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华盛顿在1782和1783年的表现捍卫了各州政治家族的集体利益,政治家族们也投桃报李,美国政府成立之后,各州的议员一致同意华盛顿出任美国第一任总统,他从弗吉尼亚政治家族的代表成为全美政治家族的代表,200多年来,他身上圣人的光环越来越浓厚,成为美国民主的化身。

本文摘自《从华盛顿到奥巴马:美国200多年来的家族政治》,作者:京虎子,出版社:新华出版社

著名的《独立宣言》的作者是伦道夫家族的托马斯·杰斐逊,但其蓝本是理查德·亨利·李写的《李决议》,理查德·亨利·李将《李决议》交大陆会议讨论,会议提出一些改动意见,此时李的妻子突然生病,他要赶回去照顾,于是大陆会议召集五人小组承担修改的任务,由杰斐逊执笔完成了《独立宣言》的最后版本。因此,在《独立宣言》里面李的贡献最大。在参加独立的几个政治家族中,佩顿·伦道夫死后,伦道夫家族在政治上分裂,佩顿的弟弟约翰支持统一,为此跑到伦敦去了,约翰的儿子爱德蒙支持独立,但人太年轻。哈里森、杰斐逊、尼尔森诸人也比较年轻,华盛顿则没有什么政治经验,只有李兄弟中的老大理查德可以作为领军人物。

大陆军成立的时候,华盛顿能出掌大陆军主要得益于理查德的大力支持,因为他没有正规军服役的经验,其他殖民地有不同意见,比如美国独立的主要推动者、马萨诸塞的塞缪尔·亚当斯就非常讨厌华盛顿,在弗吉尼亚内部也有不同意见,杰斐逊就持保留意见。是理查德说服了弗吉尼亚的各位代表,让大家一起支持华盛顿,这才压住了反对意见,使华盛顿能够出任总司令。

华盛顿出任总司令后,一直受到各方面,尤其是新英格兰和宾夕法尼亚地区的议员的攻击。他们为了掌握这个新兴国家的权力,就免不了和弗吉尼亚门阀进行斗争,第一步就要夺回军权。加上大陆军在华盛顿的指挥下败多胜少,仅1777年冬季因为疾病就减员四分之一,给了反对者口实,大陆议会内部倒华的呼声一直不断,全靠理查德在尽力压制。

新英格兰议员一直在物色替代华盛顿的人选,盖兹是他们发现的最好的人选,他虽然也来自弗吉尼亚,但主动前来示好,在新英格兰政治人物眼中,起码比华盛顿好。新英格兰地区出商人和律师,但苦于没有军事人才,唯一能够指挥军队的伍德的身体不好,无法担当大任。诺克斯从开战就拜在华盛顿门下,汉考克倒是有雄心壮志,自任马萨诸塞民兵少将,一共指挥了一场战斗,结果大败。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利用盖兹了

在新英格兰势力的策划下,盖兹先略施小计,以军情紧急为由,让华盛顿同意,他的军事报告不用再递交给华盛顿,而是直接递交大陆会议。表面上是因为军饷和供应迟迟不到,这样更有利于沟通和催促,实际上是绕过华盛顿,和大陆会议建立了直接联系,以此获得宾夕法尼亚等地议员的好感。1777年,盖兹升任大陆议会战争委员会的头,也就是后来的战争部长,依旧兼任北部军团司令。这样他和华盛顿的关系就有些乱了,作为战争委员会的头,他算华盛顿的上司,但作为北部军团司令,他是华盛顿的下属。盖兹这个北部军团司令是从纽约的斯凯勒手中抢来的,当没有什么实权的委员会主席不是他的目的,他要取代华盛顿总司令的位子。

战争委员会的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由大陆会议直接掌握军权,其实是为了从弗吉尼亚手中夺回军权,其关键在于替换掉华盛顿。1778年,由盖兹取代华盛顿的计划已经到了最后实施阶段。

就在这时,盖兹部下的一封信被公开了,信中质疑华盛顿的能力。这封信被送到大陆会议,引起一场不小的政治风波,在理查德的率领下,弗吉尼亚和南部门阀对此作出强烈反应,眼看团结抗英的大好局面有被破坏的威胁。打算替换华盛顿的议员们全不出声了,盖兹只好背了全部的黑锅,辞去战争委员会的主席的职务,北方军团司令也当不成了,改任东部军团司令。

这么重要的一封信怎么曝光了?盖兹顿足长叹,太不小心了。前一段汉密尔顿来接洽部队换防之时,不知道怎么让他偷去了。

汉密尔顿是华盛顿的副官长,负责所有对外接洽事宜,还负责军中谍报。这样一号头号间谍来到自己身边,盖兹还马马虎虎的,倒霉是应该的。汉密尔顿对此当然一概否认,但他这一出真实的蒋干盗书,粉碎了英格兰地区和宾夕法尼亚议员们“倒华”的阴谋,为弗吉尼亚保住了军权。有华盛顿掌军,弗吉尼亚不仅在独立的美国占用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在独立战争中受损失最小,因为他把战争的主战场定在新英格兰、纽约和宾夕法尼亚地区,这几个州因为战争的破坏而负债累累,经济受到严重打击,以至战后因为高税收而出现农民起义和威士忌暴乱,而弗吉尼亚受到的损失相对很小,其经济实力在战后很快得到恢复。

