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首先在我们的党员队伍里,有些迷失方向的人,他们丢掉了社会主义方向,而要搞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套;他们丢掉了国家和人民利益,在行动上搞个人主义。一个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是行动上的形形色色的个人主义,这两个东西同我们的理想是背道而驰的。

胡耀邦(资料图)

文章摘自《理论动态》第590期 作者:胡耀邦 原题为《形势、理想、纪律和作风——在1985年中央党校学员毕业典礼上的报告》

祝贺同志们毕业,欢送同志们回到工作岗位上去。

今天,想就当前工作中带有一定普遍意义的四个问题,向同志们讲一点意见。

第一问题,讲一讲如何观察形势。

如何观察形势,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门大学问,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策略上的一个大问题。同志们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同志的著作里面,可以找到在他们的革命的一生当中有许多关于形势的精辟分析。只有正确地观察形势,才能够正确地决定奋斗方向和方针政策。或者说,要正确地制定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很大的程度上要取决于对形势的正确分析。

观察形势这个问题,我们党有成功的经验,也有成功的经验。毛泽东同志向来是以善于观察形势著称的。《毛泽东选集》前四卷,其中不少重要文章都是讲形势的,有的标题就叫《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但是他老人家晚年的严重失误,根本原因之一,也在于对形势作了错误的判断。如果从一九五七年说起,毛泽东同志那篇《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现在回头来看,虽然也提出了不少正确的意见,如说要造就工人阶级的宏大的知识分子队伍等,但是很大部分是不对的,带来了相当深远的消极影响。一九六二年中央北戴河会议和八届十中全会,毛泽东同志专门就“形势、矛盾、阶级”问题讲了一篇话,使“左”倾的东西进一步系统化。到了“文化大革命”,不但说党里面有“走资派”,而且说“资产阶级就在党内”,结果是十年大动乱!路线政策为什么错呢?对形势的分析估计错了,显然是一个主要原因。

再来看看我们近几年来的经验。许多同志在判断形势这个问题上,也是有过深刻教训的。我的意思不是说要再算什么账,而是说应当从中吸取教训。比如说,一九七六年粉碎“四人帮”前夕,当时“四人帮”不得人心达于极点,快要崩溃了。可是有些同志却看不清这种形势,甚至反过来认为邓小平从此以后再也翻不了身了。结果是这些同志跌了跤子!比如说,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本来粉碎了“四人帮”,我们的党已经摆脱了十年内乱造成的极端严重的危机,恢复了生机,又在开始生气勃勃地前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科学精神正在重新大大发扬。可是有些同志却说出现了“危机”,叫做什么“三信危机”。当时确实出现了一股错误思潮,所以小平同志明确提出“四个坚持”,指明了前进的总方向。这是非常重要的。但这当然不是说我们党就面临着什么“危机”。一九八零年我们就讲,如果说有危机的话,是在“四人帮”没有倒台之前。“四人帮”倒台了,怎么反倒生出“危机”来了呢?又比如说,相当多的一些同志对到本世纪末工农业年总产值翻两番没有信心,尤其是对农业发展没有信心。这个翻两番的信心问题,到一九八三年才算基本解决。

所以,对形势的估计和判断,不仅关系到能否正确地确定路线,方针和政策,而且是关系到我们的信心强不强、信念坚定不坚定的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