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乔布斯闪耀的成就背后,是他与无数人的“战斗”,正如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箴言“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就算身边朋友和员工,也不能阻碍他的计划——要么完全五体投地、死心塌地,要么扫地走人、彻底走人,否则因为你的“不忠诚”,迟早会成为他的眼中钉甚至敌人。

  在苹果公司,历任CEO也都是他的敌人,因为他一直觉得他才是自己一手开创的苹果公司的真正拥有者,他无法忍受一个外人对他指手画脚。就如《福布斯》杂志记者朱莉·皮特所说:“史蒂夫独自在舞台上献艺,整个硅谷都对他无比佩服。”

  如果你胆敢在他的舞台表演,抢走他的锋芒,那么毫无疑问你就是他的敌人,无论你是苹果公司的自己人还是苹果之外的对手。乔布斯敢于向任何公司开战, 只是对他而言,这些敌人并非固定不变的,今天的敌人或许就是明天的合作伙伴,就像他与微软的比尔·盖茨间的江湖情仇;反之,今天的朋友也可能是明天的敌 人,一如三年前曾经把酒言欢的谷歌现在却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

  盖茨从苹果麦金托什(Macintosh)电脑里盗走了图形界面系统,但1997年乔布斯重返苹果时,却找来微软向苹果投资1.5亿美元。 iPhone上市时,施密特获邀与乔布斯共同向世界推出了这一划时代新品,但谷歌的安卓系统一出生,乔布斯就立即调转枪口,利用各种手段对这个盟友围追堵截。

  当然,乔布斯的狂妄不羁,也让他成为更多人的共同敌人,比如传统手机厂商,iPhone的诞生改变这个行业游戏规则,让他们这些昔日辉煌的贵族,如 今只能仰人鼻息。电信运营商对乔布斯也是敢怒不敢言,在他们的通信设备支持下,iPhone和iPad风靡全球,苹果赚取大部分利润,他们却只能为不断增 加的带宽需求增加投资。

  虽然iPhone在全球都成为了“街机”但部分用户也开始讨厌起乔布斯,他的封闭,他的不讲道理的霸道,让人们丧失了选择的自由,媒体也在批判“乔教主”:在开放分享的互联网大潮下,这个“独裁者”真的是我们应该崇拜的对象吗?

  当然,这个不可一世的“乔帮主”还有一个人类共同的敌人也是最大的敌人——死亡,疾病面前,人人平等,即便他是乔布斯,所以当他胰腺被诊断出肿瘤 后,他的生命倒计时就成了各类媒体报道的内容。尽管这一天迟早会来,但人们还是无法接受和想象一个没有教主的苹果会怎么样,因为他的身体不再属于自己,乔 布斯就是苹果。

  想了解一个人,最好不是问他自己也不要问他的朋友,而是问他的敌人,因为敌人比朋友会更客观更深刻。所以要想真正知道乔布斯何以成就今日的苹果,不妨让我们先来了解他的这些敌人。

  员工和伙伴 都可以背叛

  如果问一个不了解苹果的中立消费者,他一定不会想到,最先被乔布斯列为敌人的,竟不是竞争对手,而是他公司的员工和苹果公司CEO。

  在苹果初创时期,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这么一个笑话。假如你想要乔布斯同意你的想法,那你就提前几个星期,找个无人地方告诉他,他当时肯定不会同意。几个星期后,他又会急匆匆找到你,说有一个极好的想法,事实上这个想法就是你早前提供给他的。

  但由他的口中说出,就正大光明地变成了乔布斯的主意。所有人都知道他想把别人的好点子据为己有,于是员工们给他起了个外号:“扭曲事实的大师”。

  苹果的计算机工程师杰夫·拉斯金对此深有感触。他是苹果传奇电脑麦金托什的最初设计者,但乔布斯却窃取了他的成果。1981年,乔布斯展开了与拉斯 金争夺项目控制权的斗争,拉斯金当然不甘心自己创造的奇迹被别人夺取,所以他向当时的公司总裁提交了十几个意见,都是关于乔布斯不适合开发麦金托什的。

  其中一条的内容是:乔布斯对产品的研发成本和价格会估计失误,他还会为了赢得个人荣誉,提出不切实际的研发计划,而当计划不能完成时,他又会责怪研发人员。

  乔布斯得知这一举动后勃然大怒,他向公司另一个大股东迈克·马库拉哭诉“我已不可能再与拉斯金一起工作”,世界总是不公平的,职位卑微的拉斯金当然敌不过公司创始人,于是他被安排去休假了,乔布斯理所当然成为了项目负责人。

