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74军在战前紧急加固工事,特别是内城防线。用当地的黄泥细沙跟石灰混合,再加上当地老百姓提供的只有过年时才吃的糯米,一起浇铸,构成一个一般炮弹都打不开的坚固防线。

在得知中国守军只有一个营时,当时一脸络腮胡子的117大队大队长永里恒彦,不可一世地宣称,半天就可以拿下武冈,然后在武冈城里刮胡子。

面对强敌,营长高崇仁沉着应战,指挥有序,利用武冈的坚固城墙,坚决阻击。自28日起,日军以加倍的炮火,夜以继日地攻城,高崇仁全营孤军奋战,激战几个昼夜,誓死坚守武冈城。

在战情极为紧迫的时刻,王耀武命令国军第121师,和第44师之一部,从梅口急驰武冈城郊,使围城日军腹背受击,终于力量不支撤退。

守卫武冈城的中国军队,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连续与拥有坦克重炮的数倍之敌,血战七天七夜,让千古古城屹立不倒。实为抗战史上的一个奇迹。

此时,在宝庆,也就是现在邵阳的日军指挥部里,坂西一郎认为左翼日军行动缓慢,未能有力策应主力116师团的行动,因而于4月29日,令58旅团,由瓦屋塘急速西进至沅江东岸的洪江地区,以截断国军在雪峰山区向西的退路。关根久太郎为了集中兵力进攻洪江,下令进攻武冈的117大队,5月1日撤出战斗。与在武阳的旅团主力217联队会合西进。

武阳是绥宁、洞口至洪江间的交通枢纽。会战初期国军驻守武阳的主力,后撤抢占要点后,仅留第58师174团9连,一个连牵制日军。该连官兵面对多倍于已的日军拼命应战,苦战四昼夜,抗击日军八次进攻后全部壮烈殉国,武阳遂陷日军手中。

袁公湘(湖南绥宁学者):日军的58旅团,第115大队有1500来人,他们从武冈翻越黄毛岭进到武阳。当时我们的连队才100个人,而人家日本军队是有1500多人,大概是10比1的比例了。所以我们的军队,他不怕日本人多,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英勇还击,坚守了四天四夜,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解说:4月26日,国军担任机动作战的第三方面军,第94军牟廷芳部,紧急从贵州黄平,镇远驰援武阳。94军第5师为主攻部队,30日晚第5师先遣部队第13团,推进到武阳侧翼。5月1日拂晓,向日军发起了猛攻。

袁公湘:5月2号,我们的大部队就到达了傅家坳,他们通过侦察这时武阳,据说有一千多人,准备实行攻击,当时的副师长叫做邱行湘,他向他们师长提出建议,我们面对敌人力量是强大的,他们装备是精良的。现在我们要攻击他们,必须想办法来正面牵制,然后派出一支军队,从后面插过去,兜它的后背,然后实行夹击。

解说:第5师师长李则芬,采纳了副师长邱行湘的意见,国军组成了一支突击队,由副师长邱行湘亲自指挥,他们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连夜急行军,突然插到日军后方阵地。

袁公湘:这一路他们走得非常辛苦,也走得非常秘密,在出发以前,要求战士们绝对不能发出声音。所有的无线电一律关闭,战士们的口里衔着东西不能发出声音,就这样很秘密地迅速地穿插了90华里。第二天拂晓按时达到了指定的攻击位置。

解说:5月4日拂晓,国军约定的总攻时间到了,正面进攻的13团,侧面夹击的14团,以及奇兵天降的15团三路,同时向日军发起猛攻,一举摧毁了日军炮兵阵地。115大队向武阳东北约30公里的花园市突围,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阻击。9日,已成惊弓之鸟的日军残部,在花园市南约8公里处,被中国军队层层包围。日军扔下全部辎重和重武器四散奔逃。

袁公湘:115大队,基本上前部被消灭,117大队被我们消灭了三分之二。115大队的大队长他逃跑到我们的,我绥宁县的东北方向砲洞,一个大山沟里面,被我们在搜捕的军队发现了,最后他在那里丧命了。所以这一次我们的中国军队,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大快人心,这一仗打得很好。

陈晓楠:武阳一役,规模并非很大,但事实上已经吹响了中国军队反攻的号角,是整个湘西会战当中关键的一环,收复武阳之后,94军军长牟廷芳连夜飞往芷江向何应钦报喜。何应钦亲自到机场迎接,在国民党的要员当中,何应钦讲规格,重身份是出了名的,如此降尊亲自迎接一名职位远低于自己的下属,也实属罕见。何应钦在机场发表了讲话,特别指出,武阳之役开湘西会战胜利之先声。

解说:武阳受挫的菱田元四郎开始重新调整部署,把原来从北面迂回包围,歼灭国军主力于武冈洞口的计划,改为首先歼灭宝庆至洞口公路以北,和沅江以东地区的中国军队,希望以此解109联队之围。同时可以牵制中国军队的主力。

于是,分别下令泷寺保三郎的109联队在击溃龙潭之守军后,向新路河进发。而玉忠雄的120联队,加川胜永的133联队,分别向洞口方向进攻。

菱田的这个新部署,实际上是过分低估了局势的严重性。109联队深陷国军74军51师和100军63师这两支劲旅的包围之中,自保尚且不足,更别提攻占新路河了。再就是洞口正面的两侧高山西面的险要地带,是控制着通向江口、芷江、贵阳军用公路的要隘。

这一带扇区不仅山势突兀险峻,而且国军已经在这里构筑了纵深立体的防御攻势。目前又有抗日铁军,第74军57师的把守,日军两个联队要想得手,已是万难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