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40回,长沙太守韩玄残暴不仁,要处死老将黄忠,一直不被韩玄重用的魏延忍无可忍,挥刀杀死韩玄,投靠了英主刘备。可诸葛亮一见魏延就喝令推出斩首,罪名就是“食其禄而杀其主,是不忠也;居其土而献其地,是不义也”,而且还说他脑后有反骨,日后必定造反。殊不知当时天下大乱,良将择贤主那是常事,就连刘备也从过吕布,事过曹操,投过袁绍,依过刘表。诸葛亮的这种说法无非是个托词。

不过,魏延倒确有大将之才。刘备打下汉中自立为汉中王,治所成都时,要留一大将防守汉中,人们皆以为刘备要用张飞,张飞也自认为是自己,但最后却让魏延“督汉中镇远将军,领汉中太守”。事实证明刘备的选择是正确的,在魏延驻守汉中近十年的时间里,尽管蜀国局势跌宕起伏,但其北部边疆却稳如泰山,这为蜀国调整内外政策,度过危难时期打下了坚实基础。他的这一系列贡献,就连要置他于死地的诸葛亮也赞叹不已。

但魏延不同于蜀国其他将领之处就在于他有见识,有独立思考的头脑,他不迷信于诸葛亮的权威,在重大决策上敢于大胆直言,敢于抗争,这正是他与诸葛亮矛盾症结之所在。

据《三国志》记载:诸葛亮每次北伐,魏延都希望能自领一支万人大军,像当年韩信那样,与诸葛亮在潼关会合,诸葛亮每次都加以拒绝。诸葛亮第一次出祁山用兵曹魏时,魏延就主张率支部队,出子午谷奇袭长安,却被诸葛亮制止了。但魏延仍争辩说:“丞相从正面大路进军,魏国必然会集结关中大军在前面迎击,战争迟早会陷入持久战,这样的话何时才能收复中原啊?”不想却引起了诸葛亮更大的反感。从此,魏延便常常感叹诸葛亮胆小,使自己奇志难酬,有时也难免发点牢骚。

有一次,诸葛亮派魏延、陈式等四将出箕谷截击司马懿,中途又下令不要轻进。陈式是从后主处来的,有点瞧不起诸葛亮,当时就说诸葛亮多疑,并嘲笑诸葛亮的街亭之失。魏延也发了点牢骚,说:“丞相当初如果听取了我的计策,从子午谷直接出兵,此时别说是长安,恐怕连洛阳也已经攻占了。现在执意要出兵祁山,又有什么用呢?既下令出兵,却又不让大举进兵,丞相号令为何如此不明?”很明显,这触犯了诸葛亮的忌讳,也挑战了诸葛亮的权威,诸葛亮岂能容他?正如诸葛亮所言,只是“因怜其勇”才重用他的,关键时候是不会饶他的。魏延这种敢于挑战权威的性格是难能可贵的,但也是危险的,这种性格最终导致的可能就是悲剧。

据《三国志》载:“延性矜高,当时皆避下之。”这说明他性格高傲,一般人他是看不起的,再加上诸葛亮在不同场合一再说他有反相,就导致他和同僚的关系很紧张。和同僚关系的紧张,使其处境雪上加霜,关键时刻不但没人救他,甚至连为他说句公道话的人都没有。诸葛亮死后,把处置魏延的任务交给了和魏延有着极深矛盾的杨仪,为此蜀军内部发生了混战。杨仪和魏延各上表互说对方叛逆,朝中掌权的董允、蒋琬等却都保仪疑延,这恐怕也和魏延平时的性格有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