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虎:我和孟进他是七团我们在一起,就说这个团编队,很不适应我们空战的需要,说最好改变一下。后来就是有个战术叫一域,说你打的话就在一个空域里头,不要分散了,分散这个力量就单薄一些。一域多层,还是呆在一个空域里头,分好几曾不要太低,也在这个作战的高度层上,多层。四四制,四架编队四架编队,不要小于四架编队,因为互相掩护,那个时候苏联人强调的,僚机一定不能丢掉长机,就是为了互相掩护。叫一域多层四四制,这是后来我们取得的经验。

解说:1951年11月18日,林虎率16架米格-15歼击机,在朝鲜肃川地区与80多架美式F-84战机鏖战,这次空战林虎和战友们共击落敌机6架。1952年12月25日,林虎率领机群作为攻击队迎战,和他同时出击的,还有空军其他作战部队战机共100余架,敌方出动了200架F-86战斗机,300架战机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空战。

林虎:第二次轮战,我击落了敌人一架F-86,那个击伤一架F-86。但是我们这个米格-15有个弱点,就你到空中作战以后超过45分钟,油料就不行了,就必须返航。我在返航落地的时候,两个F-86把我的飞机打坏了,打坏了呢那在海上啊。你看朝鲜地图,一个是咱们的渤海湾,东边就是日本海,就在这个海,我那时候还不会游泳,跳伞大概在三千米以上,三千到两千米,两个F-86还打我这个伞。它六挺机关炮啊,12.7的打我。我们好多飞行员就是那样被他们,伞也开了也落地了,但是下来以后没有胳膊了,没有腿了,没有脑袋了,都这样牺牲了。

解说:和牺牲的战友相比,林虎是幸运的,他在击落击伤敌机各一架之后跳伞成功,落在了青川江口附近水域,被当地的朝鲜村民发现。

林虎:第二天呢醒了一动看看,都冻得冰,后来朝鲜老百姓军队把我拉上岸,拉上去了开始把当美国人就要开枪,把我什么衣服都脱了就剩个裤衩,后来他们发现我这个兜里头,有中朝人民联合空军飞行员,还有一千五百块北朝鲜货币。它那个军队里头,有我们四野回去的几个干部,他们就说这个不要打,中朝人民联合空军。这样他们又跑回去,弄小学生上课的那个板凳,后面有个靠,把我皮夹克又给我,但手枪他们拿走了。这个腿,左腿就不行了,后来他那个老阿妈,阿妈尼,都是榻榻米嘛他们那,弄就什么酒什么,就给我搓这个腿。后来肿小了一点,他们就用汽车把我送回鸭绿江去了。

解说:这次历险负伤之后,林虎没有重返朝鲜战场,1954年他被派往广州担任空8师师长。

林虎:我们那个时候叫中南空军,曹里怀司令员找我谈话,你到18师去啊三个任务,一个是去(训练)一个大队的飞行员,能够在复杂气象昼间复杂气象起飞作战。第二个呢,要训练一个大队,夜航飞行员能够作战的。第三个任务,就把国民党的飞机从广东上空赶出去,三项任务。

陈晓楠:在朝鲜战场上空,林虎将军和他的战友们,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空中“米格”走廊,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之后,海峡两岸紧张的军事对峙日渐显现出来,此时林虎已经担任了空军第18师师长,率队镇守着祖国的南大门。

解说:1958年7月18日,中央军委在北戴河召开了,各总部各军兵种领导干部会议,部署炮击金门的作战行动。

林虎:炮击金门就是,毛主席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的,目的是什么呢?也不是占领金门,就是为了牵制蒋介石不要搞台湾独立,所以准备发动一次战役性的行动。

解说:7月19日,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签发了作战命令,在刘亚楼的命令中,最紧要的一条是时间,他要求指挥机构必须在23日前到达晋江,航空兵各部最迟于27日全部转场到位。

林虎:当时我在北京开会,刘亚楼和空军党委就召集我们准备用的几个师,空军进入闽,闽就是福建嘛。当时一个是把一师,那时候已经有一师了,就是打仗打得比较好嘛,抗美援朝。叫一师到我们驻的佛山沙堤机场,作为二线部队要我们18师一个团到惠阳,就在广州的东边,一个团到汕头。

