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2011年5月17日《腾飞中国》,以下为文字实录:

何亮亮:李敖曾经列举过民国三大所谓“文妖”,第一是黎锦晖,他1927年写了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毛毛雨》。第二是刘海粟,他第一个在教室里作人体写生。其三就是张竞生,他是第一个在中国提倡性教育的。

李敖年青的时候,读张竞生的《十年情场》一书,是站着读完的,他曾经说“该做第二个张竞生。

1888年出生的张竞生,在辛亥革命的南北和议中,曾被孙轴山指派为国民议和代表团的秘书。1912年作为民国政府第一批公费留学生,赴法国留学八年,1921年张竞生受聘为北大哲学系教授,第一个把卢梭的《忏悔录》译成中文。第一个提出逻辑学的概念,并写了一本逻辑学的专著《普遍的逻辑》当成教材。

他的一部讲义《美的人生观》,就一个人如何度过高质量的一生,包括情爱和性生活方面,吸引了无数的青年,成为畅销书。他第一个提出“美治”思想,他最早确立“风俗学”,并组织田野调查。

但是提倡性教育却使他身败名裂,1923年9月,身为北大风俗调查会主席的张竞生,在北大课堂开讲性学第一课,张竞生还在《京报副刊》发征稿启事,公开向社会征集“性史”,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公开的“性史”征集。

应征稿件超过了两百篇,张竞生挑出了七篇精心编纂,亲撰序言,都附上了精彩的点评,介绍自己研究所得。解答了作者的疑问,结成第一集。

1926年5月初,《性史》第一集由北京光华书局公开出版,新书上市,万人争购,张竞生的性理论和观念,在有书千年封建历史的中国社会,无异是一颗精神原子弹,各种责骂铺天盖地而来,直指《性史》为“淫书”,张竞生为“性欲博士”。

林语堂评价它为“很颓废的书”,与张竞生同批留法的宋子文,斥责张是倡导“乱爱”和“淫乱”。

张竞生是百口莫辩,只好火速通知书局不得重版,准备付梓的《性史》第二集也赶紧撤稿,然而淫秽之名已成定言,半世骂名也无法逆转了。此后张的人生境遇是每况愈下。

1932年他自杀未遂,转向了农业调查研究和农业教育,50年代,张竞生一度在广东文史馆工作,后来回故乡广东饶平务农,1970年6月18日,在樟溪厂埔村脑溢血逝世。

一代学者最终是作为农民而回归黄土了,鲁迅当年曾说,张竞生的主张要实现大约要到25世纪,现在张竞生固然已经不被视为异端,但是主流的名人录和工具书里,仍然没有他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