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这盗版书倒不是今人的独创,其实古既有之。以前书籍是以抄本形式出现的,作者唯恐其作品少见而不能流传,当然是欢迎广泛传抄的。等活字印刷术后,书籍私自翻印变得轻而易举,印刷和传播都不再成问题。当然,中国人既有发明活字印刷的才智,亦有由此来实现盗版规模生产的能力。

清代著名作家李渔 资料图

本文由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周为筠供稿

我真正主动买书应该是从盗版书开始的。那时正在上高中的我,口袋和脑袋一样空空,经常跑到县城的新华书店站着翻书。每次看到爱不释手之时就想据为己有,但摸摸自己羞涩的阮囊也就作罢。

有天路过校门前的小巷,发现居然有小贩摆地摊卖书,像王小波、王朔、余秋雨、钱钟书这样当红作家应有尽有,关键五块钱就能买到一厚本。这下我是如获至宝,一咬牙就扛了几大本而归。

那时我读余秋雨就像吃红烧肉般解馋,只花了十块钱就买到他《文化苦旅》《山居笔记》,简直大喜过望。当我看到余秋雨在《可怜的正本》中,用了长长的篇幅讨伐盗版视时,我笑了。他说“我终于被盗版者们逼得走投无路……”,我一边学他骂着盗版商的暴利,一边却在感谢盗版商“让利于民”。

后来我高中毕业时,同桌送给我的纪念品是几本书--当然也是盗版书,上面写着“书虽盗,情不移”几个大字。的确,书虽是盗版书,知识却不打折扣,无碍乎排版粗糙些、错别字多些,无意中还锻炼出我一双做编辑的眼睛。由此我经常怀疑文言文中那么多的通假字,可能大多是因盗版书商而造成的。

应该说我对盗版有着天然的感情,是盗版书给了我这样穷书生最初的文化启蒙。估计中国所有读过书的人,都像我一样不同程度地接触和受惠过盗版。然而,屁股决定脑袋,自从我入行出版以后,见多了做出版人和作者的不易,对盗版的态度也在日渐变化。

盗版向来可谓是个充满神秘而暴利的行业,只要畅销的书都会无一例外遭遇它。据说以前做盗版入行不久便买房买车,而那些自上世纪就潜伏在这行的“前辈”们,通过盗金庸、古龙、琼瑶书的个个腰缠万贯。

这盗版书倒不是今人的独创,其实古既有之。以前书籍是以抄本形式出现的,作者唯恐其作品少见而不能流传,当然是欢迎广泛传抄的。等活字印刷术后,书籍私自翻印变得轻而易举,印刷和传播都不再成问题。当然,中国人既有发明活字印刷的才智,亦有由此来实现盗版规模生产的能力。

自宋代开始,盗版书就日渐其多。那时虽没知识产权这个概念,但朝廷对私自“翻版”已开始实行禁令,宋人罗璧在《罗氏识遗》中说道:“宋兴,治平以前,犹禁擅镌,必须申请国子监……”但这没有难倒逐利的盗版黑手。无奈之下,有些书坊就在书末印上一段版权声明,比如“敢有翻刻,必究”之类,类似现在的“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盗版并没有由此禁绝,因为就像马克思说的,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会大胆起来。书商们的盗版手法五花八门,最常见的是擅改书名或作者,内容大动的则不多。比如元代刘应李编的《新编事文类聚翰墨大全》是本实用性较强的畅销书,类似于记载各种应酬的文字的“应用文大全”。于是不少书坊都争相盗版,大多采取乱改书名、卷数的办法。在书籍还是昂贵的文化消费品时,盗版书商似乎更懂得节约成本,正如今天盗版书往往比正版便宜一样。

几乎没有哪一个畅销书作者能够逃脱被盗的命运,所以作家和盗版书之间的较量,实际上一直都没有停止。清代著名畅销书作家李渔也不例外。

才子李渔看到出版的丰厚利润,于康熙元年在南京开了一家书铺操觚书业。先以翼圣堂名之,后以芥子园著称。作为有文化的商人,李渔对市场行情看得很透:“今人喜读闲书,购新剧者十人而九;名人诗集问者寥寥。”故此,他所出的书中基本为闲书,其中最著名的要数他研究生活乐趣的《闲情偶寄》。

李渔的书迎合了不少男女市民的喜好,成为国人生活艺术的袖珍指南,所以一上市就洛阳纸贵。这样的书当然也是盗版觊觎的对象,所以李渔发现他的作品甫一新刻,不少书店既有了盗版,这可是白白流失一大笔银子。经过多方打听,原来是来自苏州的不法商贩干的,于是他亲自前往苏州“打假”。

李渔对人情世故摸得很透,知道仅靠个人是很难扳倒不法书贩。所以他不事声张地去书铺收集好证据,然后写信给苏松道的孙道台说明缘由,借助官府的力量打击盗版。

孰料一波方平一波又起,家人来报杭州也有人翻刻此书。李渔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写信让女婿沈因伯,要他赶往杭州全权处理。信中附上几封给杭州有关官员的函件,请他们出面对盗版商予以毁版惩治。幸运的是李渔在官场的粉丝还比较多,总有人帮他出头摆平此事,保护他的版权。

作为书商的李渔这生意做的的确不容易,一手拿笔一手拿枪,时刻准备着对付盗版。他的芥子园是著名畅销书生产基地,也是盗版商争先克隆的对象,他得时刻提防着盗版者。所以,他在所出之书后,都印上“不许他人翻梓”告诫。

事实上对付盗版也没那么难。童话大王郑渊洁说,杜绝盗版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作品写差,卖不动,盗版自然会绝迹。不过,当郑渊洁自己作品遇到盗版时他也没这么大度,不仅砸了人饭碗还把人送去坐牢。

做为一名出版人,我还真希望哪一天我做的书会出现在盗版书摊上。为什么?这证明我做的书畅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