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太平军高层普遍认为桂林难于强攻,准备效法《三国演义》诸葛亮智取南郡故事。罗大纲率领数百兄弟,穿上缴获的向荣部队的号衣,冒充向荣楚军,企图赚开城门。谁料向荣早先罗大纲一刻,率军千人进入桂林,此时正在城墙巡守,真假向荣大眼瞪小眼,罗大纲尴尬无比,羞赧撤退。

本文摘自:《通天血路:太平天国往事》,作者:西风欺客梦,出版社:线装书局 

通向人间天国的捷径是没有的,特别是当你不知道这个人间天国在什么地方的时候更是如此。中华大地上市镇、山川、河谷四下延伸,展现在你的面前。妖魔始终跟在你的后面,他们能判断出你的行进的节奏,但却不知道你的终点在何处。

——史景迁《洪秀全与太平天国》

太平军在永安驻守半年,军队减员十分严重,也未大量歼灭清军有生力量。反是突围出城后,在大峒打了一场空前的歼灭战。永安守城半年,从入城时兵精粮足,变成仓皇出城,除了暂时预演了一下小天堂的福威,可谓得不偿失。洪杨初次占领城市,小农意识导致的保守性限制了其战略眼光,使得清军从容调集,屯集优势兵力四万。若向荣肯用江忠源计,行“锁围”、“长围”之法,太平天国运动在永安就会画上句号。太平军刚一突围,就在大峒谷地打了空前胜仗,这迫使得杨、冯、韦、萧对其战略战术进行深刻反思。太平军长处在于阵地浪战,所向披靡,困守城市,虽有城郭所依,但城内无法大量补充兵源,容易被清军源源不断调动各地大军围堵。太平军高层自此确定在占领大城市之外,以大量兵力运动战斗于农村,征集粮草,扩充兵员,与攻击大城市的军队配合的作战方针。

太平军永安突围后,在广西腹地四处流窜,频频变换攻击方向。赛尚阿无法判定太平军动向,清军被动尾追于后,疲于奔命,防不胜防。赛尚阿能动员的兵力只有四万,若将可能遭攻击的大城市增兵设防,则追击兵力不足,挖东补西,窘迫万分。两军经过多次运动后,太平军侦察得知,桂林守军严重不足,守城大炮先前也被拆运永安攻城,至今尚未归还,防御十分空虚。于是杨秀清下令“不行昭平、平乐,由小路过牛角瑶山,出马岭,上六塘、高田,围困桂林”(《李秀成自述》),而此时赛尚阿还在逐步加强平乐的防御。太平军一路轻易突破清军防守,抵达桂林。桂林城远比永安坚固,垛口一千三百四十个,城楼十个,窝铺三十二个,炮防二十二个,城周十二里,防御工事五倍永安。太平军高层普遍认为桂林难于强攻,准备效法《三国演义》诸葛亮智取南郡故事。罗大纲率领数百兄弟,穿上缴获的向荣部队的号衣,冒充向荣楚军,企图赚开城门。谁料向荣早先罗大纲一刻,率军千人进入桂林,此时正在城墙巡守,真假向荣大眼瞪小眼,罗大纲尴尬无比,羞赧撤退。

赚城不得,太平军又派内应入城,企图里应外合。但向荣十分老练,早派出团练大肆搜捕,“获奸细十名”(《粤西桂林守城记》)。太平军不得已,只得强攻,清军炮火猛烈,更兼向荣凶猛,攻城士兵尽被歼灭。向荣派遣“谢继超等带兵缒城,将城外被贼占据之空房纵火焚烧”,城外房屋尽被烧毁,太平军直接暴露在猛烈的炮火之下,立足不能,只能撤退数里。

太平军工兵设计出简易的攻城防具,用棉花蘸水包桌子,顶在头上攻城,以抵御炮火。清军也十分狡猾,不用炮打,改用石头猛砸,很快破解太平军的攻势。只许清军有炮,老子就没炮吗?萧朝贵愤怒地在城外古牛山、象鼻山也搭起炮台,轰击桂林城。桂林城两千斤以上的大炮已被拆除,其他铁炮大小与太平军相仿,双方激烈炮战,倒也旗鼓相当。但即便连日在炮火掩护下的攻城,太平军还是被向荣击退。

眼看已无胜仗可打,皇上帝却显灵了,把冤大头乌兰泰给杨秀清送来。乌兰泰这个霉角一到,杨秀清大喜过望,连忙出动大队攻打。双方在将军桥上遭遇,不消说,乌兰泰如往常一样被打得大败。稍有不同的是杨秀清这次玩过火了,力道猛了几分,把乌兰泰直接打死了。“铅子如雨,从者死几尽,乌兰泰勇马及桥,炮中膝骨。千总李登朝以身翼之,自立桥头战死”(《广西昭忠录》,未见原文,转引自《太平天国战争全史》)。

清军援军陆续开至,王锦绣、开隆阿、秦定三、余万清等人率部万人,先前“引疾回籍”的江忠源,也与刘长佑率楚勇千人回到前线,清军在桂林达到两万。以向荣、刘长清所辖湘、桂、川兵守城,王锦绣、松安、余万清、李孟群驻北门,张敬修和东勇(新招的)驻飞鸾桥,潮勇(也是新招的)驻西门,秦定三、常禄驻东门,许祥光驻扎南六塘,江忠源、刘长佑驻扎鸬鹚州。清军军纪败坏,四下抢掠,在营地设立市场,公开拍卖抢掠的财物。桂林的地方官对这帮四下抢掠的官兵十分恼火,下令民间可杀入室抢劫的清军以自卫,“谕民间自行戕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