解说:空中转场不亚于实施一场空中战役,为了做到万无一失,航空兵部队采取了秘密转场,稳步推进的方案。

林虎:首先要秘密地进入汕头,汕头是不驻我们部队,原来是海军建的机场,我们进驻,那我就首先带着一个作战的班子到了汕头,得架雷达下着大雨,就在往山上拖这个雷达,雷达比较重。另外就在庄龙山下头的,过去修的指挥所,在那里布置指挥系统,布置通信系统。另外7月29号我们两个团,18师两个团已经进到惠阳。7月29号雷雨有些低云,但是按照作战计划是应该到汕头了,所以我们就采取了特殊的措施叫我们54团,我们一个52团,一个54团。叫54团作战这个地形比较熟悉的,我们前边已经接过了,我们师来指挥这个防空作战。叫他们低空能见度还可以,有十几公里,一个大队转到汕头。他们就完成这个任务,在下着小雨,他们低空就到了汕头。

解说:18师的这次成功转场,国民党空军竟然毫无察觉,7月29日粤东沿海浓云密布,空军入闽第一仗打响了。

林虎:7月29号我们部队到了以后,那是下午了,就发现美国顾问到了台南。到了台南以后又起飞了,它从台南机场到汕头有300多公里。它是经常窜扰的叫F-84,我们已经有一个高炮师叫高炮111师,就驻在汕头。其实这一带地形我们早就,我打过几次仗了,我叫高炮(部队)也介绍了一下,他们每次来窜扰的方向、动作、规律都讲了。

解说:7月29日11时04,林虎下达战斗起飞命令,赵德安等4名飞行员各自跨入战机,随着信号弹升起,4架米格-17战斗机飞向待战空域。

林虎:虽然天气不好,但是这个大队,那个叫赵德安大队,他已经训练过复杂气象,他们是编着队,在低云的情况穿出这个云上去。穿出去了以后,这个高长吉就讲,我发现两架敌机,我就指挥他不是两架是四架,待一会儿赵德安讲,我发现了四架。我就给他讲周围没别的情况,你们放大胆地打。结果他们就击落了两架F-84,击伤了一架F-84。击伤的这架F-84回航的时候,还没到台湾就掉到海里头去了。掉到海里头,这个国民党的空军又起飞F-100啊,什么能够作战的飞机,就找这个掉到海里头这架,反而又摔掉了一家是F-100。这个仗打完以后,是英国的广播电台,说中共打了一个,使国民党喘不气来的3:0的,一边倒的3:0的战斗。

陈晓楠:从1949年到1969年,在这长达20年时间里,为了保卫祖国领空,中国空军和美国空军,还有美国的雇佣间谍部队,就是国民党空军侦查部队,进行了艰苦而复杂的空中较量。国土防空作战在空战的规模上,虽然不如朝鲜战争,可是它斗争的复杂程度、艰难程度,都远远超过了朝鲜战场上的空战。在这场漫长的较量当中,林虎将军作为一线作战指挥人员。几乎无时无刻不守在自己的指挥所,和美国还有国民党空军来犯飞机,进行了坚决的较量。

解说:20世纪50年代初,刚刚成长起来的中国空军、空战经历短,在复杂气象条件和夜间作战的能力弱,在应付入侵的国民党飞机时,一直不能给对手以有利打击,因此国民党空军曾经宣称,广东上空就是训练空域。

林虎:我们的海岸线18000多公里,它单机窜扰进来,你雷达又看不见它,它又是低空,而且它又采取了一些机动在低空的时候,它上头有这一些设备,就是根据大陆的地形,始终保持它飞机不撞山这种情况下,它可以起伏。十几个人各有分工,有监听我们的,指挥的他都能听到,我们雷达什么时候,机载雷达什么时候发现它了,它就可以采取机动动作,甚至于采取电子干扰这些手段,所以很长时间没击落它的飞机。

解说:针对美蒋飞机以低空干扰机动方式窜扰大陆的特点,林虎在空18师发动群众集思广益,对机载雷达进行改装,首创了用机载雷达发现并击落敌机的成功战例。

林虎:也是在暗夜复杂气象,我们有一个飞行员叫蒋哲伦四川的,他起飞了,就在广州的西部在敌人从广西这个低空,向广东飞行的过程当中,他呢起飞以后,在雷达的引导下,就来搜索这个飞机。那么那个荧光屏呢,这个荧光屏,雷达荧光屏就这么大,他既要驾驶飞机,又要看那个荧光屏搜索敌人,这个就很困难。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在敌人转过,从广西转向阳江的时候,它转弯的过程当中,就发现了荧光屏上敌机的影像,他就跟上去了。在跟踪过程当中,他靠到800米左右,把这架飞机就给他打掉了。