  现在,人们都说麦金托什机的“父亲”是乔布斯,其实准确地说他只是一个“养父”。

  还有一个人的成绩,也被乔布斯所盗窃,他就是苹果公司CEO吉尔·阿米里奥(1996年2月-1997年7月)。1996年,阿米里奥在接受苹果公 司时,就已是华尔街的风云人物,在任职国家半导体公司期间,他把这家公司由亏损5000万美元转为历史最高盈利。当苹果极力邀请他来解决公司危机时,本来 就是一个苹果电脑粉丝的吉尔欣然接受了挑战。他首先大力减少苹果混乱不堪的生产线,继而对公司财务危机进行大刀阔斧改革,这两步棋,让苹果拥有了30 亿美元的资金。

  他还批准一种新产品的生产计划,这种新产品到乔布斯接手后,就成了后来创造了5个月16亿美元销售奇迹的“iMac”,它是乔布斯重回苹果后的第一个明星产品。当然,阿米里奥是得不到这个荣誉了。从他决定对外购买新一代操作系统开始,他的悲剧就已注定了。

  当时,还没回到苹果公司的乔布斯想尽一切办法,让阿米里奥相信自己创办的公司NeXT研发的操作系统非常适合苹果电脑,并且他还说服阿米里奥买下了NeXT,于是他本人顺理成章成了苹果的“特别顾问”,谁知这等于引狼入室。

  乔布斯才重新回到不到一个月,就让他的“亲信”— NeXT公司设计师阿维依·特万尼负责苹果的软件和硬件研发,他还授意NeXT公司的员工不听从苹果高管的调遣,对阿米里奥的命令也可散漫应对。

  这个混乱的局面被《财富》杂志所披露,媒体猛烈批评了阿米里奥的个人管理风格,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被乔布斯所利用,他煽动董事会带头发动“政变”,最后可怜的阿米里奥被逐出苹果,成了苹果历史上最短命的CEO,接任者当然是乔布斯。

  事实上,在苹果公司30多年的历史中包括乔布斯在内,一共有六位CEO,除了乔布斯,其他五位,都没有在苹果善终,他们离开时,也几乎毫无例外地对 苹果的文化持尖锐的批评态度。就像约翰·斯高利(John Sculley,1983-1993年任苹果CEO,其任内将乔布斯逐出苹果)说的那样:“我认为任何人都管不了苹果,它有点像意大利,充满着创造力,也 充满了混乱。”而苹果文化的缔造者和混乱的源头是谁,不言而喻。

  乔布斯是不能容忍别人坐在CEO位置上的,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才是公司的拥有者。当乔布斯在苹果,公司CEO不是被他弄走,就是他被别人逼走,除非这个位置上坐的是乔布斯。这就是苹果公司CEO的命运。

  1996年重回苹果的乔布斯,坚持只拿1美元工资,NeXT创立初期,他从不领取任何薪水,在皮克斯公司,某些年份他只领取50美元的工资。他总觉得一个领取薪水的老总,是不可能带领一家公司走向伟大,所以,既然公司是自己的,又怎么能说是盗窃呢?

  微软 曾经的心头大患

  乔布斯与比尔·盖茨的江湖恩怨,早已是硅谷的传奇。

  盖茨和乔布斯有着很多共同点,比如都出生于1955年,都是大学辍学生,都在1970年代末,因为个人电脑潮流而投身于IT行业……两人也有太多的 不同,比如两人风格完全背道而驰,盖茨追求理性、偏重技术,所以微软贩卖的是标准,而乔布斯则极端感性、偏重设计,因此苹果贩卖的是个性。

  这注定了此后数十年来两人针锋相对的命运,个性与标准之争。1984年,盖茨来到加州库佩迪诺的苹果总部。这里的草坪上飘扬着海盗旗,每个研究员的桌上也装点着海盗标志。当时乔布斯正在沉醉于麦金托什的研发。

  盖茨震惊地发现,这个电脑和以往的计算机完全不同:屏幕上不再是只有一长串枯燥的数字或者字符,而是的图形用户界面。他迫切想找机会打开这个机器看一看,看看这个系统到底是怎么来的。

  “史蒂夫,我们最近开发了Excel、Word、Chart和File,你有兴趣吗?”乔布斯同意了双方合作,他也希望微软为麦金托什提供应用程序。而盖茨和他的团队不久后就收到了样机。

  一年后微软的图形用户界面系统诞生了,乔布斯却在公司主导权之争中败北,不得不黯然辞职,微软积极地把新系统贩卖给各种电脑厂商,它最后让盖茨登上了全球首富的宝座。而它的名字便是—Windows。

