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为凤凰出版社编审

古时高官显贵子弟,出生之时就注定他们要当官。在那个时代,嘴上喊着“俺爷是某某”、“俺爹是某某”的人,都是很牛的。他们见多识广,比草根阶层有着更多的成功机会。而如果他们的父祖作威作福,给孩子作坏榜样,他们便会与其同恶相济

封建时代有所谓门荫和任子制度,就是功臣和高官的子弟凭借祖上的功绩、地位,得以遁例担任官职。苏洵《上皇帝书》说得很透彻,任子制度,即是“信其父兄而用其子弟”。

在那个时代,嘴上喊着“俺爷是某某(高官)”,“俺爹是某某(高官)”的人,是很牛的。俗话说:“老子英雄儿好汉”,他们从小就和自己成功的长辈呆在一起,耳濡目染,见多识广,这种经历能让他们在某些方面大大超过草根出身的人,更容易获得成功。但是也有很多豪门子弟因其优越的家庭背景,坦荡的仕途,及父母的溺爱,而导致一个通病,就是清人吴汝纶说的,“习于骄恣浇薄”。如果他们的父祖放任、纵容,则他们很容易变坏;如果他们的父祖作威作福,给孩子作坏榜样,则他们便会与其同恶相济。

儿子充当“驻京办主任”为老子铺路

唐朝王锷历任岭南、河中、河东节度使,后来登上宰相高位。他在地方任职时,交给儿子王稷一项任务:充当“驻京办主任”,用银子为自己铺路。

当时节度使是统辖一个较大地区军、民、财政的官员,区内各州刺史均为其下属。王锷任岭南节度使时,坐镇广州,管辖着今天广东、广西大部,云南一部分,海南及越南北部广大地区。特别是广州,商业繁荣,国际贸易兴盛。王锷收的租税,除上交朝廷外,截留的部分数量巨大。作为边疆大吏,他还私自经营海外贸易,旗下有一支庞大的船队,每天都有十余艘装载犀角、象牙、珠贝等贵重货物的商船启航。连续经营8年,“家财富于公藏”,财富超过国库。“京师权门多富锷之财”,京城里的权贵们都眼红了,感到王锷比他们富多了。

王锷在地方任节度使时,其子王稷长驻京城,根据朝廷官员地位高下及对其父升迁作用大小进行贿赂。身居要津,对其父升官能起关键作用的京官,送的特别多。他还大兴土木,扩大府第,砌夹墙,挖地道,将家中金银财宝藏匿其中。

其父去世,背靠的大树倒了,他很快就惹上官司,家奴告发他侵占父亲原拟进献朝廷的钱物。皇帝派人到他家检点财产,若非大臣裴度为其转圜,他怕是难逃牢狱之灾。

后来朝廷任命王稷为德州刺史。上任时,这位花花公子带着一车车的金银珠宝,还有美妾和众多仆人,一路招摇过市。节度使李全略顿起贪念,怂恿军人杀死王稷。王稷的女儿被李全略掳去,收为小妾。

人为财死。这位豪门子弟,落得了家破人亡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