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辽战争 资料图

北宋期间,战争补给最生动最可靠的记载,毫无疑问来自于沈括。因为沈括亲自参加过对西夏的战争,而且是务实的官僚,属于技术派,他的记载如果也要被怀疑,那真是没什么可以相信的了。

沈括记载了宋军的补给情况。

他说,宋军每天的口粮标准是两升。这个说法被另一个宋人的说法证实,宋琪说,宋军自带一斗麦,两半生谷,给马每天吃两升生谷,可以坚持“旬日”,就是十天。宋琪的口粮标准是人每天一升麦子,马两升生谷。表面上看,有点矛盾,实际上可以理解。宋琪是宋太宗时代,沈括是神宗时代,生活标准天差地远,军队的口粮标准有提高是正常的。当然,也可能是吃麦比吃米省。

我们由这两条信息,可以断定,战士每天两升米或者一升麦,战马每匹每天两升生谷。

沈括又说了,打仗的时候,一个士兵一个民夫,民夫背六斗米,战士带五天干粮,两个人吃,每天吃四升,十八天吃完。干粮估计是备万一或者增加伙食的。一个士兵两个民夫,可坚持二十六天。(第八天时吃完一个民夫带的,给六天粮打发回来。)一个士兵三个民夫,可坚持三十一天。也是吃完一个民夫的就打发回来。

这是很重要的信息。这是宋军的第一手资料,对于没有记载的辽军的情况来说,也可以推测。

辽军的补给会怎么样呢?

我们看辽军的编制,一个正兵,两个家丁,三匹战马。宫卫骑军标准编制。粮草兵器自带。

从宋军的情况来看,如果战争的时间不长,完全可以实现。

假设辽军有宋军的生活水准(实际上这可能很低),三人三马,每天要吃六升米六升生谷。哪怕只是靠家丁来背,马吃的马驮,二十六天的补给轻松解决。沈括说,如果用牲畜来背,负多费少,但是他认为这样容易导致牲畜瘦死,这对宋朝来说,损失太大。但这个问题对辽军来说是不存在的。

所以,我们保守估计。按宋军的口粮标准,辽军自带粮草坚持两个月,轻而易举。如果他们的家丁,实际是正兵的家奴待遇低一点,比如只能吃个半饱,三个月是可以解决的。

为什么我说是三个月呢?

因为历史上辽军的战争,他们几乎都是打三个月左右。只要是他们主动发起的,时间都差不多。

而历史上,辽军攻宋的时候,城市攻得下就攻,攻不下就绕道继续南下。好象他们从来不怕被人断粮道似的。众所周知,辽国出兵规模大得吓人,因粮于敌打草谷只是早年的传说,你再不把宋军当人看,后面留着一座座城池,还有宋军,如果有人在后面运粮草,真的不怕被断了粮道?

所以我认为,辽军这样无所顾忌的南下是有原因的。

“老子只打三个月,老子没粮道。你断我后路可以,断我粮道没有。”或者至少说,对粮道的依赖性不高,在辽军的战争方式中,后方运粮补给和打草谷一样,应该只是辅助手段。

另外,他们的武器也是不用补给的。这个毫无疑问。因为他们每人带四张弓,四百枝箭。要弓断箭尽,三个月内完成这个任务,实在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