  乔布斯此时蓦然发现,自己被盖茨和微软无耻地偷窃了技术,而苹果电脑开始控告盖茨侵犯专利权,这是一场长达十余年的官司。自诩为“海盗船长”的乔布斯,可能永远也想不到自己的东西也会被别人所盗窃。

  那个时代,每个人都梦想拥有一个台式电脑,而标准化的Windows让微软横行于电脑桌面,麦金托什却太注重个性,与第三方应用程序难以兼容,“究竟是使用Mac还是PC,拿一款应用程序试一下便知,看看哪款机器能够运行。”盖茨是此时的计算机王者,乔布斯则是失意者。

  1997年,失意者与王者再度联系在一起,重回苹果的乔布斯面对着公司亏损的烂摊子,不得不伸手向敌人盖茨求援,于是微软不仅向苹果投资了1.5亿美元成了苹果的股东,还开发了面向苹果Mac版本的IE和office软件。

  当比尔·盖茨的笑脸出现在苹果世界大会上时,引来苹果粉丝一片嘘声,有人甚至歇斯底里高呼,微软将最终埋葬苹果。但乔布斯却呵斥住听众的孩子气行为,“世界上最大的软件商开发麦金托什平台的程序,人们考虑购买Mac时就会有更多安全感。”

  此时,重回苹果的乔布斯依然对大权情有独钟,但他已不像年轻时那般鲁莽,在什么阶段与谁为敌他很清楚。从2003年开始,苹果股价开始了追逐微软的 过程,两年后,苹果先后推出工作软件iWork以及浏览器Safari,此时苹果已然不需要微软扶持,乔布斯立刻反过来进攻微软了,现在iWork的 iPad版本都已降到30美元以下,而Office唯有在竞争中不断降价。再一年后,乔布斯又在用他的毒蛇诅咒微软:“他们一直在抄袭谷歌和苹果。也许, 这就是‘金钱不是万能的’最好证明吧。”

  Google  最嫉恨的敌人

  进入互联网时代,乔布斯目前以及未来最大的挑战者,无疑是Google。

  不过,当他还将火力集中在微软身上时,苹果与Google正是“好朋友”。2006年,Google时任首席执行官施密特,当选为苹果公司董事会的董事。外界此举意图再明显不过,双方都有共同的敌人—微软。

  一年后的苹果世界大会,施密特迈上展台,与乔布斯共同宣布,谷歌与苹果展开了紧密合作,谷歌搜索和地图服务将移植到iPhone上。施密特甚至还开玩笑道,他和乔布斯的合作是如此亲密无间,以至可以将两家公司合并,称为“AppleGoo”。

  乔布斯咧嘴大笑,很高兴接受了这个称谓。但施密特并不了解乔布斯,后者反目成仇的速度比城下之盟的速度更快。

  2008年,Google也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系统安卓,在乔布斯看来,这绝对是对苹果的挑战。他率先向媒体表露出,是谷歌背弃了两家公司的盟约,生产在外形、技术和灵魂上均模仿iPhone的手机。他觉得谷歌这个前朋友正从他口袋里偷钱。

  他也不止一次宣称,是Google决定当苹果的敌人,他们无意跨入搜索行业,竞争是由Google发起的,而非苹果。乔布斯本就是造势高手,他善于先发制人,当别人还没有准备,他就已指责对方不怀好意,想要搞垮自己。

  事实上,Google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布林和佩奇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对乔布斯的仰慕之情,称其在他们成长为企业家的过程中起到模范作用。就连施密特也公开说:“我仍然和许多人一样,相信乔布斯是当今世界最杰出的CEO,我无比崇敬苹果和乔布斯。”

  但乔布斯依然不依不饶,他发现从2010 年以来,以摩托罗拉Droid为代表的众多Android手机,造型设计前卫,功能更加强大,运营商Verizon还火上浇油,在推广Droid手机的广 告中,出现了“i(暗指苹果产品)所不能的一切事情,Droid都能”。这迫使苹果不得不考虑同Verizon合作,推出Verizon版本的 iPhone4手机。

  此后,乔布斯扬言谈到谷歌的“不作恶”口号是“扯淡”。而苹果也在2009年7月以侵犯用户隐私为由,将 Google的互联网电话服务Google Voice撤出了iTunes软件商店,接着又在第二年控告使用安卓系统的台湾宏达电(HTC),侵犯了iPhone的专利权。为了报复谷歌,苹果今年初 甚至传出消息,微软的必应(Bing)有可能替代Google,成为iPhone以及iPad的默认搜索引擎。

