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自由撰稿人郑明丽近日撰文,探讨蒋介石为何失掉大陆江山的问题。郑明丽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彼时中共在大陆已经活动了28年,而台湾前行政院长、参谋长郝柏村阅读了蒋介石在,1945至1949年所撰写的日记,于是得出蒋介石失掉大陆江山的原因是:国军的战略错误、黄埔一期的剿共指挥失败等等。郑明丽说,在《郝柏村解读蒋介石公日记:1945─1949》书中,郝柏村提出蒋介石何以“从抗战胜利的巅峰到弃守大陆的谷底”,有关军事与外交的看法。尽管郝柏村曾经参与抗战、追随过蒋介石,但该书只局限在探讨大陆赤化前“生死存亡的关键五年”,反倒忽略了抗战胜利前的关键因素。
郑明丽说,现今统治中国大陆已经62年的中共,在1936年,国民党再一次围剿共产主义就要彻底歼灭时,大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枪口一致对外”的口号,允诺要服从国民党的领导。然后爆发了西安事变,张学良劫持蒋介石委员长,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汉卿(张学良字汉卿)坏我大事,误我一盘好棋”。接着在知识界主战的浪潮下,国民政府被迫仓促对日应战;当时中日战力悬殊,日本是军舰,中国士兵则穿草鞋。西安事变与八年抗战,给了中共苟延残喘之机,也是导致抗战后中共推翻国民党在大陆建立政权的重要原因。回溯当年的国共两党对峙,可以发现中共非常擅于宣传,时至今日依然如此,只是当今大陆老百姓被骗的次数多了,已经较为不信中共那一套了。中国上海著名剧作家沙叶新十几年前访问过台湾,曾和一位国民党老兵聊天,老兵说,“国民党败给中共的原因,主要不是兵力,不是武器,我们是败在了中共的宣传。中共太会做宣传了。”老兵还说,“要是蒋介石也像毛泽东这样会宣传,或者毛泽东一直做我们国民党的宣传部长,说不定今天逃到台湾来的就不是我们国民党了。”
也有其他探讨中国大陆为什么会赤化的声音?傅斯年到台湾大学当校长之后,曾经针对此批评过教育界太懒:“读书只在怡然自得,青年心中的问题,不给他一个解答,时代造成的困惑,不指示一条坦途,于是中共乘虚而入。”香港著名报人卜少夫之弟卜乃夫是著名的小说家,也对此表示过,“左派借组织力量,利用文学,迷惑并操纵了千千万万青年,更属人尽皆知。”他说在人类文学史上,从来没有像1917至1945年的中国,文学对时代发挥了那么强大的影响。
郑明丽说,因此郝柏村在书中只谈那“两岸风云变色的五年”,不免失之偏颇,没有洞悉共产主义暴动与瞒骗的本质。反倒是中共当年的宣传手法、艺文渗透、间谍渗透等等,目前都还在海外使用,自由社会应该保持警觉才是。
人们可以回溯到1926年3月20日。彼时,中国国内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中山舰事件”。1926年3月19日晚,蒋介石宣布广州市戒严,并对共产主义的一系列破坏活动进行了反击。是故,国民党称之为“蒋中正救党”。3月20日晨,国民党军队包围共产党控制的省港罢工委员会,收缴工人纠察队1000余支步枪;部队分别占领火车站,中央银行;逮捕海军局代局长、中山舰舰长、共产党员李之龙;军队包围苏联军事顾问团住所和共产机关,周恩来等中共党员亦被拘留。“中山舰事件”是国共两党第一次公开的大冲突,也是孙中山逝世后,国民党对苏俄与中共“挖心战术”的第一次公开大反击。中山舰事件的直接结果是通过了“清理党务案”;谭平山和毛泽东分别被解除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职务;解聘了反对和干扰北伐的苏联军事顾问。通过该事件国民党夺回了国民革命领导权,扫除了北伐障碍,为北伐的成功与全中国的统一奠定了基础。
“中山舰事件”的直接原因是中山舰不寻常的调动。1926年3月18日上午,蒋介石在黄浦军校的一个会议上,重申他的北伐决定。随后他离开黄浦回到广州市的家中。当天上午汪精卫之妻陈碧君,在两个小时内五次电话蒋介石妻子陈洁如,询问蒋介石何时乘船到黄浦军校及从哪个码头等细节。当天上午中山舰、宝璧二舰停泊在珠江上,海军局代局长、舰长李之龙称接到蒋介石命令,故在黄浦加媒以备远航。3月19日上午军校政治部主任邓演达来蒋介石家;当晚中山舰驶入黄浦港。被告知蒋介石已离开黄浦后,舰长李之龙电话蒋介石是否需船开回广州?蒋介石说“我问他是谁命令让他开进黄浦的?他答不上来。3月19日晚,中山舰开回广州,整夜通霄未熄火,船上灯火通明处于一级战备状态,当时我怀疑共产主义想发动政变,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的邪恶计划的内容,直到后来我才得知,他们意图扣押我,将我送至俄国。”
