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摘自《民国人物与民国政治》 编著: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出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自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经蒋家授权,向公众开放蒋介石日记手稿后,已有众多学者和记者查阅并利用日记的内容,撰写出了相当多的文章,对若干过去存有争议的史实,依据新刊布的蒋日记手稿,提出了新的论据。这些均说明了蒋日记确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但是,伴随着蒋日记手稿史料价值的浮现,社会上,包括研究者当中,也不免会有不同的声音,如怀疑蒋在日记中记录历史的真实性。特别是鉴于以往曾被学者广泛引用,经过蒋及其身边工作人员事后加工修订和节录选编而成的日记类编及各种记等,已经证实其不尽可靠,因此,蒋日记手稿是否就能如实反映历史真相,因牵涉蒋记日记的动机,同样会受人质疑,亦属必然。

蒋介石日记手稿自1918年至1972年,除缺1924年外,基本完整。有关蒋日记各种版本的情况,可参见杨天石《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第1~7页。全面分析考证如此大数量的日记,自然没有可能。但集中比照分析蒋日记某一时段之内容,与各种版本所录之蒋日记,及同一时段相关史料反映之史实,则并非没有可能。同时,不管历史人物当年记录历史的动机如何,作为历史文献留存下来的记录本身的史料价值,断不能与其动机简单地画上等号。蒋日记手稿的史料价值如何,亦是如此。

民国人物与民国政治关于蒋介石日记的史料价值问题为了说明蒋介石日记手稿的史料价值,本文通过对比现有文献及回忆史料与蒋日记手稿所记内容的方法,对1949年1~4月,即从蒋介石下野前后到北平和谈破裂这一段时间蒋介石与各方关系及其态度、活动与作用的史实,作一具体的考察。

蒋介石1949年头几个月的日记,在日人古屋奎二1974年8月14日起开始在《产经新闻》连载的《蒋总统秘录》一书中,即曾有所引用。以后秦孝仪编《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内部出版)第七卷(下)也有摘录。台湾解严后,1990年代后期蒋介石个人档案陆续开放,人们又可以从蒋档所存《事略稿本》中看到这个时期蒋日记的片断。但因为只是些片断,且这些被整理过的日记片断,还时有文字改动的情况,故以往对蒋在这一关键时期的所作所为及其幕后原因的分析说明,都难免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缺憾。本文即试图参照以往资料的利用情况,比较这一段时间蒋介石的日记手稿内容,据以说明蒋日记手稿到底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些什么,以及我们在利用蒋日记手稿时,应该注意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