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传媒业来说,十年当然够漫长了。十年前,如果你想下载一些音乐,最好的选择是Napster或LimeWire、Kazaa之类文件共享系统。正版音乐服务不是没有,但价格昂贵,即使今天也乏人问津:PressPlay、MusicNet等公司的低质量媒体服务费,每月需要15美元(当年大多数人使用拨号上网,而不像今天使用宽带),不能刻录CD,而且,有很多限制软件,防止你共享歌曲。

  然后呢?史蒂夫·乔布斯来了。苹果公司的软件和设计团队最初打算为推销麦金塔电脑造一款音乐播放器,不曾想却令iPod应运而生,接着是iTunes音乐商店,这个伟大的方式让苹果与音乐销售密不可分。2003年,乔布斯说服不愿把音乐出售给微软等巨头的音乐公司与他合作,因为他说苹果公司很小(当时确实不大)。如此一来,人们存储共享歌曲的风险就微乎其微了。唱片公司们看苹果的市场份额只占电脑市场的一个零头,寻思他们至少每年能卖出100万首歌,所以同意签约。

  iTunes音乐商店开业头一周,仅在美国就卖出上百万部,一个月销售了300万部,之后一路高歌猛进。

  如今,苹果销售电视节目、电影、书籍、应用软件,以及音乐。虽然我们将可用内容的爆炸式增长视为理所当然,但若没有乔布斯,可能不会有今天;他的谈判技巧将成为苹果公司以及传媒行业至深的怀念,因为在他的带领下,他们开辟了新的支付机制。

  内容公司一直不愿意让自己的产品转移到新格式,因为他们既不是发明人,也没有在其发展中发挥作用。作为这一过程的见证者,索尼的蓝光光碟可以将内容打包,但你只能在光盘上听,或看3D影片,至少在理论上如此。它当然无法满足需要,部分原因在于,人们希望内容能够随身而行,iPod、iPhone手机、 iPad、甚至计算机可以是便携式的,内容却不能随身携带。将应用程序直接下载到手机里?五年前,所有移动设备都做不到。固定费率数据计划?同上所述,对内容创作者有害无益。

  乔布斯撬开了许多内容公司的思想大门,因为他思考的重点一直是,如何在减少障碍的前提下,为客户提供更多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说,他就是互联网的企业化身;但他认为,人们应该为所得支付费用。他一如既往地坚持,人们要为价值付费,对网络内容也要如此。苹果的应用程序和音乐商店是世界上最大的纯数字收入创造者之一;谷歌的安卓也可能会成为最热卖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但其市场收入少得可怜,而且,我还没听说有谁单靠在谷歌平台上销售音乐、电影或图书,就能取得成功。

  乔布斯的辞职看似一个时代的终结,对于科技产业的某些部分来说,确实如此。对内容产业而言,也是一大损失:在让客户为你的产品支付费用方面,乔布斯领风气之先。事实是,《每日电讯报》之类的杂志应用没能卖得很火,并非iPad(上市仅15个月,一个季度就卖出900万部,而在同一季度,iPod仅售出 21.9万部,高峰时期每季度可卖2200万部)的过错,而更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反映。

  因此,如果你想知道乔​​布斯的离开会对媒体世界造成怎样的影响,那么,不妨将其视为付费内容行业失去了一位最大的支持者。谁将代替他呢?

  乔布斯的精神遗产

  苹果公司的教父史蒂夫﹒乔布斯终于由于健康原因,辞去了公司的CEO职位。他也许他会永远离开了我们所熟悉的IT行业与商界,离开了一个他赖以孤军奋战的平台,离开了向传统和世俗挑战的战场,也离开了向世界证明自己和实现个人理想的王国。

  乔布斯不仅仅是IT界的传奇,他更是整个商业界的创新者和颠覆者。从他的职业生涯中,我们可以开掘出一些影响深远的精神财富。

  在技术上,乔布斯和他领导的“苹果”虽然也不乏原始创新,但是他的成就更在于集成创新。他充分借鉴和利用了IT行业现有的最新技术,将图形用户界面的应用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普及了移动计算、办公、信息处理,极大地开发了休闲、交流和娱乐的功能,使得电脑和Iphone等走出专业领域,也不再是功能单一的和枯燥工具,它们成为妇孺皆可“亵玩”的“掌上玩物”;

  管理上,乔布斯也以大刀阔斧和独辟蹊径见长。他不仅打破苹果公司多年的臃肿和管理沉疴,使得管理变得异常高效,而且在短短10年间,把苹果公司推向营收、利润、增长、品牌影响和市值世界的第一的宝座;

  在商业界,乔布斯创造了新的行业标准和商业模式。在行业内,专门为苹果公司产品生产配件、配套延伸产品和软件的企业和商家不计其数;而它的创新与营销成功的案例,也成为无数行业以外企业学习和模仿的榜样;

  在消费者的眼中,乔布斯是一个创造潮流、引领风骚的潮人。他把音乐、图片、视频、阅读、娱乐、时尚与传统手机结合在一起。它的新产品的每一次推出,都会引起消费者的一片惊艳和追捧,也引发竞争对手的无限惶恐不安;

  乔布斯精心研究和深度开掘用户的需求,以“用户体验”为先导,呵护消费者内心的需求,开拓出了一片消费者可以满足个性化需求,以致展示自己个性的天地……

  我并没有追随苹果产品的痴迷。我曾经有过一个IPhone, 现在只有一个IPad,仅此而已。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成为乔布斯的“粉丝”。他的超前意识,他的独创性,他的从不妥协的特立独行和他的理想主义气质,为我和我的同行们树立了学习的典范。

  在商业营销领域,我们向宝洁、联合利华、雀巢、可口可乐等公司学习市场细分、产品定位、渠道管理和品牌营销等;向行业内的国际巨头们学习技术创新、精细化管理,技术推广和服务体系;向第三世界国家学习市场开发和服务小农户的经验;向国内竞争对手学习实战操作经验…。但是,我从苹果公司体验和学习到的东西更多,它是用心和理想去把握世界。

  作为一个不向传统妥协,不向世俗屈服,不断追求完美的理想主义者,乔布斯需要时常忍受探索者内心的孤独,需要不断战胜面对可能的失败的恐惧,需要时时寻求达到自我实现和公众认同的平衡…,这是一段艰难和永无止境的孤旅。但是乔布斯做到了,他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真正企业家的价值。

  他的价值不仅仅局限于一个企业,甚至也仅仅不局限于他所从业的行业。它的价值在于他深深影响和启示了整个商业界的发展方向,影响和引领了我们的消费行为,也影响了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

  在赞美乔布斯的同时,我也不得不指出他的狭隘的一面:在技术上,他拒绝将“苹果”打造成为一个开放和兼容的系统;在商业上,他排斥了竞争对手的跟随和模仿。这虽然成就了“苹果”公司在商业领域中的独领风骚,但是,这也妨碍乔布斯和他的“苹果”在行业发展和社会进步上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