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林虎:那是苏联朋友硬逼着我,我没有这个任务。在航展结束前,他们说你到我们那个飞行装具那去看一看吧,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到那里一穿,他有抗荷服头盔,哎,正合适。我说这一套很像我们自己做的,他叫你飞行,试飞院的副院长和你一起飞一下。我说国内没有这个任务啊,他说我们叶利钦都批准了。

凤凰卫视2009年11月22日《中国记忆》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中国人民空军组建60周年,在十月一号举行的国庆阅兵活动当中,空军飞行员驾驶新型战机飞跃天安门上空接受了检阅。而60年前也有一位飞行员驾机飞过天安门上空,他就是原空军副司令员林虎。林虎将军是新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代飞行员,他的飞行生涯始于东北老航校,而从东北老航校到朝鲜战场,从国土防空到主管空军的装备科研工作,林虎将军见证了中国空军发展的整个历程。今天我们就请到林虎将军,来讲述他的飞行传奇。

解说:1949年5月4日,国民党空军出动6架轰炸机,对北平南苑机场进行轰炸,造成重大损失和人员伤亡,为了保卫北平安全,保卫即将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指示,迅速组建一支航空作战分队,负责北平的防空。8月15日中国第一支具有作战能力的飞行中队,在北平南苑组建,林虎也因此离开东北老航校,成为飞行中队的一员。

林虎:所以给我们的任务,你们保证我们第一届政协会议能够顺利地进行,绝对不允许国民党的飞机到北平来扔炸弹。当时飞行队有十架P-51可以起飞作战,当时我们也没有雷达,也没有现在这些手机啊,什么这些信息手段,就搞地监哨。你比如说市石家庄有一个,沧州有一个,天津有一个,这个对着海这一边这个方向,都有那个地监哨。他们的装备是什么?一个是耳朵听声音,再一个望远镜,再一个就是电话,电话直接拉到我们南苑飞行队值班的位置上。他们一有这种信息了,他们就打电话来,说“闻机声”。那我们就得起飞。

解说:林虎回忆说,飞行中队成立后,每天昼夜都在机场保持2到4架战斗机值班,国民党空军闻讯后,没有敢再来袭扰。9月初,飞行中队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任务,参加开国大典的空中受阅。

林虎:那当然我们是很高兴了,觉得一辈子来说,能够碰到这么个大事情,我们感觉很光荣。

解说:此时离开国大典只剩下不到一个月时间,飞行队投入了紧张的训练,最初参加训练的只有9架P-51战斗机,编成3个“品”字队形,打开距离跟进,林虎编在总领队刑海帆的右侧。

林虎:我们就练了一段以后,朱老总和聂总他们,就看了一下很好,都是三机队形,三机队形。这个时候周总理提出来个问题,就说飞机太少了,呼啦一下子就过去了,你成为一个机群,九架飞机不是速度还比较快嘛。说你能不能多搞一点飞机,什么飞机也可以。

解说:根据周总理的指示,飞行队又拼凑了8架飞机,包括两架英国的蚊式轰炸机,三架C-46运输机,一架苏联的L-15通信机,两架PT-19教练机,一共17架飞机。这17架飞机机种复杂,飞行速度差别很大,增加了组织和训练的难度。

林虎:怎么能成为一个严密地、完整地、庄严地这个机群,参加那个开国大典。那就采取什么办法呢?那就是慢的飞机先起飞,战斗机后起飞,到空中去集合。第二就这个检阅呢,第一次检阅,怎么能通过天安门上空?叫观礼的人,像毛主席他们抬头就能看见,我们这个飞机不行啊,因为你这个方向舵稍稍一动,就偏了多远,你自己在地面感觉不到,但实际上偏,你不能这样看,或者在天安门后面过。所以后来就选了一个通县双桥镇,离天安门还有个十几公里的样子,在那上面摆了一个白布,比较明显的,另外设了个指挥所,由航空局他们筹措的。你必须啊在这个双桥,就是这个通县东边,你不能在双桥上头才编好队。在双桥的东边,就对准双桥指挥点,把这个对准了以后,看着方向罗盘270度,保持这个队形,通过天安门。刚好这么一看就能够看到。

解说:1949年9月23日,受阅飞行队组织了一次大合练,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提议,9架速度较快的战斗机飞过天安门后,到预定地点掉头往回飞,接到队尾的飞机后面,再过一次天安门,这样受阅飞机的数量就会显得多一些。1949年10月1日下午,林虎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起飞接受检阅。

林虎:我们四点钟起飞的,下午四点钟,提前三十分钟,站到自己飞机的旁边,那时候没有电视,但是有从天安门上头直播的,那个线拉了一条在杆子上,我们能听到天安门上的活动,就听到毛主席讲,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成立了,另外呢就是现在毛主席升起了五星红旗。我这个时候站在飞机旁边确实很激动,我们过去就是为了成立自己的国家。那许多战斗,自己的战友就牺牲在自己旁边,所以我就感觉到,这个五星红旗啊,是烈士的血染红的,在飞机旁边掉眼泪。

解说:林虎回忆说飞过天安门上空时,他努力与长机保持队形,只用眼睛的余光向下看了一眼,看到了地面游行的群众,整个飞行基本顺利圆满。

陈晓楠:1950年6月25号,朝鲜战争打响之后,美军在朝鲜战场上,掌握着绝对的空中优势,美军的参战飞机有1100多架,有飞了上千小时,参加过二战的王牌飞行员。而刚刚组建一年的中国空军,飞机不足200架,很多飞行员在喷气式战斗机上,飞了还不到一百个小时。在这种实力对比非常悬殊的情况之下,中国空军奉命入朝作战。林虎当时是空军某师九团的副团长,他参加了这场与强敌的空中较量。

林虎:那时候要求我们指挥员,我们团长他们都没来了呢还,要带好队讲战术,这个带好队讲战术,还有什么东西?听指挥,听地面的指挥,但是地面指挥谁指挥呢?那个沈阳空军的,那个时候叫东北空军的司令刘震现在去世了,他呢他一般指挥就是,前面有一百个“小狼”,你给我包围它消灭它,就因为他们没有别的经验。另外那个时候雷达也不准,敌人飞一万多公尺最低是六千公尺,他一看都是三千公尺、四千公尺,所以敌人从上边走,我们在下边走,谁也没看见谁,反正这个初战时期这个样子。

解说:1951年11月9日,林虎经历了他到朝鲜之后的第一次空中实战,当时8架美军的F-84飞机,窜到平壤以南上空活动。林虎率18架米格战斗机第一次出击,到达战区后大队长王海报告,发现一架正在低空轰炸的敌机,林虎向王海下令向敌机进攻,他率机群进行掩护。王海编队追着敌机连续开炮,敌机冒烟起火机毁人亡。首战告捷,但林虎并没有陶醉在胜利之中,而是和飞行员们,一起认真总结空战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