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省级纪委里唯一经过认证的实名微博干部。在微博上,他曾率先披露特供农场,他曾怒斥毒打民工的长沙警察,他还号召领导干部关注食品安全。他的三个标签分别是:反腐败、环境保护、食品安全。有人说,这个在体制内不自由的官员,在微博上实现了自由。

 

yszt

"御史在途"是纪委官员陆群的微博ID。 摄影_李锋

记者_季天琴 2011年8月湖南长沙报道

与其说这是采访,还不如说是场漫长的谈判。

8月12日中午,在距离湖南省委大院不远的那家"菜香根"饭馆,陆群突然又提出一个条件:稿子里就不要出现真实姓名了吧?

在座的还有一位媒体朋友,他充满善意地提醒记者:你把陆哥搞得那么纠结,于心何忍?

陆群已经纠结三天了,一度还想取消采访。他认同官员上围脖是体制内向善的力量,但是,纪委是个特殊的机关,自认低调的他担心,上了媒体,会被人指认为出风头。

他做痛苦状,似乎这是他作出的最大让步:稿子里就用"御史在途"指代人称吧。

"御史在途"是他的微博ID,他是新浪和腾讯的认证用户。陆群的真实身份,是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也是刚刚成立的湖南省预防腐败局办公室副主任。

今天的反腐败机关大致相当于古代的御史台,在陆群自己看来,御史是清流、言官。在微博上,他给自己贴了三个标签:反腐败、环境保护、食品安全。

他是省级纪委里唯一一个经过认证的实名微博干部。在外界看来,纪检监察干部谨慎、封闭,中纪委十七届四次全会强调,要树立纪检监察干部可亲、可信、可敬的良好形象--在陆群看来,提这样的要求,恰恰说明了纪委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不可亲、不可敬、不可信的。

"纪委给人的印象神秘兮兮的,装正经的不少。"他说。

在微博上,表现勇猛的陆群更像是一个记者,而不是纪委干部。这个自称喜欢"说三道四"的官员,被熟悉的媒体记者亲昵地称为"陆哥",他们也只有戏谑时才拿"陆主任"或"陆处长"开开玩笑。

在微博上,他曾连发多条微博,矛头直指长沙县公安局,斥责毒打民工的警察"是典型的暴徒,是人民的败类";他还号召领导干部关注食品安全,与人民群众"同毒共苦"。截至8月14日,他在新浪发帖768条,粉丝为20472人。

在他看来,微博是一个言论相对自由的公共平台。与那些面目模糊的官员相比,他的语言鲜明,因而获得了网友的大量关注。他的自我介绍是"本博言论与供职单位丝毫无涉",不过,作为一名纪检机关的公务员,他无法不面对来自体制和身份本身的困惑,因而也备显纠结。

特供农场与23楼的菜地

陆群个人有一个匪夷所思的经历--他推测,黄瓜把冰箱门挤开了一条缝!为验证自己的想法,他又买了3根黄瓜放进冰箱。结果据他测量,约40厘米长的3根黄瓜,有2条长了将近2厘米。通过查找资料,他认为这可能是打激素所致,并把这个猜测发到了微博上。

湖南本地媒体《潇湘晨报》注意到了这些微博,并报道了网友"御史在途"不寻常的发现。

在食品安全问题上,这不是他唯一一次为媒体设置议题。这个湖南蛮子最猛的一次爆料,是今年4月,在微博上透露国家质检总局在北京顺义的8000余亩农场,"从不使用农药,周末去休闲采菜的干部和家属不绝于途。这样的农场,年维护费用以千万计。"

该帖被迅速转发1万余条,影响持续扩大。领导找陆群谈话,问他网帖跟事实有没有出入。陆群回答:信息源来自质检总局相关人员和媒体的朋友,绝对真实、可靠。

领导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党员同志反映党政机关内存在的问题,可通过组织渠道。此事到此为止!"

尽管陆群本人还有冲动,想继续曝光另外11个部委"特供"农场,但不想给领导惹麻烦,于是作罢,帖子也很快被"和谐"。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针对"特供"制度说说风凉话:毕竟他们是人民公仆,有的还直接对食品安全负有重要监管职责。如果他们都不相信市场上的食品能吃,老百姓情何以堪?

