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调整后的工资标准,一级教授的工资大体等同于中央国家机关部级干部的工资;副教授最低两级的工资也与国家机关的司、局级干部相当。研究人员的工资等级与高校教师大致相同。这次会议后知识分子境遇的另一个变化,是一批高级知识分子被吸收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6年群众向毛泽东欢呼 来源: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罗平汉(作者为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题为:1956:知识分子的早春

1956年的知识分子问题会议,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初期一次以知识分子为讨论主题的大型会议。

这次会议上,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明确宣布,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号召广大知识分子向科学进军。

以此为开端,中共中央对知识分子政策作了一系列的调整,知识分子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政治地位也有了很大提高。阳光灿烂、春风和煦的1956年给老一代知识分子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

正因为如此,这次会议在当代中国的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高级知识分子的工资只相当于战前的五分之一

1955年是中国社会主义改造的关键之年。搞建设与搞革命不同,它离不开科学、文化、教育、卫生等项工作的配合,知识分子的积极性能否发挥,直接关系着社会主义建设的速度能否加快。

而当时,知识分子的总体情况不容乐观。

新中国成立前,全国大约有知识分子200万人,其中高级知识分子(大体是讲师、助理研究员、工程师以上头衔的人员)约6.5万人。

由于中国革命长期在农村进行,而广大知识分子基本生活于城市,大部分知识分子特别是其中的高级知识分子,对于共产党仍是不熟悉的。

1949年暑假,北京市组织了中小学教职员暑期学习会。从《北京市中小学教职员暑期学习会总结》可以看出,相当多的人认为:地主养活了农民;工人、农民生活苦是因为能力差,没学问;革命的领导人是知识分子,应该说是知识分子领导革命;甚至有人认为共产党闹革命,打天下,也不过是“争权夺利,割据地盘”。

因此,各大中城市解放后,就立即启动了对广大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如1951年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1954年由批判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引发出的对胡适派唯心主义的批判、1955年对胡风文艺思想的批判等。

在自然科学领域,也出现了政治干预学术的倾向,如1955年开展的对植物学家胡先的批判、对化学的“共振论”和“量子力学中的唯心主义”的批判等。

经过历次运动后,知识分子深受冲击,普遍处于不受重视甚至受歧视的地位。如,中央美术学院曾把著名画家李苦禅安排在工会,让他每天给学校买戏票、电影票;著名作家沈从文建国后被安置在历史博物馆,让他为陈列馆的展品写标签。

在知识分子的生活条件上,虽然解放后大多数知识分子生活还是稳定的,但如果同抗日战争以前相比,高级知识分子的货币工资就低了许多。

1955年10月,高等教育部发布《关于高等学校工作人员全部实行工资制和改行货币工资制的通知》,废除原来实行的工资分制,改为货币工资。其工资标准为:教授、副教授140.3元~217.8元;讲师100.1元~117.7元;助教45.1元~6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