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热映的《妖猫传》电影里面说到了白居易和日本高僧空海的故事,其中对白诗人、还有他惊天动地的《长恨歌》十分推崇,可以说是爱怜横溢。

那么就来讲一讲白居易。

《妖猫传》的原作者是日本作家梦枕貘,据说这本书写了17年,耗费了2600张稿纸。他的书也让很多国家的读者更了解了中国的白居易。

为什么这位“貘作者”这么用力地膜《长恨歌》和白居易呢?这就要说到白居易在日本的超神地位了。

在唐朝,有一个人,只靠一支笔,就征服了整个日本,他就是白居易。

一代诗魔白居易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特别在日本平安时期,白居易简直不是人,是神,是菩萨。

这么说吧,今天我们追星,国际巨星,迈克.杰克逊那种咖位的,最疯能疯到什么程度?日本人曾经追白居易就差不多,有过之而无不及。

“平生所爱,白氏文集七十卷是也。”——日本醍醐天皇。

白居易什么时候在日本火起来的呢?居然是在他还活着的时候,日本就开始膜他了。

当时,嵯峨天皇把《白氏文集》当成宝贝, 叫做 “枕秘”——枕头底下的秘密宝物,活像我们今天学大会精神一样,天天学习膜拜。

这个超级粉丝要求宫廷里专门设了《白氏文集》 的侍读官,解决编制待遇,别的不用干,只用好好读白居易,就算是为人民服务。

一代诗魔白居易

嵯峨天皇书法。他迷恋汉学,大爱白居易

后来的醍醐天皇也把白居易当偶像。本小节第一行的那句话,就是他的粉丝宣言。

在大唐,白居易每写出一首诗来,就以闪电一样的速度传到日本。他的《春江》大概是元和十五年(820年)写的,但在823年之前,嵯峨天皇就拿着它里面的句子,在下属面前得瑟了。

《长恨歌》是白居易在元和元年(806年)写出来的,短短12年后,日本朝廷让编的《文化秀丽集》就效仿了里面的句子“鸳鸯瓦冷霜华重”了。

在没有微信、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这简直是神一样的速度!

不但皇室喜欢白居易疯了,民间也疯了。

白居易的诗,在民间也是金科玉律。日本人正儿八经地建起了 “白乐天神社 ”,大家把他当作文殊菩萨来膜拜。是的你没看错,是文殊菩萨。

平安时期,日本作家没有不读白居易的,不读白居易你还能混?

平安朝三个最顶尖的汉文学家——菅原道真、都良香、岛田忠臣,都受白居易影响巨大。都良香写了一个作品,叫做《白乐天赞》,全文就一个主题:表达对白居易的热爱。

他给了白居易一句话:“集七十卷,尽是黄金”!

一代诗魔白居易

白居易墓前日本人留的碑,文字是:

伟大的诗人白居易先生,您是日本文化的恩人,您是日本举国敬仰的文学家,您对日本之贡献,恩重如山,万古流芳,吾辈永志不忘。

今天去看日本古代的汉诗、物语、谣曲、散文、和歌,几乎所有的文学作品里面,都到处都是白居易。

现在大家理解《妖猫传》的作者梦枕貘为什么挑白居易来膜拜了吧?

然后说说文艺女青年。

平安时代,不学白居易,你好意思叫自己是文艺女青年?

