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一人之力反抗当时满朝贪污腐化,命运因此而注定成为悲剧

官场上,他以刚烈著称,不仅敢抓顶头上司的儿子,而且拒绝给巡访京官提供食宿,甚至把皇帝骂得狗血喷头;在民间,他深得百姓爱戴,百姓亲切地称他为“海青天”,在他去世时披麻戴孝,沿途百里相送。海瑞,数百年来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和景仰。

敢骂皇帝“昏君”“暴君”

正德八年(1513年),海瑞出生在海南一个官宦世家。然而,直到1549年36岁时,他才考中举人。此后,海瑞两次千里迢迢进京参加进士考试,但都名落孙山。这让他有些迫不及待,决心放弃科举,直接找负责官员选派的人事部门,希望能以“举人”的身份谋到一份差事。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年底,40岁的海瑞被任命为福建延平府南平县教谕——一个类似于县级学校校长的职务。

海瑞虽然身居边地一隅,在一个小县城里做“蚊子大”的小官,但是在上任不久就引起了朝野的关注。

延平府的督学官到南平县视察工作,海瑞和另外两名教官前去迎见。在当时的官场上,下级迎接上级,一般都是要跪拜的。因此,随行的两位教官都跪地相迎,可海瑞却站着,只行抱拳之礼,三人的姿势俨然一个笔架。这位督学官大为震怒,训斥海瑞不懂礼节。海瑞不卑不亢地说:“按大明律法,我堂堂学官,为人师表,对您不能行跪拜大礼。”这位督学官虽然怒发冲冠,却拿海瑞没办法。海瑞由此落下一个“笔架博士”的雅号。

过了几年,海瑞因为考核成绩优秀,被授予浙江严州府淳安县知县。淳安县经济比较落后,又位于南北交通要道,接待应酬,多如牛毛,百姓不堪其扰。海瑞上任后,严格按标准接待,对吃拿卡要的官员毫不客气。

一次,海瑞的顶头上司、总督胡宗宪的儿子路过淳安县,接待人员按规定标准为其提供食宿。胡公子不满意,就向负责接待的驿吏大发雷霆,还把驿吏倒挂起来,鞭打训斥。海瑞得知,马上派人把胡公子关押起来,并没收了他随身携带的千余两银子。海瑞说:“胡总督为官堂堂正正,他一直教育属下不要铺张浪费。现在这个人行装奢侈,一定不是胡总督的儿子。”胡宗宪得到消息后,只好打掉牙往肚里咽。后来,都御史鄢懋卿到淳安县视察工作,这个人是大贪官严嵩的狗腿子,海瑞拒绝给他浩浩荡荡的随从队伍提供食宿,气得鄢懋卿只好绕道而行。

海瑞就是这样一个不畏强权的硬骨头,在当时的官场显得极为不识时务。按理说,像海瑞这样不会巴结上司,还经常惹是生非的人,能保住七品县令的职位,已经是万幸了。然而,官场风云常常瞬息万变,随着大贪官严嵩的倒台,凡是过去敢跟严嵩党羽做对的人,大都有了翻身或升迁的机会。海瑞也官升两级,上调到京城户部工作。不料,到京不久,海瑞就做出了更加震惊朝野的举动,他居然把皇帝也给骂了!

1564年,海瑞到京赴任。此时在位的嘉靖皇帝已年近花甲,他崇信道教,一意修仙,大兴土木,劳民伤财;而且还刚愎自用,喜好阿谀奉迎,导致国事荒废,民不聊生。海瑞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直接给嘉靖皇帝递了一道奏疏。在罗列了嘉靖皇帝的种种罪行后,海瑞毫不客气地说:“皇上你昏聩多疑、刚愎残忍、自私虚荣。既是昏君,又是暴君。既不是一个好皇帝,也不是一个好男人。普天下的臣民百姓,早就对你有意见了。希望你改掉这些坏毛病!”