他捅的这个篓子,虽然只是开了一个小口,却引得媒体尾随而上,几乎引发了一轮媒体狂潮。各地日报纷纷刊发评论,称"特供制度已成为中国食品安全乱象的万恶之源",《南方周末》还刊发了《低调种菜》一稿。

在长沙,陆群开始了自己的高调种菜之旅。他在微博直播了这场生产自救:"为了应对越来越严重的食品危机,我无耻地占用了楼顶的部分公共空间,现在空心菜长得欣欣向荣,辣椒长得贼头贼脑,西红柿长得令人纠结。"

他的菜地在一座公寓楼的23楼上面。他用空心菜喂养土鸡,又用鸡粪给蔬菜施肥,每天只要有空就喜滋滋地去视察菜地。

说起那空中的土鸡和辣椒,陆群就像在说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他的黑脸神采飞扬:你一辈子都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鸡!他认为,他的辣椒每斤卖100元,那也算不上贵。

尽管自己过上了好日子,但这并不妨碍在提到食品安全时,能保持一贯的义愤和热情。他还在微博上议论长沙学院的食堂长期向学生供应病死猪肉一事。

当天就有人短信提示:学校的问题比较敏感,慎重。

陆群并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也没去查证对方的身份,不过,他猜测,这种劝告来自体制内。他把这个匿名短信发到了微博上,还附上了自己评论:稳定,成为个别官僚压制监督的最好借口。

湖南本地的一位媒体记者认为,在其他官员看来,陆群在微博上的表现,简直是胡作非为,"不过他本人对仕途的兴趣,可能还不如他对楼顶种菜的兴趣来得大"。

乡村知识分子

尽管也有女粉丝流露出敬佩之情,表示希望能够认识他,但是陆群没接这些茬。他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就是在微博上不交流公共话题以外的东西。

他创造的最有影响力的公共议题,便是"纪委干部微博怒斥警察打民工"事件。

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邓飞称陆群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邓如此评价这个老熟人:他是传统的乡村知识分子,有朴素的正义感,对民生疾苦有天然的同情。

1971年,陆群出生在湖南新化一个农民家庭。父亲是乡村医生,平常赚不到什么钱, 农村人看病经常记账,"五保户"的病人尤其多,最后人走了,账也没了。不过,只要有闲钱,其父就会买书,家里因此有了几千册书,古代名著居多。陆群对古文的兴趣由此而始,现在,在他办公室里,除了《反腐倡廉文丛》之类,更多的是《十三经注疏》、《管锥编》等。

1990年,高中毕业的陆群被保送至娄底师专,那时候,这个书呆子热衷于快速记忆法,圆周率背到了小数点后1.7万位-面对记者,他用一口难懂的湖南新化普通话,憋着一口气,狂背圆周率。

1993年,一心准备成为优秀人民教师的陆群,入选湖南省委组织部"选调生",去湖南双峰县洪山殿乡政府接受锻炼。一年后,因能写点文章,被调至双峰县委组织部。1996年,他被抽调至湖南省纪委跟班学习3个月,同年10月借调至湖南省委组织部,参加了湖南省第一次公开选拔厅局级领导干部的工作,随后被正式调到湖南省纪委。

新化人在省城当干部的不多,因此,当老家的那些农民上告无门的时候,经常会找到他这里。

2011年4月11日,老乡向他投诉,在工地辛苦几个月亏损数万元,上门讨说法"被长沙县暮云派出所全部拘留并用警棍毒打"。他电话联系了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对方告诉他会依法处理此事。

不过,事情的进展出乎他的意料,"不但没引起重视,还给民工带来了更大灾难",民工又被打了。两天后,他跑到长沙郊区,"含着热泪" 在工地采访一群农民工,当天跟着他一起去的,还有一网站记者、以及《湘声报》一名记者。他们陆续在网上原汁原味贴出民工的血泪控诉。

事发后,他单位主要领导还特地给他打了个电话:民工被打的事情,是你发的么?真打了?

陆群说:真打了,材料都有。

领导称,如需单位出面的话,可以先把材料送过去过目。对此,陆群认为,领导的表态,已够开明--对方不好明着鼓励,只好采取默许、包容的态度。

他在微博上的"思想激烈",确实引起了围观。 湖南本地媒体《晨报周刊》、《南方都市报》都关注并报道了此事。令陆群感到意外的是,他在公交车还听到市民议论民工被打的事情。

也有热心朋友短信提示:小心跟踪、窃听,他们擅长此道。在微博上,陆群发了一首打油诗,作为路径指引:家住浏河湘水滨,早晚公交有我踪。平生常与书茶伴,梦泽园旁劳止亭。

长沙县公安局派人去湖南省纪委"反映情况",陆群在微博上斥之以"告黑状"。尽管如此,在领导的斡旋下,他还是作了妥协和退让,他告诉对方,7月1日之前解决民工的问题,否则还是微博上见。结果,7月起,他又开始了对长沙县公安的骂战。

