势比旧宫要高,修建的初衷也是给丈夫养病。

而在城内,地势较低的城西因为“西方为尊”,在隋代建城时是人口最稠密的地方。但到了唐朝,人口反而向东转移,原因就是怕生病。

大军得了醉氧病,吐蕃攻陷长安又撤退

公元670年,唐朝大将薛仁贵率军远征吐蕃,目标直指拉萨,但在出兵不久之后,就因为“冷瘴”遭遇大败。八年之后,唐朝又派出18万大军反击吐蕃的侵扰,但这支由“关内、河东及诸州骁勇”组成的部队到了青藏高原照样歇菜,最后止步在青海湖附近。

习惯了高原的稀薄空气对吐蕃人来说也不全是好事。公元763年吐蕃军队攻陷长安之后,因为平原的充足氧气产生了头痛、乏力、胸闷、腹泻的“醉氧反应”,不到半个月就把军队撤退到了甘肃一带。

蒙古大汗的痢疾,让南宋灭亡推迟了17年

1259年,蒙古大汗蒙哥率军亲征南宋,结果死在了四川的钓鱼城。民间传说蒙哥亲自攻城时中了一箭,死在了前线—你没看错,《神雕侠侣》里面的蒙哥,也是中了杨过一箭后阵亡的。

但在正统史料中,只记载了蒙哥是因病去世,而波斯历史学家考证发现,蒙古军围攻钓鱼城时,已经因为水土不服染上了痢疾,蒙哥也是因为痢疾暴毙的。

蒙哥死后,蒙古帝国陷入分裂,直到1276年,忽必烈才从权力斗争中胜出后率军消灭南宋。蒙哥不论死于哪种原因,南宋的历史都因此至少延长了17年。

鼠疫结束得晚一点,吴三桂没准就是大功臣

中国史上6个被疾病改变的历史转折

明末李自成围攻京师的时候,北京正在闹鼠疫。在历史记载里,原本拱卫首都的15万明军精锐,灾疫过后能守城的只剩下了五、六万老弱病残。最后,多次被蒙古、后金围攻但从未失守的北京城,只用三天就向李自成敞开了城门。

在这个背景下,吴三桂的故事也有了合理解释。农民起义军进驻北京之后,也受到了鼠疫的困扰。引清兵入关驱赶李自成,再利用满人染病的机会消灭满清,在吴三桂心中或许是更绝妙的计划。

让吴三桂万万没想到的是,满人入关之后,鼠疫疫情已经过了高峰期,而满汉分治的政策也阻断了瘟疫的继续蔓延。整个中国的王朝就这样在一场疾病的来去间变了两次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