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联盟》再次热播,和曹操一样的司马懿突然跳进人们的视线,引起人们一个疑问:司马懿,究竟是善是恶?

司马懿

电视剧里的司马懿智慧超凡,险象环生却应对自如;既胸怀良知与正义,也能忠于爱情,珍视亲情,重视友情,是有血有肉的好男儿。可后期又逐渐黑化,成了为权势利益杀人如麻的魔头。

历史上的司马懿,是怎样的呢?

在人们的印象中,司马懿即便不是“恶”的代表,至少也很矛盾和复杂:拥有智慧,却也充满权谋;懂得隐忍退让,抓到机会时,也快准狠辣痛下杀手……

然而,拨开历史的“阴云谋雾”,你会发现,司马懿不过是一个在历史洪流中毕其一生摸爬滚打、苟且求存的最真实的人。

司马懿

历史上的司马懿

退却 是保“己身”

司马懿的性格之所以复杂,与其出身和经历有关,但更大的作用是时代。在天下大乱、诸侯并起的三国洪流面前,个人都是弱小的,往往只能被裏挟,即使是司马懿也难以避免。

公元179年,司马懿出生于河内郡温县的官宦世家,字仲达,是家中老二,虽从小就“伏膺儒教”“常慨然有忧天下心”,但要成为一名治世能臣,不靠一点权谋手段是不大可能的。

群雄纷争的时代,像司马懿这样的世家子弟,往往是各大势力的征辟对象。曹操最会利用这种资源,比如重用颍川荀彧、荀攸叔侄,除了才华,还看重他们与各世家大族的联系。于是,弘农杨彪、清河崔琰、颍川钟繇等人皆为麾下重臣。

公元201年,曹操在官渡大败袁绍后名动天下,刚收复河内,征辟的手便伸向了司马家族。

司马懿被举为上计掾,随后被曹操征辟。很少有人拒绝这位曹司空的征召,但他偏偏拒绝了。

司马懿

《晋书》说“汉运方微,不欲屈节曹氏”。汉朝已名存实亡,不愿跟曹贼混。但从人性的角度看,他不过是想保全。群雄混战的年代,保不定哪天袁绍卷土重来。司马懿只能边望风边苟且求活。

在司马懿看来,活着是第一要义,活着,才有希望。一般人都会趁着年轻挥霍自己的才华与青春,而司马懿的人生却是步步为营的厚重,70年来不断积累经验和吸取教训。

于是,他谎称患了风痹病,卧床不起,装功甚至骗过曹操派来的探子,结果一躺就是7年。后来曹操彻底平定北方当上丞相后,又强制征辟他为文学掾,并放出狠话:再拒绝就把你绑起来。司马懿为了保命,还不是得屁颠屁颠到相府任职。

比起诸葛亮的“三顾茅庐”,司马懿的前倨后恭显得有些卑微。但生存本就是人性的本能,若不是因为惜命,便不会有“死诸葛吓跑活仲达”之笑谈了。

司马懿

进取 是顾“小家”

有人说,司马懿是做局的高手,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局。于是,“野心家”“阴谋家”“老谋深算”等,几乎是他难以摆脱的个人标签。

司马懿确实是三国最大的赢家,但现实中的司马懿,哪有这般看尽天下的深谋远略,有的只是在原则和底线面前的艰难求存,凭经验摸爬滚打。

如果把焦点移到司马懿背后的家族,你会发现,这个曾经自立的殷族皇室,使整个司马家都带着一种荣誉和使命感。司马懿接受曹操征辟,是迫不得已,也是家族利益的驱使。

当时,妻子张春华已怀了司马师,风痹病瞒不了多久,一经捅破,牵连家族。而曹操已今非昔比,大哥司马朗早已是曹操秘书,此时出山干一番事业,安全有前途,亦可为家族争光。

司马懿

后来司马懿确实用了40年的兢兢业业来证明自己的忠诚。遇到多疑的曹操,被说有“狼顾之相”,他也只能察言观色、审时度势,又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用勤勉消释猜忌。

比起人尽皆知的人神诸葛亮,司马懿刚开始就是一小官,顶多提提建议,还未必被采纳。可他不骄躁,听取,他不喜;不听,也不沮丧,存在感超低。当然,他不是个得过且过的人。

征讨张鲁时,司马懿建议机不可失,趁势拿下根基未稳的刘备,曹操多疑,以“得陇望蜀”拒绝。后来关羽兵围樊城,水淹七军,曹操在许昌感到威胁,准备迁都河北。司马懿挺身献策:与东吴结约,令其偷袭荆州。于是关羽败走麦城,解了樊城之困,又瓦解了孙刘联盟。

