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俊臣从少年时起就是个诡谲奸诈、反复无常、凶险邪恶的人。原是不事生产的游民,后来成为流氓,不事生产,终于有一天因犯奸盗罪被捕入狱。来俊臣在狱中最大的爱好就是“妄告密”。有时是捕风捉影,有时干脆连一点儿影子都没有,来俊臣就会活灵活现地向狱吏告发某某还隐瞒了什么重大罪行。由于他所告发的事情多属无中生有,狱吏查来查去,当然也不会有一点儿收获。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妄告密”,告来告去,终于引发管理层的震怒,刺史王续将他痛打了一顿—“杖之一百”。来俊臣这才老实了一段时日。
然而不久之后,痛打来俊臣的刺史王续因犯事被朝廷诛杀,这让来俊臣看到了希望之光。既然王续被朝廷诛杀,说明王续不是什么好鸟,他既然不是什么好鸟,按照逻辑推理,被他痛打过的人就一定不会太坏。来俊臣灵机一动,抓住机遇,继续告密。这次他告的层次更高,直接揭发王续有重大罪行,并进而移花接木,在举报信上编造自己因揭发王续而招致痛打的经历。
 
据说武则天见到这份举报信十分高兴,马上破例接见来俊臣。顷刻之间,来俊臣身价百倍,武则天“以为忠,累迁侍御史,加朝散大夫”。
 
因此告密获得武则天信任,先后任侍御史、左台御史中丞、司仆少卿,组织数百名无赖专事告密。组织数百名无赖专事告密,又设推事院,大兴刑狱,与其党羽朱南山等撰写《罗织经》,制造各种残酷刑具,采取逼供等手段,任意捏造罪状致人死地,大臣、宗室被其枉杀灭族者达数千家。
其贪赃枉法,横行无忌,与侯思止、王弘义等结为朋党,最后甚至企图陷害武氏诸王、太平公主、张易之等武则天最亲信的人物。又企图诬告皇嗣李旦和庐陵王李显谋反,被卫遂忠告发,武氏诸王与太平公主等乘机揭露来俊臣种种罪恶,终被武则天下令处死。来俊臣被处死后,其酷吏党徒皆被流放岭南,延续14年之久的恐怖“酷吏政治”才告结束。
 
评价来俊臣:
 
武则天:“如此机心,朕未必过也。” 
 
宗城潘:“如周兴、来俊臣,乃尧年之四凶也。” 
 
王及善:“俊臣凶狡贪暴,国之元恶,不去之,必动摇朝廷。” 
 
吉顼:“俊臣聚结不逞,诬构良善,赃贿如山,冤魂塞路,国之贼也,何足惜哉!” 
 
李显:“自今内外法官,咸宜敬慎。其文深刺骨,迹徇凝脂,高下任情,轻重随意,如酷吏丘神勣、来子珣、万国俊、周兴、来俊臣、鱼承晔、王景昭、索元礼、傅游艺、王弘义、张知默、裴籍、焦仁亶、侯思止、郭霸、李仁敬、皇甫文备、陈嘉言等,其身已死,自垂拱已来,枉滥杀人,有官者并令削夺。” 
 
程行谌:“周朝酷吏来子珣、万国俊、王弘义、侯思止、郭霸、焦仁亶、张知默、李敬仁、唐奉一、来俊臣、周兴、丘神勣、索元礼、曹仁哲、王景昭、裴籍、李秦授、刘光业、王德寿、屈贞筠、鲍思恭、刘景阳、王处贞二十三人,残害宗枝,毒陷良善,情状尤重。” 
 
刘昫:“逮则天以女主临朝,大臣未附;委政狱吏,剪除宗枝。于是来俊臣、索元礼、万国俊、周兴、丘神勣、侯思止、郭霸、王弘义之属,纷纷而出。然后起告密之刑,制罗织之狱,生人屏息,莫能自固。至于怀忠蹈义,连颈就戮者,不可胜言。武后因之坐移唐鼎,天网一举,而卒笼八荒;酷之为用,斯害也已。遂使酷吏之党,横噬于朝,制公卿之死命,擅王者之威力。贵从其欲,毒侈其心,天诛发于脣吻,国柄秉于掌握。凶慝之士,荣而慕之,身赴鼎镬,死而无悔。若是者,何哉?要时希旨,见利忘义也!” 
 
赞曰:“王德将衰,政在奸臣。鹰犬搏击,纵之者人。遭其毒螫,可为悲辛。作法为害,延滥不仁。” 
 
宋祁:“武后乘高、中懦庸,盗攘天权,畏下异已,欲胁制群臣,椔翦宗支,故纵使上飞变,构大狱。时四方上变事者,皆给公乘,所在护送,至京师,禀于客馆,高者蒙封爵,下者被赉赐,以劝天下。于是索元礼、来俊臣之徒,揣后密旨,纷纷并兴,泽吻磨牙,噬绅缨若狗豚然,至叛脔臭达道路,冤血流离刀锯,忠鲠贵强之臣,朝不保昏。而后因以自肆,不出帏闼,而天命已迁,犹虑臣下弗惩,而六道使始出矣。”“呜呼!非吏敢酷,时诱之为酷。观俊臣辈怵利放命,内怀滔天,又张汤、郅都之土苴云。” 
 
徐元瑞:“酷吏,谓暴刻残忍者,如汉严延年、唐来俊臣等也。” 
 
冯梦龙:“君令而臣随,君心而臣胆,是故口变缁素,权移马鹿,如得其情,片言折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