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敦至今都留下了一个谜,那就是:他到底想不想改朝换代?在权臣和皇帝之间,他似乎摇摆不定。皇座曾经触手可及,然而他掉头离去。可惜转眼一生,转身一世。等他再次回首,才发现荆棘密布,云遮断归途,建康已是咫尺天涯。他只有站在长江边仰天悲歌,奔腾不息的江水卷走了他的万丈雄心,却没能冲洗得了对他的万世骂名。

王敦

王敦是个矛盾的双面人:

1、他对钱嗤之以鼻,但给他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家里堆满了各方的贡品财物;

2、他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但每次开会都吵吵嚷嚷,他大声发火都控制不住;

3、他推崇清谈,尊重名士,但最信任的两个人沈充、钱凤,都是卑鄙小人。两人胡作非为,王敦也不管;

4、他意志顽强,坚韧不拔,但他的决策朝令夕改,变化随意。

王敦

万涓成水,终究汇流成河,那就是:他有当皇帝的野心,但没有当皇帝的魄力。掌控东晋大权后,他到处树立党羽。在朝内,王导加尚书令,是行政一把手。亲哥王含为卫将军,掌管军队;在地方上,重要州的负责人全换成同一族的。比如王廙为荆州刺史,王廙死后,换成王舒;王彬任江州刺史;王邃为徐州刺史等等。整个东晋大地挂满了“王”的族帜。真正的老大司马睿,已被“软禁”在皇宫之中,王敦自始至终没有看他一眼。

司马睿说的话只在宫门内有回响,天下的新闻报道中再也找不到他的名字。

王敦

他在恼怒中患上了忧郁症,越病越重。有一个大臣叫荀组对他忠心不二,司马睿最后一次挣扎,任命他为太尉兼太子太保,希望能发出一丝光亮。没想到荀组不久就病死,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司马睿放弃了所有的幻想,夕阳西下,晚霞散尽,余辉皆灭。322年11月,也就是建康城破的半年多后,司马睿带着无穷的愤恨和幽怨撒手西去,终年47岁。

司马睿当“囚徒”的日子,整个司马氏完全被打翻在地,王敦只需要补上最后一刀时,却停手了。他在建康呆了一个多月,就匆匆返回了武昌。武昌是他的大本营,他可能认为,遥控朝廷和现场指挥效果是一样的。但一着走错,满盘皆输。

司马睿病逝后,太子司马绍毫无阻碍地顺利即位,史称晋明帝。才过一个月,王敦终于意识到离朝廷太远,鞭长莫及。于是猛吃反悔药,暗示建康征召自己回去。司马绍没有抵抗,非常听话,亲手写诏书,说:回来吧,朝廷离不开你。

王敦

但王敦还是没有到建康,移镇姑孰(今安徽当涂)。嫡系部队的大营设在姑孰南边的于湖,离建康很近。在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他没有采取任何动作,任司马绍慢慢坐稳了位置。上天也许看他频频浪费机会,再也无法容忍。323年下半年,离司马睿去世不足一年,他患病了,而且病来如山倒。他身体棒棒的时候,总觉得来日方长;此刻,才知道时不我待,隐约有了篡位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