嘉靖皇帝刚读了一半,就愤怒地把奏疏扔到地上,对左右吼道:“快把这个姓海的逮起来,不要让他跑了。”宦官黄锦在旁边说:“这人向来有傻名。他上疏时,就知道自己犯了死罪,已经买好了棺材,和妻子诀别。他的奴仆们都吓跑了,他是不会逃跑的。”嘉靖皇帝听了默默无言,把奏疏从地上捡起来,看了一遍又一遍,一会儿叹息,一会儿摇头,最后把海瑞的奏疏留在宫中,不做批示。一天,嘉靖皇帝生病,心情很不好,他对大臣说:“海瑞说的都对。但我病了很长时间,怎能临朝听政呀?”又说:“海瑞这个人有比干那样的忠烈,我却不是商纣王,我不会杀他!”不过,被臭骂一顿的嘉靖皇帝心里实在窝火,觉得自己挺没面子,最后还是把海瑞关入大牢。

海瑞骂皇帝的事,很快就在朝野上下传开。出狱以后,海瑞的名气更大了,他的刚烈作风在官场也愈发显得超凡脱俗。1569年夏天,海瑞被任命为应天巡抚。应天就是今天的长江中下游地区,是当时大明帝国经济和文化最为发达的区域。海瑞雄心勃勃,立志在这里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当地的官员听说海瑞要来主政,都怕得要死,一些人请求调离工作,一些人请求告老还乡。那些飞扬跋扈的权贵,纷纷把宅门由红色改漆成黑色;平时作威作福的宦官,也把乘坐的轿子由八人抬大轿换成四人抬小轿。

海瑞的刚正让达官贵人惶惶不安,也注定了他的任期不可能很长。果然,没过多长时间,海瑞就被革职回乡。事实上,在官场上,海瑞始终是孤独甚至是孤立的。纵观海瑞的一生,自40岁步入官场,到74岁病逝在任上,前后历经34年。在这34年里,他被“罢官”或主动辞职的时间长达16年。

两斤肉请客震惊官场

在古代中国,如果一个官员清廉俭朴,洁身自好,不贪污受贿,不徇私枉法,就算是清官了;如果他还刚正不阿,疾恶如仇,打击贪官,为民做主,那就是个大大的清官了。海瑞被人们誉为“海青天”是实至名归。

海瑞进入官场后,恪守“不受礼,不行贿”的原则。他说:“若天下的官员都不送礼,也不见得都不提升;若天下的官员都送礼,也不见得就没人被罢免。”海瑞本人穿布袍,吃粗粮,让老仆人在自家后园里种菜,自己下班后也常和家人一起劳动。酒肉之类的食物,平时难得吃上一次。有一次,为了给母亲过生日,海瑞买了两斤肉,结果这消息不仅传遍当时任职的淳安县城,甚至整个官场都知道了。

海瑞不仅自己生活俭朴,还严禁其他官员公款吃喝,反对民间奢侈浮华之风。做淳安县知县时,海瑞就颁布了著名的《禁馈送告示》和《兴革条例》,严格规定官吏调转,不许迎送;下级参谒上级,不许送礼;不许各级官员向农民吃拿卡要;不许向上级派来的检查人员馈送财物等。在担任应天巡抚期间,海瑞下令,境内公文一律使用廉价纸张;公文后面不许留有空白,以免浪费。他甚至干预官民的私生活,就连佩戴奢华的首饰,食用甜美的零食,也在禁止之列。海瑞的这些作法,显然与当时日益浮华的社会风尚背道而驰,在现实生活中无法推行。

海瑞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全然没有考虑为自己积累私财。1570年,海瑞辞职回到海南老家时,只能住在早已破旧不堪的旧宅,靠祖上留下来的几亩薄田度日。他甚至常常靠给别人写一些东西,收取稿费来贴补家用。海瑞的母亲去世后,还是靠别人的资助才买了一块坟地将母亲安葬。