陆群认为,对方小看了他:一、对方以为他是个温驯的体制内干部,不知道他个性不好惹;二、对方不知道他和媒体的关系。

他谦虚地称:我在媒体还是有点人脉的。他是QQ"蓝衣群"的管理员之一,这个容量达500人的超级群几乎网罗了国内有影响力的深度报道记者。湖南省委附近的"菜香根",是"陆哥"与各地记者经常聚会的地方,"这里吃顿饭一两百,便宜,贵了我也吃不起"。

网络与现实

并不是所有的记者,都能入陆群的法眼,他对不同的人有着基本的价值和事实判断。他助力湘潭上访户陈昌友,"在微博上公开向某中央媒体讨要被敲诈的6万元钱,并自动放弃记者吃喝嫖娼的费用"。

今年56岁的陈昌友,原本有1000多万元的家产,因为一个标的1万元的案子,被折腾成了靠捡破烂为生的穷光蛋。2003年7月,他借来高利贷,找到某中央媒体记者,希望对方能够报道自己的冤案,不过对方收了钱,没办事。

当年年底,走投无路的陈昌友辗转找到了陆群,他们在"劳止亭"茶馆见面,那次是陆群埋的单。陆群告诉这个绝望的上访户:你要实在没地方住,就暂住我那吧。

陈昌友搬进了陆群家里,前后住了约三年。陆群不抽烟,朋友的人情烟,都给了老陈,让他卖了去换生活费。

老陈称,陆群经济也不宽裕,那时他老家经常来人,每次给个几百,自己生活简朴得很,有时回家连电灯都舍不得开,"他是个好人,就是没权"。

在湖南省纪委,陆群先后在研究室、办公厅呆过,前者负责政策法规的调查研究,后者负责内参等综合信息工作,功能是上传下达。两年前,他被提拔至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这个部门"只针对现象,不针对个人",主要研究如何从体制上解决腐败问题。

让老陈感到不好意思的是,2004年,陆群把他的事情以内参形式向上反映,结果老陈提前把复印件连同其他材料寄给了新华社,给陆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邓飞认为,陆群这样的性格,在体制内注定不被重视。持相同观点的还有湖南省检察院的某个主要领导,他直接告诉陆群:你在官场上混不出什么出息,还不如去高校搞你的古典文学研究去。

记者问他,别人都说你仕途受了影响,你怎么看?

这也是令陆群本人纠结的话题,体制内的他不太好回答--说自己混得好,有志满意得之嫌;说混得不好,又担心群众议论他对组织心怀不满。

他只能摆出无所谓的态度:祖上八辈是农民,混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偶尔那么一两次,他也流露出孤独感。他在微博上贴出了自己的《屈子祠怀古》一诗,感慨"独清众浊孤身立,百怨千忧两泪淋。感恨平生何事最,行廉志洁少知音"。

也有网友问他:如果过几天你被打招呼说不要在网上乱说,你还会在这里披露么?

陆群回应称:我认为我没有乱说什么。如果我说这些还要受到指责,那就真的应了韩寒童鞋那句话了,"越热爱这个政党,做事情越真正地为这个政权着想,你就被肃清得越快"。

他认为,上微博是"做人民群众的贴心人"。他还记得那年他在洪山殿镇政府工作,镇里来过的最大领导是时任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文选德,他在人群中远远地看着这个大官,觉得对方可望而不可即,现在,公众却能随便在微博上围观张春贤、蔡奇等高官。

据"求是理论网"报道,截至2011年8月初,基于新浪微博平台的政府机构微博数达4920个,党政官员微博数达3949个;基于腾讯微博平台的政府机构微博数达5694个,党政官员微博数达5220个。 不过,截至目前,陆群仍是省级纪委里实名微博第一人,也是仅有的一位。

在相熟的朋友看来,他之所以成为吃螃蟹的第一人,个性使然。在体制内,陆群最欣赏的官员是原中纪委委员、曾任湖南省纪委书记的杨敏之,后者言说大胆,也是个大炮。

平常,看到不顺眼的人,陆群都尽量绕着走,避免打招呼。网络纾解了他和现实之间的紧张关系。邓飞认为,这个在体制内不自由的官员,在微博上实现了自由。

当然,自由总是有界限的。8月12日中午,陆群不停问身边的人:你能看到我微博么?为什么半小时了还没反应,难道新浪在审核?

这天,他的炮弹对着的是今年公务接待预算13万余元的国家住建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