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令钧(湖南洞口县军事志编纂主任):洞口是可以这么说,雪峰山洞口塘是天下第一关,洞口是雪峰山险之咽喉。所以说日本军队誓死必夺,作为中国军民也誓死必保。它沿公路向上的这支部队,处处受挫,它就选择了爬山。

解说:洞口地处雪峰山脉的东麓,南连武冈,北临溆浦,西临绥宁、黔阳,是南中国丝绸之路湘黔古道的咽喉。全县一半土地深处雪峰山腹地,境内遍布20座雪峰山脉的主要山峰,平均海拔都在1200米以上。

冈村宁次很不喜欢这些高山,他曾在日记中写道:“长江南岸地区山连山的地形,使人烦恼。”他甚至在给幕僚写调条幅时,写了这么一句话“敌非敌,地形是敌,征战我不爱山水。”冈村宁次认为他的部队不怕300米以下的丘陵,但300米以上的山峰让人痛苦。但是在洞口,这里每一座山峰的高度,至少都是冈村宁次300米心理承受线的四倍以上。

湘西会战进行到4月底的时候,日军120联队、133联队及116师团本部,已推进到雪峰山中段主峰下的江口、青岩、铁山一带。

曾令钧:因为江口这个战略地位的重要,当时国民党当局是下了决心。特别是驻江口的军队指战员,誓死保卫江口。比方说据我所知道的,团长杜鼎他就是,是这样动员的“以破釜沉舟之决心,夺取扫穴犁庭之战果。”

解说:国军方面防守江口正面的部队,是第74军57师,为阻击歼灭突入防御纵深地带之敌,第四方面军,急从安江增调两个战防炮连到江口。战役总预备队亦从芷江推进到安江待命,江口地区阻击战从5月1日打响,是日,领先头部队600余人,向中国守军57师170团铁山阵地发起进攻。守军接连击退敌军九次冲击,毙敌数十名。

曾令钧:第九次,日本军队已经杀入了我们的阵地,关键时刻,从我们的指挥所,就是烟竹祠指挥所,杀出一支预备队,刺刀见红,跟他武士道啊拼命,才把日本军队压了回去,这是第九次冲锋。

解说:次日,日军增日千余,继续攻击铁山守军169团阵地。另一路日军则向57师171团2营5连周北辰连长指挥的青岩高低发起猛攻。

曾令钧:我们拼命地就是不让他突破这个口子,不让他接触青岩村,就这个院落,如果他们占了这个地方,那个口子,那就危险了。所以我们这个阵地我们这个主阵地,这个青岩村,我们始终没有让他得逞。

解说:周北辰,江西南昌人。黄埔军校第17期学生。当时171团团长杜鼎将团指挥部设在青岩主峰,居高临下,自己防区内的情况一目了然。而守卫青岩主峰的节是周北辰的2营5连。

中美联合空军第五大队,看到地面陆军顽强拼杀的壮烈场面,身为感动。在空军第五大队的慰问函里这样写道“足下暨各忠勇将士,孤军奋战,忠勇精神堪锤不朽。本大队同仁每飞临诸君上空,目睹君等之英勇行动,莫不感奋交集,钦佩无已。”

曾令钧:打得最惨烈的,又打了一个礼拜,最多的一次有一个晚上9次激战,1959年、1960年以后,那都过了10多年了,造林啊,挖一锄头下去,那个子弹都是十几发地蹦上来,可见当时的那家伙厉害。

解说:5月7日至8日,日军骤然增兵4000多人,改用波状式战术再扑铁山,青岩一线高地。中国守军在空军配合下猛烈还击,日军弃尸300余具,狼狈溃退。至此日军在青岩一役中,累计战死已近2000人。

曾令钧:谁也不收尸,臭气熏天。下面这个河里面那个水都是红的,打成这个样子。打死日本鬼子最多的是5月19号,我们打扫战场,清点日本士兵的尸体,1900多具。其中日本那个穿高级料子的那个指挥官,他是大佐吧,可能是大佐,大佐一人。

解说:第四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在回忆录中写道“当天,日军向青岩阵地发动猛攻,反复冲击达九次之多,最后周北辰连长身先士卒,手持冲锋枪冲向日军,与突入之敌展开白刃肉搏战,才将日军打败。”

青岩一役让何应钦甚为满意,他亲自带人前往阵地视察。

曾令钧:从芷江机场来两架飞机,那都是坐的大人物呢,重量级的人物呢,到这里看,看了这个现场,巡视了战场。那个中国的高级军官说了不起,了不起。美国那些高级军官就说OK,OK.

陈晓楠:5月9号上午,据当时的《中报》报道,美军司令部准备了两架武装直升机,前往参观阵地。一同前往的有何应钦,盟军驻华司令麦克鲁将军。王耀武、邱维达等等。连同中外新闻记者一共20多人。一行人步行上山十五里,首先就到达了74军57师171团第2营青岩阵地。

而视察完毕,何应钦和麦克鲁在阵地上对战斗有功的官兵,颁发了奖章、勋章。英雄的连长周北辰更是获得了美国金星勋章、银星勋章和美国自由勋章一共三枚奖章,所以一时间报纸杂志,纷纷登载抗日英雄周北辰的报导。这些英雄事迹深深的打动了,当时远在南京的一个姑娘。当1945年8月15号周北辰随74军到南京参加受降的时候,这位刚刚高中毕业的美丽的姑娘,找到了周北辰并且很快嫁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