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邦同志当时跟他们讲,说内地往那边逃的,你们不要追赶,更不要开枪,他们要跑就让他们跑是吧。这个谋生嘛,他们在那边谋生不了,他们回来咱们欢迎,他说你越拦他越跑,你就让他跑,他要走就走,他要回来就回来。

陈晓楠:前些日子,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赶赴西南主持抗旱救灾工作的时候,在百忙中撰写了一篇文章,提及了一位前辈和老上级对他工作和学习上的影响。温总理当时用了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他,“言传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随后《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了这篇纪念文章《再回兴义忆耀邦》,但闻浓浓缅怀,又见字短情长,而今天的《中国记忆》,我们也请到了曾长期担任胡耀邦秘书的梁金泉和李汉平,来为我们讲述一段在耀邦身边工作的日子。

解说:在今天中国南海边的广袤疆域里,有一座四海九州群贤毕至的特区之城,这就是深圳。曾几何时,梁金泉和李汉平曾经几次随同胡耀邦来这里考察,胡耀邦不仅参与决策了这里的拓荒之旅,也在这里亲历并见证了渔村变都市的华丽转身。而在人们的回忆中,1979年胡耀邦第一次踏足深圳,并开启了一段改革开放的传奇。

梁金泉(胡耀邦秘书):在海军的帮助下,找了一个小舰艇,我们就乘那个小舰艇说去近距离看看香港,当时我们不能到香港的地面上去的,只能在海上,那么海军的说他们可以到最近最近的地方,也就是说就到那边上,上了岸就是香港,在那水域里是可以的。耀邦同志说很好,我们去看看。这回啊,是耀邦同志,我记得啊,他跟我说,他是第一次近距离看香港的外景,还是看不到里头。我们就在习仲勋,当时习仲勋在广东工作,陪同之下,还有海军的一些领导同志就坐这个小舰艇,人数不多就去看,就到那个边上去看。当然耀邦同志问了很多情况,有的他们说得上来,有的说不上来,因为香港那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他们也说不上来,但是看了以后,耀邦同志感慨万分。

解说:香港、澳门和深圳珠海山水相连,但生活水平却如此迥异,李汉平回忆说,在听取时任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汇报时,胡耀邦的表情异常凝重。但是最让胡耀邦感到难过的却是当时日益严重的偷渡问题。

李汉平(胡耀邦秘书):耀邦同志当时跟他们讲,说内地往那边逃的,你们不要追赶,更不要开枪,他们要跑就让他们跑是吧,这个谋生嘛,他们在那边谋生不了,他们回来咱们欢迎,他说你越拦他越跑,你就让他跑,他要走就走,他要回来就回来,这个当时在那个地方,我觉得在那个地方,当时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当时越是拦的话越跑,越开枪,他想办法越跑,我记得耀邦同志在德国访问的时候啊,在西德在访问的时候,正好那天那个记者就问,他说总书记,他说香港现在又策反了一个,在香港被人家又策反了一个,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这是那个时候我觉得耀邦同志回答的很好,他说我知道,他说你们西方有些人他愿意搞这些,我倒觉得呢,如果你们愿意要,你们要多少,他们愿意去都可以。

解说:李汉平回忆说面对这样让人困窘的问题,胡耀邦在巧妙应对的同时,依然会有一些难过和无奈,怎么样才能让人民安家乐业,胡耀邦回大驻地后就陷入了沉思。

梁金泉:他在回到驻地的时候,在散步的时候就一直在沉思,他说一个资本主义条件下的香港,一个社会主义条件下的深圳和珠海,怎么相差这么大呢?后来他就在那儿琢磨想来想去,他就说,还是要跟省上的人商量商量,能不能在这儿搞一个橱窗,能不能让这儿的老百姓和香港来做买卖。

李汉平:当时他这个跟省里的同志讲了这个说是,他说我提议,你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能不能在深圳建一个窗口。

记者:这个窗口干什么用呢?

李汉平:那个时候还不是说叫特区的了,特区是下一步了,就说先建一个窗口,就划出一块地出来,这个地划出来以后,完全按照香港按照西方的那种管理方法,包括引进的一些,人家引进的一些技术啊,或者什么生产的,完全按照这个香港和西方的一些管理办法,这个当然后来这个省里的同志,他们给中央写了报告了,那么后来就建立了一个窗口。那么建立这个窗口当中,我觉得这是耀邦同志上任以后的,这是他的最早的一种改革开放的思想了,这个建立一个窗口完全按照西方那一套。

陈晓楠:1980年胡耀邦第二次来到广东考察,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向他汇报说,耀邦同志,你走了以后,我们就干起来了,非常地有效果,看这个势头只要给我们政策,只要是能够让我们放开手干,给我们自主权,经济几年就会上去。听了习仲勋的汇报之后,胡耀邦陷入了沉思,他说这样,你提的这个问题呢,我想想看,你也做好准备,到北京咱们去跟小平同志汇报。

梁金泉:这个也得到小平同志的肯定支持,当然小平同志说的是,划出一块地来搞一个特区,可以给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要杀出一条血路来,这话就是这么来的,这当时啊,耀邦同志的身份是在中央工作,仲勋同志的身份是在地方工作,但是如果没有小平同志的支持,没有耀邦同志的这个考察和了解和省上的这种商议,那么这件事情肯定还会拖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