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常说,历史上最为淫乱的皇后是北齐武成帝高湛的胡皇后。其实不然,纵观历朝历代位居中宫的皇后,最为淫乱的皇后当属南朝齐郁林王萧昭业的皇后何婧英。她为了与自己的情人春风一度,竟然敢令皇帝丈夫让出龙床,为他们主动创造安静舒适的幽会机会,而北齐的胡皇后至少还不敢当着丈夫的面公然与情人淫乱,相比之下,何婧英还要高出一筹。

何婧英,南朝郁林王萧昭业的皇后。父亲为何戢,母亲为侧室宋氏。齐武帝永明二年,即公元484年,皇室聘娶她为南郡王妃,隔年完婚。永明十一年,立为皇太孙妃。萧昭业即位后,是为郁林王,史称齐废帝,何婧英被立为皇后。

何婧英生性淫乱,萧昭业也是个行为放荡的人。萧昭业宫外的朋友很多,何婧英便在萧昭业的这些朋友里,时常与萧昭业身边一些无赖之徒中长相俊美者交欢。当时萧昭业身边有个名叫马澄的侍读,为人年轻俊美,深受何婧英的宠爱。后来发展到与女巫之子杨珉之私通,杨珉之长相英俊,何婧英尤其喜爱他,时常和他一起同枕共寝,如同夫妻。

何婧英

马澄出身于剡县一个寒门家庭。他曾经在南岸地方威逼掠夺民家女子,被秣陵县逮捕。萧昭业命令县令释放了他并纳入府中。随后马澄又威逼其姨母将女儿嫁给他做妾,姨母不肯,他便跑到建康找县令沈徽孚诉讼,被沈徽孚喝斥一通赶出了衙门。

何婧英嫁给萧昭业之前就与马澄有染,她爱幸马澄,便借口说马澄有巧思妙想,会讲笑话,便让他随意出入后宫。马澄穿着轻丝履、紫绨裘,与何婧英同睡在一张床上。日子一久,二人渐渐没有了顾忌,何婧英经常同马澄扳手腕斗力气,萧昭业见此情景竟抚掌叫好,有时甚至自己上阵,与马澄比较腕力,以为笑乐。萧昭业去建康伺候父亲疾病的时候,何婧英公然与马澄搬到了一起,俨然一对伉俪。

永明十一年,即公元493年,文惠太子萧长懋逝世,齐武帝萧赜便封萧昭业为皇太孙,何婧英也随之成为皇太孙妃。没过多久,武帝萧赜也病重,萧昭业入宫侍候父皇,便将何婧英留在西州。当萧赜病危时,萧昭业写了一封信送去给何婧英,信纸中间写了一个大大的“喜”字,又在旁边写了三十六个小“喜”字将大喜围起来。不久,萧赜逝世,萧昭业即位,立何婧英为皇后,并且封她的生母宋氏为馀杭广昌乡君,嫡母刘氏为高昌县都乡君。

在册封仪式上,皇后寝宫中的镜子竟无故坠地,被认为是不吉之兆。萧昭业原先让一个女巫杨氏诅咒祖父萧赜与父亲萧长懋,而他们果然相继死去,这让萧昭业觉得杨氏颇有法力,于是,便对杨氏另眼相看,并与杨氏之子杨珉之相当亲近。杨珉之长相英俊,风流潇洒,常在内廷服侍萧昭业,何婧英便与他经常私通,两人同床共枕如同一对夫妻。

何婧英曾私下对宫婢说:“与杨郎睡一次,胜过与其他人睡十次。”有一天萧昭业去了后宫,何婧英正与杨珉之折腾了一夜搂抱着还没有起来,宫女急忙扣门说皇帝来了,何婧英连忙将杨珉之藏到了床底下,然后起来接报驾。萧昭业见何婧英冠发散乱,四体倦若无力的样子便问她:“为什么大白天睡觉?”何婧英笑着说:“我在梦里梦见与陛下取乐,不料陛下就来了,弄得妾余欢未尽。”萧昭业笑说:“阻了你梦中的兴致,还你实在的快乐怎么样?”于是脱了衣服与何婧英恣为淫乐,唯独苦了床底下的杨珉之。

当时,宫中有个先帝的宠姬霍氏,年少而有绝色,萧昭业时常在何婧英面极口称赞霍氏的美貌。何婧英说:“陛下既爱她美艳,何不纳她为妾?”萧昭业说:“怕你嫉妒而已。”何婧英说

何婧英让萧昭业留恋霍氏,她正好与杨珉之昼夜无间地任意取乐。一时间秽声狼藉。有时他们恣意地同寝在皇帝的龙床上,www.73002.net而萧昭业却自觉躲避在外,为他们自由偷情幽会创造条件。何婧英与杨珉之在宫中出双入对,宛如一对夫妻一般,萧昭业虽然看在眼里,并不在意。这主要是因为杨珉之也很得萧昭业宠幸,而何婧英跟萧昭业夫妻之间感情也十分亲密,因此萧昭业对他们两个的事情相当放纵。当时许多人都奏请萧昭业处理这件风流韵事,萧昭业根本听不进去。

当时,掌握朝廷重权的尚书令西昌侯萧鸾更深以此事为耻,便让萧坦之上朝进言:“朝野上下对杨珉之与皇后之间的私情已经传得沸沸汤汤,远近皆知了。希望陛下及早肃清,不要取笑天下。”萧昭业不得已,只好下令杀杨珉之。原本想下令赦免,但萧坦之早已火速回报给萧鸾,将杨珉之处死了。

何婧英与萧昭业的生活也相当的奢华糜烂。萧昭业将何婧英的家人都召入宫中,赐给他们十万甚至百万的金钱,并将他们安置在武帝的曜灵殿。萧昭业又曾经打开主衣库,让何婧英与其他姬妾一起进去观赏,互相以砸碎宝物为乐。后来萧鸾杀萧昭业,并且追贬为郁陵王。何婧英被废为郁陵王妃,从此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