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若弼,复姓贺若,字辅伯,公元544年出生于河南洛阳,是隋朝著名的将领。贺若弼出生在将门之家,贺若弼的父亲名叫贺敦,以勇武刚烈而出名,当时在北周为金州总管,可是贺若敦因口出怨言,遭到了北周晋王宇文护所不容,逼令自杀。为了让儿子吸取自己的教训,贺若敦用锥子把贺若弼的舌头刺出血,告诫他要慎言,贺若弼谨遵父亲的教诲,认真做好自己的本份。贺若弼年少时就怀有远大的志向,博闻强志,文武双全,因此得到了北周齐王宇文宪的赏识,就给他官做,不久后就升迁为小内史。公元581年,杨坚受禅登基,改国号隋,是为隋文帝,在杨坚执政后,就有吞并江南、统一中国的愿望,于是杨坚就经常和众将上了伐陈的妙计,其中贺若弼不辱使命为杨坚献策献计,深得杨坚赞赏。

为了能够用最小的兵力取得胜利,在进攻陈之前,贺若弼做了大量准备。由于战场在南方,那必有水仗,在水上打仗最重要的就是船只了,为此,贺若弼用自带的老马私下与人交易船只。贺若弼购买了大量的船只,然而他却把这些船只一一藏了起来,又买破旧船只五六十艘,把它们安置在小河当中,造成一种陈军以为隋朝军队没有船队的假象,从而让他们回去禀告将领,然后放低警惕,这样陈朝就会轻敌。我们大家都知道,轻敌乃兵家大忌,所以这一战注定了陈朝会大败,而贺若弼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北方军队在水上的作战能力一向不如南方军队,用这种方法佯装,更容易使南方的军队相信,足以说明贺若弼的作战谋略高深。

另外,贺若弼还频繁的更换边防士兵,而且每一次换士兵的时候贺若弼都搞出了很大的动静,大张旗鼓,安营扎寨,还让手下的士卒沿着江边射猎,有多大的声音,就闹出多大的动静,迷惑陈军,让陈朝以为隋朝要进攻了,这样弄的次数多了,让陈朝的士兵以为隋军只是简单的换防,让他们疏忽了防备。

公元588年,隋文帝杨坚决意消灭南面的陈朝,实现统一全国的大业,杨坚发动50万大军伐陈,隋军自长江上游至下游分八路攻陈,贺若弼为行军总管,率军出广陵,集中在长江北岸。大敌当前,荒淫骄侈的陈叔宝没有一丝即将国破家亡的危机意识,他以为这又是隋军的一次换防,又自恃长江天险,不采纳众将领请求积极备战的建议,反而在这年底,大张旗鼓地准备即将到来的元会之庆。面对虎视眈眈的隋军,陈朝原本并不牢固的江防,显得更为薄弱。不多久,隋朝的大军就压制陈朝边境,作为战略要地,京口、采石两地形势危急,然而荒唐的陈后主听信谗言,认为这时候从京师调拨军队舰船,既影响到元会之庆的排场,也显得国家怯弱,而且凭着长江天险,隋军根本不可能飞渡而过,于是没有及时向京口、采石增援。此时驻扎在京口对面长江北岸的隋军将领是行军总管贺若弼发挥才智,运用一招“瞒天过海”的计谋大败陈军。

就在公元588年的正月初一这天,前期已经做足了功课的贺若弼突举大军,渡江而来,直袭京口。而陈军因为中了贺若弼“瞒天过海”的计谋,竟然没有一丝察觉,直到大军压境陈后主才后悔不及。贺若弼率兵袭击京口,并一举拿下军事重镇,采石也被隋军另一员大将韩擒虎攻占,并攻入建康生擒下陈后主,自此,陈朝灭亡。

贺若弼的历史评价

高颎:“朝臣之内,文武才干,无若贺若弼者。”杨坚:“克定三吴,公之功也。”

魏徵:“自晋衰微,中原幅裂,区宇分隔,将三百年。陈氏凭长江之地险,恃金陵之馀气,以为天限南北,人莫能窥。高祖爰应千龄,将一函夏。贺若弼慷慨,申必取之长策,韩擒奋发,贾馀勇以争先,势甚疾雷,锋逾骇电。隋氏自此一戎,威加四海。稽诸天道,或时有废兴,考之人谋,实二臣之力。其俶傥英略,贺若居多,武毅威雄,韩擒称重。方于晋之王、杜,勋庸绰有馀地。然贺若功成名立,矜伐不已,竟颠殒于非命,亦不密以失身。若念父临终之言,必不及于斯祸矣。韩擒累世将家,威声动俗,敌国既破,名遂身全,幸也。”

周昙:“破敌将军意气豪,请除倾国斩妖娆。红绡忍染娇春雪,瞪目看行切玉刀。”

徐钧:“乃翁永诀语堪悲,果定江南副所期。守口未能终死舌,如何忘却刺锥时。”

陈元靓:“壮哉辅伯,将材天赋。恭氶父志,立功隋祚。锐师一发,长江直渡。配享祈封,永耀缣素。”

郑观应:“古之所谓将才者,曰儒将、曰大将、曰才将、曰战将。韩信、冯异、王猛、贺若弼、李靖、郭子仪、曹彬、徐达筹,大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