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09年第6期,作者:冯锡刚 系文史学者,原题:“鼓角灯前老泪多”——毛泽东二书《三垂冈》

毛泽东对中国古典诗词有深厚的学养,日理万机之余,常以书写历代名家名作为精神调剂。中央档案馆编辑的《毛泽东手书古诗词选》(文物出版社1984年版)收录117首,多系怡情悦性所为。但作为政治家的毛泽东,也常借他人之酒杯,浇胸中之块垒。他两次书写清代诗人严遂成之《七律·三垂冈》即属此类。

1962年12月22日,正在上海的毛泽东将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整理的《列宁反对第二国际机会主义的斗争》的材料批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华东局第一书记柯庆施,让他印发给参加华东局会议的成员,强调“此件很重要”,指示“大家读一、两遍,并讨论两天”。异乎寻常的是,毛泽东在这份材料的最后一页空白处写下《三垂冈》,并指出这是“咏后唐李克用和其儿子后唐庄宗李存勖诗”——

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

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

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

萧飒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这是毛泽东青年时代读过且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虽时隔半个世纪,默写时只错了三个字:第四句中的“犹”应为“且”,第七句中的“飒”应为“瑟”,“下”应为“畔”。

这首七律既非出自名家,亦难称名作,毛泽东在向他所倚重的封疆大吏批示“反修”斗争重要材料的同时,书写这首少为人知的古诗并点明主题,绝非炫耀才学,必有难以直说的隐衷。要解读其中的秘密,唯有从“咏后唐李克用和其儿子后唐庄宗李存勖诗”一语入手。

《通鉴纪事本末》第227卷载有《后唐灭梁》篇,毛泽东在标题旁逐字加圈,篇内有多处眉批,其中至为重要的一句是:“生子当如李亚子。”亚子系李存勖的小名。显然,这是袭用曹操的“生子当如孙仲谋”。据《后唐灭梁》记载,被唐朝封为晋王的李克用,与逼唐哀帝禅让的梁太祖朱全忠展开殊死的争夺战。李克用死后,其子李存勖继承父业,“兵败而复胜,师正而出奇,询谋良将,决断胸中,履险若夷,及锋即用”(明代张溥评语,毛在这些文字旁加圈),以前后长达16年的时间终于灭梁,自立为帝,是为后唐庄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