中华民国国父孙文逝世后,亲共的汪精卫成了中国国民党的领导人,并坚决支持联俄容共政策,然而蒋介石从一开始就认为共产主义会给中国带来灾害,但为全局出发,蒋介石顺从了汪的政策。有史学家认为,中山舰事件,蒋介石中正平息了一场叛乱,或是亲共的汪兆铭和中国共产党企图利用中山舰绑架蒋介石中正赴苏联的阴谋。据维基百科报道,3月19日下午,由于苏联使团欲参观中山舰,李之龙电话请示蒋介石中正调中山舰回广州。蒋介石表示:“我没有要你开去,你要开回来,就开回来好了。”3月20日,蒋介石中正前往汕头的半路返回广州,下令全城戒严,这是防止中共和苏联顾问季山嘉兵变。欧阳格、陈肇英奉蒋介石中正命令占领中山舰并在家中逮捕李之龙,包围苏联顾问和共产机关,扣留了第一军和黄埔军校中周恩来等中共党员,严密监视邓演达。
据中国大陆史家称:在国民党二大以前,在广东工作的共产主义人毛泽东、周恩来、陈延年等(均是参加了国民党的共产党员),曾决定对国民党采取打击右派、孤立中派、扩大左派的政策,计划在国民党二大会上公开开除戴季陶、孙科等人的党籍,争取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名额中共党员占到三分之一,少选中派,多选左派,使左派占绝对优势。
据中国大陆《中国现代史》所书:国民党“二大”到会代表256人。其中加入了国民党的共产党员代表约占五分之三。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在大会上占了压倒的优势,从而保证了大会的正确方向。……大会驳斥了国民党右派对共产主义的攻击诬蔑,进行了反击右派的斗争。大会作出了“弹劾西山会议派”和“处分违反本党纪律党员的决议”,对西山会议首要分子邹鲁、谢持“永远开除党籍”,居正、石青阳等因列名“国民党同志俱乐部”“予以除名”;其它分子被书面警告,限期悔改,对戴季陶也发出了“促其猛醒、不可再误”的警告。大会选举中央委员三十六人。……在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各有共产党员7人,谭平山、林祖涵(两人均是共产党员)继续担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和农民部长,毛泽东为宣传部代理部长。各部做实际工作的秘书均为共产主义员。同时,各地方党部(国民党党部)大多数由共产主义员主持。
台湾史学家的亦云:国民党二大所选出的三十六名第二届中央执委,绝大多数属于汪系和共派的人马。再由三十六名委员,选出九名常务委员,他们的名次是汪兆铭(精卫),谭延闿,谭平山,蒋介石中正,林祖涵,胡汉民,陈公博,甘乃光,杨匏安。上列九名中,汪系三名,即汪、陈、甘;共派三名,即谭、林、杨;其余三名无所属。谭延闿与汪较近,胡在莫斯科,蒋介石被孤立起来。这个名单使人们有“黄钟毁弃,瓦缶雷鸣”之感。
1960年代前在大陆出生的华人,都无不在“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等共产口号中长大。但很多人走出大陆后,就不得不承认蒋介石是伟人,对大陆政治的看法,也全都能从蒋介石处得到应证。蒋介石在大陆执掌了22年政权,许多人到海外后,也缅怀他执政的日子。在台湾竭力想“去蒋化”时,越来越多的大陆人却摒弃了从前“蒋匪”蔑称,而出于对蒋介石的敬意,尊之为“蒋公”。
台海两岸的台湾和大陆,就象柏林墙两边的东德和西德。东西德人民能联合起来和平地推翻共产专制,全球的华人也一定能各尽其力。鉴于不少台湾人生在福中不知福,促使很多大陆人缅怀蒋介石,不忘他的深刻教训,珍惜他的精神遗产。在60年后的今天,大陆人已开始明白是非。尽管当局的宣传颠倒黑白,钳制人们的思想,但总有人不放弃寻找真相,追求自由。
1926年的中山舰事件,促使蒋介石认识到共产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危害,从此他开始被迫反共。与此同时他也开始用武力统一中国,成为民国的领袖。蒋介石虽对共产主义的危害有深刻的认识,也大力清除;可惜他没能阻止五四狂人们比如鲁迅滥用民国的自由,毒害和误导热血青年投奔苏共,让共产主义得以靠种种阴谋诡计趁日本侵占中国之机,发展壮大,并最终颠覆了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而蒋介石的伟大,就在于他统一了中国,废除了“对华不平等条约”,并从日本手中收复了台湾。1943年,英美中三国签订的《开罗宣言》,就标志着中国在蒋介石的领导下,已跻身世界强国之列。
蒋介石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荣获五星上将的唯一的中国人。遗憾的是,罗斯福们对共产主义认识不情,被宣传所迷惑,不积极支持中华民国抵制赤祸,相反还在背地里和苏共搞交易,而中共却得到以苏共为首的国际共产势力的支持。除此之外,中共早已在潜伏到了国民政府的各个部门,以致在国军的反共战争中,出现国防部的命令正本给中共,副本给国军的情形。