司马懿

虽然,他逐渐消释曹操的猜忌,但终究得不到重用,反倒押对了曹丕的宝,才得以翻身。219年,司马懿开始辅佐曹丕。他智力决断、计谋超群,与陈群、吴质、朱铄并称“四友”。

面对曹丕,司马懿展现出实干家的本质,如《新三国》司马懿之言:“愚者争虚名,智者务其实。”担任军司马期间,他屯田积粮,兴修水利,从寒门中提拔邓艾、王基、周泰等人才。

所以曹丕临终时,十分信任地将他提拔为曹睿的辅政大臣。而司马懿也做到了“匡辅魏室,历事忠贞,戮力尽节,以宁华夏”。曹睿初登位,司马懿先击退趁丧来犯的吴国诸葛恪,又当机立断,擒斩降蜀的孟达,让曹睿坐稳了江山。

司马懿

诸葛亮来犯,他避其锋芒,坚守不战,任凭蜀军送来女装嘲笑,活活耗死了孔明;他远征辽东,声东击西,剿灭叛贼公孙渊,为魏国迎来“海宇晏安”的日子。

面对曹操,他顺势不逆;面对曹丕,他尽心实干;面对曹睿,他戮力尽节。40年,从委屈求全到手掌大权,是时运和际遇,也是一步一脚印的坚守与耕耘。

夺权 是为“大家”

司马懿

239年,曹睿临终前对匆匆赶回的司马懿说:“死前能见到你,死而无恨了。”他再次感到沉甸甸的信任。此次,他接受了又一位大魏皇帝的托孤,与曹爽共同辅佐年仅八岁的曹芳。

然而高处不胜寒。这次要拉他下马的是跟他同等地位,威望和资历却跟不上他的曹爽。于是,曹爽向天子进言,司马懿被明升暗降,任命为太傅,虽可以入殿不趋,剑履上殿,却无实权。

司马懿

曹爽把持兵权后,荒淫作乐,不顾司马懿劝阻攻打蜀汉,结果伤亡惨重,群臣百姓早已苦不堪言。而为了保命,司马懿又故技重施称病在家,曹爽派李胜出任荆州时顺道拜访,探听虚实。

李胜见到司马懿时,身边的丫鬟伺候他喝粥,粥流得满身都是。李胜感到很吃惊。司马懿喘息说:“你去守并州,胡人难缠,要好好戒备。”李胜再三解释说:“我是去荆州,不是并州!”司马懿才说:“我年老耳朵聋,听不清您的话了。”

李胜回去告诉曹爽说司马懿命不久矣。曹爽一听大喜,对他放松了警惕。而司马懿则在暗中谋划,找准时机除掉这个威胁司马家族的政敌。

249年,曹爽陪同魏少帝前往魏明帝陵祭祀,司马懿趁机发动高平陵政变,诛灭了曹爽集团,从此完全掌控了曹魏政权。

司马懿

人的野心,往往随着资本的积累一点点膨胀。司马懿当了一辈子别人的刀,现在当起了执刀人。但在你死我活的官场上,这或许是他最明智的选择,但仍有后人骂他篡魏。

作家柏杨说:曹爽想将司马懿连根拔起,司马懿虽不满,但曹爽被蜀军围困,司马懿仍劝他退军,假使他心怀不轨,大可借蜀军之刀灭曹爽。他发动政变时,受到朝野一致爱戴,251年灭叛将王凌,司马懿也无任何叛逆迹象,且声望正高……所以司马懿受到诟骂,并不公平。

司马懿虽架空魏室,但颇得人心。曹芳任他为丞相,又诏命加九锡之礼,他固辞不受。后又命他为相国,封安平郡公,他也固辞不受。这一点和弑后逼君、猎取九锡的曹操大不相同。

而至于三分归晋,是其子司马昭及后世顺势而为。司马懿有无篡魏野心,早已无从知晓。251年9月7日,司马懿于洛阳去世,享年73岁。

司马懿

之所以讲司马懿,是让大家看到历史洪流中有这么一个人,尽管他隐忍、奸诈和狠辣,但透过这些,我们看到他身后的那份担当,无论是为生命的存活,还是对家族的保全。这样的私心和担当,抛开了是非成败,和我们并无二异。

司马懿

无可否认,诸葛亮是刘备请出来的神。而司马懿是一个被逼卷入历史洪流的人。人神只能仰望,而人精,只能亦步亦趋。面对重大抉择时退却隐忍、明哲保身,处处以保全性命、保全家族为优先,被逼无奈痛下杀手,是人精最真实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