一说日本女文青,多数人立刻就会想到紫式部,就是写《源氏物语》的那位大神。她是白居易超级粉丝,大概就和我对金庸老爷子差不多。

紫式部在当时的具平亲王手底下做事。按照亲王的吩咐,她专门开了白居易 “新乐府”诗歌的讲坛。

《源氏物语》是日本小说的祖宗级神作,里面到处是白居易。根据日本人丸山清子的统计,《源氏物语》里有106处引用了《白氏文集》。

一代诗魔白居易

和紫式部同时代,还有一位著名女文青,叫清少纳言,是日本后宫文学的重量级人物之一,所谓“中古三十六歌仙之一”,与紫式部、和泉式部并称为平安时代的三大才女的。她也是白居易的超级粉丝。

她的号叫做“草庵”,就是来自白居易的诗—— “庐山夜雨草庵中”。

她的随笔集《枕草子》,是日本文学史上著名的三大随笔集之一,里面是这样植入偶像白居易的:

话说日本的中宫皇后清晨起床,想看看窗外的风景,就对身为女官的清少纳言说了一句话:“香炉峰雪景如何?”

她马上就懂了,立刻为皇后把窗帘打开。因为白居易有诗,叫做“香庐峰雪拨帘看” 。你看皇后和女官对白居易熟悉和喜欢到什么程度。

不止是平安时代,白居易的强大影响一直延续到后来。日本最著名的俳句大师松尾芭蕉就是白居易粉丝。江户时代的诗人像加藤千荫、村田春海、香川景树也都模仿或者学习过白居易。

然后说一下《长恨歌》在日本的影响力。

它是讲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的,让无数人泪目的名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就是出自这里。

讽刺的是,千百年来,我们中国的历代道德批评家们,站在道德的高度,开启贤者模式,各种批评贬低《长恨歌》。

比如说它荒淫啦、不正经啦、教坏了青少年啦……等等。最主要的攻击,是说它大胆犯上,不尊重领导,怎么连皇帝的八卦都可以炒作呢!

可是在日本,对《长恨歌》基本就一个态度:顶礼膜拜,认真学习。《源氏物语》里的《桐壶》,主要情节框架基本就是学的《长恨歌》。

日本历代的散文、戏曲等等,都大量学习和引用《长恨歌》,有时候恨不得直接抄。

为什么日本这么膜拜白居易呢?大概是白居易的写作风格。

白居易写诗,通俗又细碎,特别是写大自然的时候,有一种超脱、平静但又略带伤感的美,特别能征服日本人的心。

有一件事可以说明:

日本有一位名叫矢代幸雄的美术馆长说:“雪月花时最思友”,这一句白居易的诗,可以最好地总结日本美术的特征。

这件事,作家川端康成就曾经说过,是他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仪式上的著名讲演《我在美丽的日本》里说的。

最后,不得不讲一下:

让日本顶礼膜拜、奉为大神的,其实只不过是半个白居易而已。

一代诗魔白居易

白居易一生写诗无数,大概可以分成两类:

一类是闲适诗和伤感诗,比如《长恨歌》,以及“雪月花时最思友”等。(其实原诗是“琴诗酒伴皆抛我,雪月花时最忆君。”)日本人主要学习和领悟到的,只是这一部分的诗。

而日本人了解很少的另一类,是白居易的讽喻诗,也就是直面社会、同情底层人民、勇敢批评和揭露人间不平的诗。

白居易的无数流芳千古的名篇,其实都是讽喻诗,比如《秦中吟》《新乐府》等等。

每一首拿出来,都是大名鼎鼎,像《卖炭翁》《红线毯》《杜陵叟》《轻肥》……

他的那一句著名的话,影响文坛千年的,也是主要指的讽喻诗——“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可是日本对白居易的这一部分重要的诗,了解不多,学习也不太多。日本其实只懂半个白居易。他们只学习了那个闲适、伤感、碎嘴的白居易,却不了解那个炽热、勇敢、刚毅的白居易。

换句话说,白居易只用一半功力,就征服了日本了。

一代诗魔白居易

一代诗魔白居易

现在看到《妖猫传》对白居易和长恨歌的推崇,是很有感触的。

一个伟大的时代,必须要有伟大的文艺,必须要能对外输出伟大的文艺,像白居易的诗一样,能超越国界和民族,跨越大海和重洋。

唐朝为什么牛,为什么叫做“大唐”?我们可以从白居易的身上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