隆庆皇帝死后,万历皇帝登基,主持国政的张居正特意派一名御史到海南,看看海瑞究竟在做什么。这位御史到了海瑞家中,见他正在地里忙农活。海瑞看到京城里来了御史,以为自己复出的时机又到了,便倾其所有,杀了一只鸡来招待御史。御史见海瑞住的冷清简陋,连连叹息,告辞回京。

海瑞没有子女,他在孤苦伶仃中度过残生。去世的前几天,海瑞还退掉了兵部送来的七两银子。海瑞去世后,都御史王用汲去拜谒,在葬礼现场,看到的只是用葛布制成的帷帐,破烂不堪的竹器。而这些东西在当时连最贫寒的读书人也不愿用。王用汲禁不住潸然泪下,他想方设法募集了一笔钱,总算把海瑞的丧事给办了。

七封辞职信均未获准

海瑞个人的悲剧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现实与理想的冲突,导致了他与同僚之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中规中矩的海瑞在贪污受贿的官员面前显得非常“另类”。其实,海瑞的“规矩”只有两个:一个是祖宗之法,在官场上,严格遵守大明律的规定;一个是先儒之道,在日常生活中,恪守儒家伦理道德。

海瑞认为,明太祖朱元璋制定的严刑峻法对打击贪官污吏很有成效,要想肃清官场,就要依法行事。海瑞得知有一位御史招引艺人上门演戏,就搬出太祖的规定:文官及武士听戏唱曲,要把舌头割了,至少也要狠狠地打屁股。海瑞这个建议,引起众大臣一致抗议。

海瑞不知道,他所生活的时代,无论是北京皇城根下,还是南京秦淮河畔,处处莺歌燕舞,夜夜声色犬马。海瑞不清楚,朝廷制定的许多严酷刑法,除了吓唬吓唬官员外,并不曾认真地执行。海瑞不了解,官场上有许多规定只是表面文章,虽然华美,却不着边际,姑且当作点缀也就罢了,无法较真。

海瑞像一个孤独的斗士。他提出过不少治国施政的意见和方案,其想法不可谓不好,但除了在自己管辖的一亩三分地里得以实行外,很少有能被采纳推广的。海瑞一生,历经正德、嘉靖、隆庆、万历四朝。但无论是隆庆年间的掌权者高拱、万历初年的主政者张居正,都无一例外地弃用海瑞。他们知道,像海瑞这样的“另类”分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张居正死后,万历皇帝亲政,他也听说了海瑞的大名,打算让海瑞重出江湖。宫中的大臣知道后,想尽一切办法往海瑞头上泼脏水,诬告信一封接着一封。面对百官的反对浪潮,万历皇帝也没有办法。出于对百官的让步和对海瑞的爱惜,他亲自出面对海瑞的为人进行表态。他说:“海瑞这人主张严刑峻法,是有些不合时宜。他最近上疏公开指责我,我都已经原谅他了,希望大家不要不依不饶。海瑞做官,当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虽然不太合适,但把他树立成清正廉洁的典型,对培育良好的社会风气,还是有意义的。”于是,海瑞就被安排在南京做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尚书,跟一个摆设没有什么两样。这让誓死效忠朝廷的海瑞彻底绝望了。他一口气向万历皇帝递交7封辞职信,均未获准。海瑞最终没有挂冠而去,只好留在南京任上,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没过多久,他就郁郁寡欢地死了。

海瑞虽不得官心,却深得民心。海瑞当政,不夺百姓一针一线,不随意增加百姓负担。所以,在海瑞升调、辞职时,百姓常常“号泣载途”,很多百姓还在家中供着海瑞的画像。海瑞的死讯传后出,南京的商户和百姓自发罢市以示祭奠。海瑞的灵柩是用船运回家乡的,途中,穿着白衣、戴着白帽的人站满了两岸,祭奠哭拜的人百里不绝。

海瑞在官场和民间享受的待遇是天壤之别。这让后人反思封建时代的行政体制。在那种体制和社会里,海瑞除了痛苦和孤独,还能做什么呢?他以一人之力反抗当时满朝的贪污腐化,命运因此而注定成为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