从接到尼古拉的劝进信到纽伯格会议,华盛顿始终不为所动,坚持让部下耐心地等,大陆会议早晚会解决的,其根本原因就是华盛顿知道在美国这个新兴的民主国家的背后掌握权力的是谁和谁让他指挥军队的,因为他也是其中的一员,他不可能自己背叛自己。

走进纽伯格的会议室,华盛顿到了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盖兹已经赢得了多数军官的支持,包括自己的亲信诺克斯,另外一名亲信汉密尔顿已经离开军队,而且其主张和尼古拉一样。坚持下去,很可能众叛亲离,军官们自行更换统帅,选举盖兹接任总司令,然后去费城逼宫,甚至推翻大陆会议,建立强权政府,他则成为历史。

华盛顿和同乡的那些豪门子弟不同,他是靠个人奋斗才赢来了这一切。他从一个豪门的帮闲,经过了不知多少次生与死的战斗以及那些丢掉的和把握住的机会,是绝不会为了一个理想而放弃的。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和对自己家族有大恩的费尔法克斯家族决裂,现在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什么不能和李家族决裂?只要他顺从军官们的请求,总司令的位置是完全可以保住的,而且可以借机建立自己的霸业。

可是华盛顿从心底里明白,这是不可能的,靠着这一万多军队是不可能对抗美国各地的政治家族的。盖兹虽然也来自弗吉尼亚,但他只是个小地主,没有进入殖民地上层社会,不知道各个政治家族的实力。华盛顿在从中下层往上爬的过程中看清楚这一切,他知道一旦造反,就会和各州的政治家族全面对抗,这是英国之所以失去北美殖民地的原因。以英帝国之强大都无法对抗这股力量,更不要说这区区一万名因为欠饷而兵变的部队了。

而且,华盛顿本人也是经过独立而掌握从国家到地方权力的政治家族势力中的一员。通过独立战争,华盛顿家族终于挤进了弗吉尼亚政治家族中,成为了新兴的门阀。如果他响应官兵们的要求,就不仅背叛其他政治家族,也背叛自己的家族,靠着这群半业余的军人,是不可能成什么大事的。背叛自己半生的追求,背叛自己家族的利益和整个弗吉尼亚政治家族的利益,去率领一帮凭着一时激动而造反的军人,这样能创立一个王国?华盛顿觉得除非自己疯了。

在纽伯格,华盛顿以情动人后,接着讲了军人的荣誉,这并不是对牛弹琴。因为军官有不少人也是出身豪门或者家境不错的人家,他们和华盛顿一样不在乎那点军饷,而是气愤受了不公正待遇,觉得议员们不把他们当人。华盛顿重提军人的荣誉,是在提醒他们,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他们是可以分享这个国家的权力和财富的,不要因为一时激动而毁了自己的远大前程。这段话给这些头脑发热的门阀军官以及诺克斯这种借着独立实现自己的野心的军官当头棒喝,他们马上站在华盛顿的立场上。

敢于召开这次会议,华盛顿并非一点把握都没有、只能靠现场表演或者个人威望来对付。他比盖兹更明白什么是美国,谁在控制美国。建国初期,美国可以说并没有一个中央政府,是处于各州的松散的联盟的情况。为了独立,各州向大陆会议提供资金和供应,以支撑大陆军,此外各州还有自己的民兵,大陆军的官兵也来自各州,他们对本州的认可远远高于对美国的认可。

就像我们将要在下一幕戏里面展示的那样,美国从英国独立,是因为英国的政策得罪了北美各殖民地政治家族的集体利益,这些政治家族利用独立,不仅要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而且要获得在本地的全部利益。华盛顿率领大陆军在独立战争中一直狠狠打击亲英派的势力,就是这种利益的体现。从独立战争一开始,各州的本土政治家族立即获取了本州的政治权力,从州长、州议会到民兵,都掌握在他们手中。大陆会议的议员就是他们在联邦政府中的代表,美国未来的政治体制也是由他们来决定。一旦起兵推翻他们认可的政治体制,就会和英帝国一样触动他们的集体利益。这一只有很强乡土观念的军队就会很快被各州所瓦解,即便还能够维持一只军队的规模,也不是各州民兵的对手。政治上很老练的华盛顿是不可能看不到这一切的。

最后,华盛顿希望大家耐心地等待,大陆会议一定会解决这个问题的。这并不是老调重弹,而是知道各州的政治家族在哗变的威胁下,是会很快作出反应的。

大陆会议并非不想解决欠饷的问题,关键是没有钱。在英军威胁严重的时候,各州还能够同心合力,该出的供应基本上能够到位。可是英国已经败了,各州的政治家族们就开始为自己考虑,不愿意再出钱出供应了,例如新罕布什维尔州维尔州一年之内只提供了价值3000美元的牛肉。但是,军队已经处于哗变的边缘了,各州不会等闲视之了。

果然,大陆会议作出了反应,各州出了80万美元,财长莫瑞斯自己掏腰包加上找朋友举债,拿出80万,给部队补发了军饷。一场兵变如华盛顿所料很快平息下去。

华盛顿在1782和1783年的表现捍卫了各州政治家族的集体利益,政治家族们也投桃报李,美国政府成立之后,各州的议员一致同意华盛顿出任美国第一任总统,他从弗吉尼亚政治家族的代表成为全美政治家族的代表,200多年来,他身上圣人的光环越来越浓厚,成为美国民主的化身。

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这一幕戏看的不是军人对国家的服从,而是军人对权力的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