解说:1964年7月,林虎升任空7军副军长,并随空7军军部调驻广西南宁,当时北部湾上空战云密布,美国飞机频繁窜犯中国领空。

林虎:开始这个无人驾驶飞机,那个时候我在家主持这个作战工作,就很多人觉得这是个很神秘的东西,是不是飞机。它飞得也很高它在哪儿呢?后来发现就在岘港,岘港南边它用C-130挂着无人驾驶飞机,在海上放这个无人驾驶飞机。这个无人驾驶飞机个儿不大,而且很多复合材料搞的,它有一部分是塑胶这一类的。有一部分是,反正不反射雷达波的,它到了要侦察的地方,它高度就已经够了,一般的就是19000,有的时候20000公尺。

解说: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飞行高度近2万米,而中国空军的歼-6飞机,净升限只有17000米,高度够不着。1964年10月,驻遂溪的空一师作战分队,在打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时失速,造成自己的飞机坠毁。

林虎:这个小分队就向空军报告,说打无人驾驶飞机没打下来,没打下来很重要的原因,那个飞行员叫什么他们的副团长,说他有个人英雄主义,想拿歼-6去撞这个无人驾驶飞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这个时候我们空军司令刘亚楼,他已经是病比较重了,在上海第六医院,在那儿治肝硬化的毛病,这个电报就要发给司令员啊。他看了以后他就批示了一下,说不要去议论飞行员的个人英雄主义,关键是我们措施得当不得当,这无人驾驶飞机它又没有人,如果我们找到真正的原因,我们打P2V(飞机)的时候,起飞600架才打了一架飞机,如果我们下了工夫以后,这个两个600架也要把它打下来。

解说:此后,刘亚楼又抱病奔赴广东听取汇报,并亲自组织研究,决定采用动力跃升战术击落无人机。

林虎:最后刘亚楼做了个总结,就是说这无人驾驶飞机是美国人欺负我们的,说过去我们起飞600架歼击机,都没打掉这个P2V,现在需要2倍的600架也得把它打下来。说不要埋怨飞机员英雄主义是好的,要发扬这种英雄主义,说就按照这次我们会议研究的这个方案你们去试飞。这个大家都很受鼓舞,所以要打这种飞机,说不能像抗美援朝那样,说得有一定的航线。他怎么就说,怎么能升到2万公尺到一万八千公尺,就起飞以后上升到4000公尺,转过来以后开加力再对着敌人拉烟的地方再上升,上到一万六千公尺以后,还有几千公尺吧就积累速度,推头积累速度拉起来叫机跃升,在离无人驾驶飞机300公尺的时候开炮。甚至于要撞它时候,才能够打下这个飞机。从此以后,我们航空兵都打掉了,一共14架无人驾驶飞机。那么也有地空导弹,地空导弹打掉了3架,在海南岛海空军打掉了3架,一共打掉了20几架无人驾驶飞机。

解说:1985年林虎出任空军副司令员,主抓空中装备和科研工作,为空军的现代化建设付出了后半生心血。1997年8月24日,在俄罗斯国际航空展上,年已古稀的林虎再驾战机,跃上蓝天。

林虎:那是苏联朋友硬逼着我,我没有这个任务那一次。在航展结束前,他们说你到我们那个飞行装具那去看一看吧,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到那里一穿,他有抗荷服头盔,哎,正合适。我说这一套很像我们自己做的,他叫你飞行,给试飞院的副院长,和你一起飞一下。我说国内没有这个任务啊,他说我们叶利钦都批准了,叶利钦那时候是总统啊,所以后来飞飞吧,反正你们叶利钦都同意了,批准了那就飞吧。

解说:就这样,70岁高龄的林虎将军,驾驶了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战斗机苏-30,飞出了令人叫绝的“眼镜蛇”高超特技动作,这次成功的飞行,为林虎几十年飞行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林虎:在起飞的时候,他给把了把方向舵,起了飞以后,他就交给我。交给我,我机内通话,我说能不能做做特技啊,他说苏联话,可以,你飞吧。所以我就在那个航站上空飞,没有什么感觉,很高兴,反正最现代的飞机我都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