当毛泽东的种种罪错被曝光之时,蒋介石的先知先觉也渐渐为世人所知。尤其是蒋介石传《总司令:蒋介石和为现代中国的奋斗》的问世,更用史料进一步证明:最后的胜利属于蒋介石。事实上,现在大陆的媒体也不得不改变了一味抹黑蒋介石的做法,虽然此举疑似对国民党和蒋介石家人搞统战,但大陆民众却能因此获得比较蒋介石与毛泽东,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以及台湾与大陆的机会。
下面就介绍一下蒋介石在中华民国59年(公元1970年)11月12日在台湾阳明山中山楼的演讲,让人们从民族传统的角度,对比蒋介石与毛泽东,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的优劣。——
“今天是我们国父一百晋五诞辰纪念,也就是中华文化复兴节的日子。国父一生致力于国民革命,原就是要把中华文化,从根救起,‘再造一庄严华丽之新中国’,所以国父说‘中国有一个正统思想,自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以至孔子。我的思想,就是继承这一个正统的道德思想,来发扬光大’。又说‘要发扬吾固有之文化,且吸收世界之文化,以期与诸民族并驱于世界,以驯致于大同’。以故国父之诞生,实即为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之启明肇始;而此‘再造一庄严华丽之新中国”的大愿,乃就是我们六十年来始终坚持复兴中华文化,贯彻国民革命的唯一指标。
国父说:‘有道德始有国家,有道德始成世界’,我们中华文化,就是一种由内发扬到外的道德文化,这种道德文化:
——从身心修持关系上说,是‘存诚去伪’,‘不私其欲’,‘居处恭,执事敬’,‘德辉乎内,理发乎外’的文化;
——从家庭伦理关系上说,是‘入孝出弟’,‘睦姻任恤’,‘合父子之亲,明长幼之序,以敬四海之内’的文化;
——从社会群己关系上说,是‘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明明德于天下’的文化;
——从天下国家治平关系上说,是‘宇宙内事,皆己性分内事’,‘兴灭国,继绝世’,而‘仁以为己任’的文化;
——从民族大义上说,则更是‘利天下者天下启之’,‘杀天下者天下贼之’,‘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于死’,‘乱臣贼子,无所逃于天地之间’,而且唯‘仁者无敌于天下’的文化;
我们中华文化,原为东方文化的源头活水,特别是修齐治平的政治哲学,乃更为全人类文化中的珍宝和特色。因为中华民族,不惟长久以来,以合外内之道,致时措之宜的文化,树立了东方的德性规范,而亦为世界创造了精神文明的价值标准,自国父承圣圣相传之道统,‘集中外之精华,防一切之流弊’,发为‘三民主义’之文化,更已‘为中国造成一个新局面’,而亦使人类进入了‘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的三民主义的世纪!
奸匪毛贼的罪恶兽性,乃是和我们三民主义中华文化内圣外王的道统,绝不相容的!所以它妄想要以其僵尸的回光返照的一刻,来消灭我们五千年深入人心,悠久博厚的中华文化,于是乃不顾死活的破坏中华文化伦理、民主、科学之传统;假所谓‘文化大革命’的幌子,以行其文化大毁灭之暴行。今天大陆业已成为父子之亲、夫妇之义……都被视为大逆不道,时刻要被批被斗的大监狱!打斗,迫害,逃亡,追杀,浮尸,痛深惨绝的事件,日增一日,这就充份说明大陆同胞,已不再能忍受毛贼独夫无止境的奴役、恐怖、迫害、死亡!而一心向往?‘为民所有、为民所治、为民所享’三民主义文化自由福祉的生活!我们敢于断言,中华文化是无人可以毁灭的!其最终消灭共匪毛贼者,乃必为我中华文化所表现的‘民族独立的性格与能力‘之大义正气!此中华文化,今天且正在表现其充实光辉于此怯懦的、灭裂的、迷失的世界,而始终鼓舞?亿万人心的民彝天德!
西方的有识之士常常说:‘我们所能知的,中国在过去,已表示出能建设一种文化,我们坚信他们最后一定能从打击中恢复起来,再度创造一个有价值的文化‘!而我们的先哲也常常说:’天下之大根本,人心而已矣,天下之大肯棨,提醒天下之人心而已矣’,我们文化复兴运动,就是要‘提醒天下之人心’,‘从打击中恢复起来’!
而当此大陆匪区伦理文化已根本濒于摧毁之际,大家牖世觉民、立天下之大本的责任,尤其至艰!至大!而至重!因为五千年以来之道统文化,将唯赖吾人从根救起,以传以继;五千年以后之伦理、民主、科学的文化,亦唯赖吾人创新再盛,以开以张;所以不惟要人人做反共倒毛的革命先锋,亦复要人人做文化复兴的前导,所谓君子有善万世之心,行之自身始,今天就必须大家自己——
在行为生活上,表现于生活规范的自律;
在道德生活上,表现于自由与纪律的践履;
在经济生活上,表现于科学建国和节约生产的贯彻;
在精神生活上,表现于不为势劫、不为利诱、独立不挠的信心和决心;
来一齐恢复民族固有的德性,发挥民族文化的潜力大能,以实现国父“开太平”“致大同”的三民主义的理想。”
……  ……
来源:http://blog.ifeng.com/article/13320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