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比赛结果,中国队获得冠军。两岸运动员在接触中,大陆运动员问台湾运动员:“既然为我们鼓舞加油,为何称我们为‘共匪’?”台湾运动员先是有点尴尬,随后却大方地回答:“这不怪我们啊,我们从上小学时,教科书上就称大陆为‘匪区’,你们……自然就是‘共匪’了,‘共匪’当冠军,我们高兴啊!”

本文摘自《败兵成匪》,作者:黄继树,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

从上述引文中,读者不难发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广西土匪是一种政治土匪。什么是“政治土匪”呢?即“以恶霸地主为社会基础,伪军官为指挥,特务为军师,伪军为骨干,蒋介石集团为后台,是一支地地道道的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别动队”。

《辞海》对“土匪”一词的释义是:以抢劫为生、残害人民或者一贯窝藏盗匪、坐地分赃的分子。

“政治土匪”的定义,《辞海》上没有解释。

“政治土匪”的含意,我们必须到历史中去寻找,然而,它被更深更厚的历史落尘掩埋着。

在中国有一句流传悠久的俗语:“胜者王侯败者贼”。“贼”即“匪”。

从陈胜、吴广到黄巢,到李自成,到洪、杨为首的太平天国,再到二十世纪的中国共产党,翻开有关历史,不难找到被执政者称为“贼”、“寇”、“匪”的代名词。特别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后,国民党统治者的官书、报纸上,“赤匪”、“共匪”、“朱毛匪”更比比皆是。

蒋介石给他的将军们下的“剿匪”手令不知有多少。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后期,蒋介石在全国成立了“东北剿总”、“华北剿总”、“华中剿总”等等一批专事对付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剿匪”指挥机构。蒋介石多年来把中国共产党人及其领导的革命武装污蔑为“土匪”,把中国共产党建立的革命根据地污蔑为“匪区”。“政治土匪”一词,蒋介石把它的内涵表达得淋漓尽致,比历代王朝的统治者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令人感到意味深长的是,1965年7月26日上午,中国共产党领袖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游泳池的休息室里,接见了从海外归来的前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先生。刚坐定,毛泽东便操着他的湖南口音诙谐幽默地对李宗仁说:“嚇!嚇!德邻先生(李宗仁字德邻),你这一次归国,是误上贼船了。台湾当局口口声声叫我们做‘匪’,还叫祖国大陆做‘匪区’,你不是误上贼船是什么呢?”

李宗仁早年在广西剿过土匪,虽然客观上也对人民有利,但主观上是为维护桂系集团的统治。李宗仁也剿过“共匪”,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中后期的广西报纸上,几乎每天都刊有《广西惩治匪共暂行条例》、《通缉大批共匪名单》、《省保安司令部枪决共匪一批》、《两年来共匪罪行一斑》等等之类“剿匪”消息,真是举不胜举。然而,晚年的李宗仁却毅然回到被蒋介石先生口口声声称为“匪区”的大陆来了。毛泽东诙谐幽默的话语,当然不是要和李宗仁算历史的旧账。正当李宗仁不知如何回答是好的时候,陪同李宗仁回大陆、机敏过人的程思远先生忙替李宗仁回答:“我们搭上这一条船,已登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