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文革期间,在轰轰烈烈的“破四旧”和批孔斗争中,不分青红皂白真假是非,全盘否定孔子和儒家学说。直至炸翻中华“第一马鬣封”--曲阜孔墓,挖尽孔林几十代坟丘。孔子坟墓被掘开,孔德成之父孔令贻也被开棺曝尸。虽然挖的大多是一座空坟,却极具象征意义--挖掉了中国文化的根本,斩断了儒家文化绵延二千多年的传承。

孔子画像 资料图

本文由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周为筠供稿 原题为:孔子世家百年沉浮

最后一代衍圣公、孔子第77代嫡长孙孔德成,于10月28日在台北病逝,享年89岁。这位孔家当代掌门人的溘然长逝,让“天下第一家族”人物命运重新进入人们视野。

早在司马迁《史记》里,就将孔子列为世家。所谓世家只限世袭王侯,而那时孔子虽独尊但未封王,司马迁却独具慧眼。后来在孔子的泽被下,孔门后人两千余年来真的世袭公爵。在中国历史上,唯有孔家不受改朝换代影响,形成独一无二的孔府世家。

因承袭着圣人孔子的高贵血统,孔德成这位曲阜孔子后人出生刚满百日之后,即被当时的大总统徐世昌颁令袭封为“衍圣公”。“衍圣”之意既是衍续孔圣人的神圣血脉,也是衍续几千年的儒家文化传统。

然而,身逢千古未遇之大变,孔德成不幸成为末代衍圣公。加之西学东渐、“孔家店”被打倒,内忧外患、改朝换代,这位时代变局中成长的孔门后裔,也只能跟着先祖的命运而沉浮。在中国近现代百年风云中,他和其他孔家后人的命运,随着国家权力及意识形态的兴替而流变。

在风云变幻的新世纪,中国传统文化微露复兴的曙光,儒学重新被国人重视的时候,这位末代衍圣公却早归道山,这既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是否会是新时代的开始呢?

末代衍圣公的悲欢

1949年,国民党兵败大陆后,运走了一大批黄金及文物古董,也带着当时最著名的一些知识分子。作为传统儒家文化的推崇者,以承继儒家道统为己任的蒋介石,当然没有忘记孔子第77代嫡长孙孔德成。

孔德成是第76代衍圣公孔令贻的遗腹子。1920年2月孔德成出生前,其父孔令贻就在北京暴毙,接着母亲王氏也突然病故。当年11月经北洋政府批准,孔德成承袭衍圣公。孔德成9岁就开始支撑起孔府的府务,成为整个孔氏家族的“掌门人”。

早在1948年3月,孔德成在蒋介石的授意下赴美国游学,并向华人传播儒家文化。当时孔德成还是一个未到而立之年的青年,因为他承袭着孔子的神圣血脉,所以被蒋介石视为“国之重宝”。在渡江作战前夕,孔德成从美国归来,此时曲阜孔府已被新政权接收。1949年4月,孔德成决定远走台湾。

孔德成跟随蒋介石政府去台湾后,名义上他是“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国大代表”、台北故宫博物院终身院长,但实际职务是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他于1955年起就在台大中文系、人类学系兼任教授。在台大及辅仁大学讲授“三礼研究”、“金文研究”及“殷周青铜彝器研究”课程。

1966年11月,孔德成联合孙科、王云五、陈立夫等1500人,联名发起了要求设立“中华文化复兴节”的倡议,得到蒋介石的肯定。1967年7月成立“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蒋介石亲自担任总会长坐镇指挥,孔德成出任中华文化复兴委员会常务委员、孔孟学会理事长,继承和发扬先祖之学,全力推动传统文化复兴。在他大力倡导下,台湾将“孔子诞辰日”定为教师节。每年台湾都要举行祭孔活动,孔德成作为奉祀官按先制主持祭奠,可谓德高望重。

然而在台湾,尊孔与反孔的争论始终不绝于耳,孔德成的心境也随之不断起伏。早年以李敖为代表的西化派主张全盘西化,对儒家文化进行猛烈戟刺。像柏杨等坚定反传统者,一直不遗余力地诋毁儒家文化。

有些“台独”势力甚至认为台湾和大陆是不同文化和种族,鼓吹“台湾与大陆分离太久,文化习俗不同,已不同于中国人”,孔子那套不适合台湾。后来李登辉、陈水扁上台,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去中国”,强硬地要和传统文化断奶,对孔家“奉祀官”的存在强烈质疑。这些怎能让末代衍圣公不忧心呢?

孔德成在台湾置身政界,1988年任第七任考试院院长,1990年8月续任第八任院长。但他对当官从政不是很擅长,也不喜欢交际宴会。台湾政坛风风雨雨几十年,他却从不掺和惹事,开会时基本是一言不发。可谓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孔德成性格内向,说话办事慎之又慎,这与他一生坎坷的经历、沉浮的命运有很大关系。

孔德成自1947年离开曲阜后,再也没有踏进孔林祭拜先人,不能不说是其一生最大遗憾。1947年5月,解放军从曲阜撤退后,孔德成由南京回到了阔别8年的故乡。当时孔府有仆人数百名,仆人大多是祖祖辈辈在孔府当差。听他回来后,很多佣人说,没想到又能吃公爷的饭了。孔德成对他们说,你们吃的不是我的饭,我也是为孔府服务的,我只不过是在孔府里领头工作。然而,说完这句话后,这座孔府的主人却再也没回来。

20世纪末,曲阜当地生产出一种以“孔府”命名,风靡全国的白酒--“孔府家酒”、“孔府宴酒”。曲阜政府代表团到台湾去拜访孔德成,盛情邀请他回归故里,去家乡看看新气象。作为家乡建设新成就象征,代表团向孔德成献上了一份厚礼--包装豪华的“孔府家酒”。孔德成瞥了一眼盒上印的“孔府家酒”几个字,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们孔家没有这种酒。

“孔府家酒”没能使得孔德成想家,根据其遗嘱,他死后遗体将葬在台湾的三峡公墓,将成为历史上第二位没有葬于孔林的衍圣公。曲阜孔林是孔子家族墓地,前后使用了约二千多年,共计有孔氏子孙墓十余万座。如果不是因为历史原因,不是孔德成内心永远的伤痛,绝不会选择让自己生不回来,客死异乡后仍做孤魂,谁不想叶落归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