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张学良:虎城,杨虎城这个人呐,可以说他是个,我批评他是个老粗。他这个人很时髦,要做时髦。后来他就结交很多人,他手底下很多人差不多都是共产党。那么他受他们影响很大,但是他实在不明白这个深刻的情形,他不是那么清楚明白。我跟他俩很好,他看事情看得不是那么深。人是一个好人啊,也很愿意做一个大家认为爱国的人,很愿意这样的。

凤凰卫视2010年12月11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曾子墨(主持人):1935年张学良被蒋介石调往西安以后,这个城市并存着三种力量。一是以邵力子为主席的陕西省政府,二是张学良为副司令的西北“剿匪”总司令部。蒋介石亲挂司令头衔,三是杨虎城为主任的绥靖公署。1936年12月4日,蒋介石来到西安,准备发动第六次对红军的“围剿”,并要求张、杨积极“剿共。苦谏无果的张学良在杨虎城的争取下,最终同意武力反蒋,实现一致抗日。此时,各种矛盾在西安这个古城酝酿着。

杨虎城部队人数不足 拒绝单独捉蒋

解说:1936年12月9日,西安市一万多学生为纪念“12·9”运动一周年举行游行示威,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游行队伍在集合的过程中,却遭到警察的阻挠,警察竟开枪打伤了东北竞存小学一名12岁的小学生。激起了学生更大愤怒,要求惩办公安局局长马志超。

杨瀚(杨虎城之孙):学生集合起来到西安的绥靖公署去请愿,去到这个“剿总”去请愿,又到省政府去请愿。杨虎城没见,张学良也没在,邵力子省府主席,他在,他见了。出来讲一通话学生很不满意,这个时候有人就说蒋介石在临潼呢,知道蒋介石在临潼呢。说咱们到临潼请愿去,这个消息蒋介石实际上很快就得到了,蒋介石就下令,就宪兵团,说你在行辕门口架机枪,在这个临潼前面架机枪。只要学生敢来格杀勿论。

解说:当时天已薄暮,学生们忍着饥饿,顶着寒风行进到了城东十里铺,当张学良得知宪兵二团即将执行蒋的命令大开杀戒时,就急忙乘车去追去往临潼的学生。

李建文(西安学生运动负责人李连璧之子):我父亲当时就是整个学生游行的总指挥,他出面和张学良有一个面对面的一次对话,我记得我父亲跟我讲,就是张学良说了这么几句话,说的,我抗日,学生你们回去,我会把你们的意见转达给蒋委员长。就一句话,一直就没有讲。这我父亲跟我才讲,说我不是某某人的走狗,我用七天之内,用实际行动来回答你们。如果我做不到,你们在任何地方,可以置之我于死地。而这时候,大家都喊口号拥护张副司令抗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喊完口号以后,大家就开始回去了。

解说:这是西安事变后,杨虎城部下在邵力子办公室中,查抄到的一份密电,密电时间正是12月9日。信中蒋介石让邵力子密嘱驻陕《大公报》记者在12日发消息,闻蒋委员长,已派蒋鼎文为西北剿匪军前敌总司令,卫立煌为晋、陕、绥、宁四省边区总指挥,陈诚亦来陕谒蒋,闻将以军政部次长名义,指挥绥东中央军各部队云。这表明,蒋介石要解除张学良兵权,发动更大规模“剿共”。

这天晚上,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易俗社陪同随蒋介石来西安的中央大员们,看秦腔《柜中缘》,看戏中间,杨虎城突然接到他机要秘书王菊人的电话,说有要事汇报,要他立即回到新城绥靖公署。

姬乃军(西安事变纪念馆研究员):据杨虎城的西安绥靖公署特务营的营长,宋文梅回忆,当时的话大概孙铭九给他打招呼,说是他准备带几车士兵前往临潼,宋文梅就把这个情报给杨虎城汇报了,说是不是张学良要提前行动了。

解说:此时,张学良并未出现在,易俗社的观众席里,杨虎城立即警觉起来,相信张学良会在当晚采取行动。他当即决定配合东北军,按之前同张学良的商定,完成了作战部署,之后,杨城又回到易俗社,等待着捉蒋行动。

姬乃军:但是当天晚上一直,好像不见动静,孙铭九这个的特务营的营部在西安东城门的城楼上,宋文梅到东城门之后,问一下说你们孙营长干啥去了,孙营长已经睡了。最后把孙铭九叫醒来以后一问,他说他去临潼是要防止学生出现啥意外。宋文梅才知道这原来是一场误会。

杨瀚:12月10号早上,一早张学良就听说这事了,就昨天晚上突然全城大戒严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就打电话问这个十七路军总部,让他们必须交代清楚怎么回事情,一听这个情况,杨虎城说,好,我亲自去给他讲,自己坐车就去张学良的公馆了,给张学良直接就谈。告诉张学良说这个情况现在部队情绪非常不稳定了,随时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造成一个大的事件,我们必须下决心了。实际上这个话就告诉张学良,你不动我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