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虽然女大学生亡国论是大约只有日本人琢磨出来的奇思怪想,但世界末日将要来临一类的论调不过是直到今天仍被不断重复的老生常谈。然而,这一次美国大使遇刺,在日本人所产生的冲击真的是有一种国家将亡的恐惧,因为美国大使在日本的地位比钦差大臣只高不低。

时任美国驻日大使的埃德温·赖肖尔 资料图

 

本文由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萨苏供稿

六十年代中期的日本,是一个动荡的世界,日本会不会亡国这种事儿经常被热烈讨论,有邪教在到处宣传世界末日,有人大声疾呼新一代女大学生将是亡国之源。虽然女大学生亡国论是大约只有日本人琢磨出来的奇思怪想,但世界末日将要来临一类的论调不过是直到今天仍被不断重复的老生常谈。然而,这一次美国大使遇刺,在日本人所产生的冲击真的是有一种国家将亡的恐惧,因为美国大使在日本的地位比钦差大臣只高不低。

一个美国大使,能叫钦差大臣吗?

关键是战后时代美国驻日本大使,可不是普通的大使,他继承的职责,原来是另一个职务的人来负责,那是叫作“日本总督”的。

战后美军长期进驻日本,至今都没有走,那位日本总督麦克阿瑟想见天皇,天皇都得乖乖跑到老麦的办公室去,这才不过十几年的事儿。1964年的日本固然没有了总督,但以美国对日本的影响而言,日本的政令皆受制于美国。此时,在美国压制下,日本政府被迫排除本国反对派的抗议,与美国签署了新安保条约。在新安保条约的制约下,作为半个太上皇的美国大使,日本的首相见面的时候恐怕都会心肝发颤。

好在,美国当时的总统肯尼迪是个开通的人,看到日本为安保条约连首相岸信介都身负重伤,几乎打起内战来,专门派了一位温和派的人士来担任大使,就是这位赖肖尔先生。

埃德温·赖肖尔(EdwinOldfatherReischauer),1910年10月15日出生于日本东京,其父是长老会传教士。赖肖尔16岁之前一直在日本生活,熟悉日本文化,是美国公认的日本问题专家。1961年应美国总统肯尼迪之邀,出任美国驻日本大使,任内对日本持相当友好的态度,在他的努力下,日美关系出现了战后最好的蜜月期。

顺便说一句,赖肖尔也与中国有不解之缘,曾师承著名汉学家叶理绥。1937年,他的哥哥在上海死于中日空战,他自己曾在燕京大学学习,后在哈佛大学担任该校燕京研究所所长,晚年力主改善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并于1968年2月12日将他受命制订的《对华政策备忘录》(又称《赖肖尔备忘录》)上交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重要参考文献。

由于赖肖尔生在日本,又娶了日本明治时期的首相松方正义的孙女,日本人对他普遍印象甚佳。考虑到日美当时的特殊关系,能有这样一位双方都信赖的大使,实在是让两国政治家都松口气的事情。

但是这样一位老兄,居然在天皇家门口遇刺,日本的政界顿时一片混乱。

这位大使遇刺的经过颇为诡异。

那天,赖肖尔大使有个会议要参加,在他归来准备下车进入大使馆的时候,突然在门口遇刺。一名打扮得像个修理工的年轻人本来躲在门廊的阴影下,突然绕过警卫,冲向赖肖尔博士,用一口十六公分长的尖刀向其猛刺,正中博士的右大腿上部,顿时血流如注。此后报道行刺的年轻人当即被使馆秘书和海军陆战队卫兵抓获。一名秘书匆忙解下自己的领带缠在博士的大腿上止血,并匆匆将其送进附近最好的虎门共济医院抢救。经过检查,赖肖尔大使腿部的伤口宽2.8厘米,深10厘米,因为刺伤了大动脉,出血量达到3,000毫升,抢救中不得不紧急对博士进行输血。由该医院和横须贺美军总院的医生共同进行的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

实际上根据现在披露的情况,当时事情还要糟糕,那个刺客不但一刀放倒了赖肖尔博士,而且随即打翻了前来营救的赖肖尔的司机,持刀挟持了两名使馆工作人员(两名?!)冲出使馆,卫兵并没有敢阻拦,大家只来得及对博士进行营救。

那刺客呢?只见此人走出使馆后扔掉人质,一扭身冲进了附近的赤坂警署派出所,干净利落地自首了。

尽管遭到突然袭击,博士依然比较镇静,并在送往手术室途中抢救时,努力对妻子作出OK的手势。而且,美方作出了将嫌疑人交给日方处理的决定,以示尊重日本的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