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黄侃有名士风范,性格刚烈,行为怪诞,拜寿要磕头。逾越师生人伦,与多名女子有染。他的国学是数一数二的,可是他的脾气和他的学问成正比。他治学严谨,提出“年五十,当著书”。

本文摘自《民国记忆》  作者:张意忠  出版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版社

歌德说过:“伟大人物的处境比别人更糟,因为平庸的人既然无法跟他们相比,便睁大眼睛盯住他们不放。”几十年过去了,我们还是关注着民国教授,当然我们不是出于狭隘之心,而是出于仰视和敬慕。那个时代的教授,其学养的深厚与道德的示范是后人难以企及的。故欲通过梳理历史积淀下来的史料与点滴记录,以展现民国教授学问渊博、天真烂漫、机智活泼、幽默风趣的内在素养和人间情怀。本书遴选的16位民国教授(按照出生的先后顺序排列),都是出类拔萃,卓尔不群的智者;都是人中之龙,令我们多了一份关切与期盼。

辜鸿铭精通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辜鸿铭的背书功夫令人汗颜,他是将《论语》、《中庸》用英文和德文翻译到西方的第一人。辜鸿铭穿长袍马褂,脑后拖着长辫,是保守的凭证与象征,是国人讥嘲的小丑;但是,面对洋人,辜鸿铭敢于横眉冷对,调侃、嬉笑怒骂,倒读德文报纸,调侃外国政要名人,为国人争得了不少面子。辜鸿铭上课不带讲义,多种语言,随口而出,洋洋洒洒,滔滔不绝。辜鸿铭有偏爱女人小脚的怪癖,妻子是“兴奋剂”,爱妾是“安眠药”,手握小脚,助其写作,催他入眠。辜鸿铭恃才傲物,好骂善辩,出语尖酸刻薄,骂遍天下强梁。

王国维曾任南书房行走、溥仪帝师、清华国学研究院导师。其《人间词话》是一部东西合璧的杰作,而他是典型的外貌与学问不匹配。王国维和罗振玉曾经是莫逆之交,因政治走向和儿女姻缘而分道扬镳。王国维为何投湖自杀,学者众说纷纭。

黄侃有名士风范,性格刚烈,行为怪诞,拜寿要磕头。逾越师生人伦,与多名女子有染。他的国学是数一数二的,可是他的脾气和他的学问成正比。他治学严谨,提出“年五十,当著书”。他每次授课,讲到紧要精彩处,则戛然而止。他自建房子,藏书满屋,怡然自乐。黄侃是和校方有下雨不来、降雪不来、刮风不来约定的“三不来教授”。

钱玄同是性情中人,一生恃才傲物。在北大任教,上课点名从不看学生,只用笔在点名簿上一竖到底,算是全到;从不考试,亦不改考卷,批定成绩,便按点名册的先后,起评60分、61分……钱玄同因找周树人约稿,便有了鲁迅这个名字。钱玄同善谈、幽默。

刘文典上课很有个性,举手投足不失学者风范。他狂傲不羁,称古今真懂《庄子》者,两个半人而已:庄子、刘文典,半个是冯友兰。刘文典头角峥嵘,桀骜不驯,顶撞蒋介石而被羁押。刘文典拒绝出任日伪政府伪职,新中国成立前夕放弃到美国的签证与机票,不愿离开祖国。

陈寅恪海外留学18年,既没获得学士学位,也没有炫耀世人的博士桂冠,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名闻遐迩的权威学者。陈寅恪享有“盖世奇才”的赞誉,精通近20个国家的语言,在语言学、史学、佛学等多领域都有极高的造诣。36岁任清华国学研究院导师。陈寅恪上课有“三不讲”,幽默风趣,听课的教授远比学生多,教室一换再换。陈寅恪具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不吃日军面粉,拒绝台湾提供的优厚待遇,不愿担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文革”时成为“寂寞销魂人”,含冤离世。

刘半农中学肄业后任北大教授,发奋攻读博士。为了促进新文化运动,刘半农与好友钱玄同演“双簧”,倡导第三人称“她”。与章太炎对话文言文,与学生台静农提名鲁迅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成立“文物维护会”。与鲁迅有隔阂,采访妓女赛金花,一时轰动。

胡适是“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蒋介石语)。胡适担任驻美大使,争取美国支持中国抗战。蒋介石两次请胡适当总统,最终都没有当上。胡适资助过林语堂等众多名人,与小商贩为友。胡适有一本“鸳鸯谱”,赵元任和杨步伟、沈从文和张兆和、徐志摩与陆小曼等都是由他牵线作伐或主婚的。胡适有爱名、爱面子的弱点,怕老婆,有了初恋情人不能结合,有了婚外恋而不敢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