  苹果再次让人们看到,乔布斯瞬息万变,敌友瞬间转变的本领。好像他发现了智能手机的美好天地,其他人就不应该闯进去,尤其是昔日的同盟者。苹果内部员工也为此感到恐惧:“在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如此的情况。大量的会议,肆意的抨击。我感到很迷惑。”

  一般人很难猜到乔布斯的想法,实际上他吃过微软的亏,安卓系统也似乎在重复着Windows成功的道路,获得越来越多的合作伙伴,开发出越来越多的产品,而且Google更开放,不像微软对下游硬件开发商有众多限制,最重要的是安卓还是免费的。

  施密特的形象同Google气质相似,很有学术化的理想,不会向外界表明Google追求商业利益,而一直强调让世界变得更开放,这是封闭的乔布斯和苹果最不愿看到,因为他们就是想控制用户体验的每个方面,而Google的愿景显然就是他们的最大死敌。

  于是有人猜测,在乔布斯进入天堂之前,苹果会不会甩开Google的手臂,转而接纳衰落的微软,也许这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场景即将发生,这就是乔布斯,一切只从苹果利益出发。

  关于乔布斯谷歌的指责,我们不妨看看2010年10月的一次苹果财务电话会议上,乔布斯对Google,更确切地说是对Android进行的猛烈抨 击。来自Tagxedo的一位牛人通过乔布斯发飙时的关键词进行可视化处理(字体大小和出现频率成正比)得出了一幅图。从这副图中我们可以看出乔布斯提到 最多的就是Android和Google,乔布斯不断用“分化(fragmented)”一词来攻击Google和Android。

  厂商 运营商  公敌还是伙伴

  除了微软和Goolge,乔布斯也是传统手机厂商和电信运营商们的仇恨对象,因为他改变了这个市场的游戏规则。

  诺基亚们就做不到苹果的突破,他们搭建不了生态系统:不仅包括设备的硬件和软件,也包括了开发商、应用程序、电子商务、广告、搜索和社交服务。其他 厂商早已明白这一点,摩托罗拉、索爱、三星以及LG等以往诺基亚的手下败将,纷纷投入Google阵营,诺基亚在反省后,终于明白自己也建设不了生态系 统,于是联手微软。

  但这些往日的大佬,如今只能跟在Google和微软后面,他们的产品开发时间表,现在完全得按照后者操作系统升级速度来安排,他们的命脉已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是传统手机厂商们面对iPhone不得不接受的命运,至少他们还能借助别人给苹果制造麻烦。

  2011年,美国广告费用最贵的“超级碗”橄榄球决赛,摩托罗拉投入巨资,不惜代价向世人宣布,苹果就是当今移动互联网的“老大哥”,而他们要打破苹果的垄断。聚沙成塔,蚂蚁也敢向大象进攻。乔布斯和苹果,已成所有手机厂商心目中的公敌。

  不过,对于乔布斯一手带动全球智能手机热,运营商们却发现自己高兴不起来,为了满足iPhone带来的庞大移动数据需求,法国电信、西班牙 Telefonica以及意大利Telecom Italia SpA等公司,去年一直在抱怨未来还必须承担巨额的数据网络建设费用。

  美国电信运营商AT&T最觉得委屈, iPhone用户仅占其用户总数的3%,但所消耗带宽却高达40%。由于大量的数据业务挤占带宽,很多用户抱怨AT&T的语音服务水平下降,甚至成为美国手机用户“最不满意”的移动运营商。

  但苹果App Store却赚得盆满钵满,其特有的计费模式也绕开了运营商,后者根本从中捞不到一分钱,实际上运营商每年还得自掏腰包,为消费者购买iPhone给予补 贴,忍受不住的AT&T,被迫在2009年圣诞节后停止纽约地区销售iPhone。在遭到用户强烈反对后,又不得不恢复了纽约地区的销售。

  乔布斯压根就没打算与运营商分成,更别提分担运营商日益增加的设备投入。2008年,全球用户最多的中移动,也曾想把iPhone引入中国,高傲的 乔布斯,死活不肯让步,中移动也不是好惹的主,因为营收分成问题,双方终因利益谈不拢宣告合作失败。其后联通成功引入iPhone,但必须达到的条件之苛 刻,让人看到乔布斯的可怕:联通以3000元的裸机价格向苹果公司采购iPhone手机,每年保证销售100万至200万部,销售额不低于50亿元人民 币。

  在渠道为王的当下,除苹果外,还没有任何一个手机品牌商敢向渠道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更何况在中国,运营商又兼国有企业的“高贵身份”。但这是乔布斯制定的游戏规则,主导权就掌握在苹果手里,你爱玩不玩。同样彪悍的中移动选择放弃,但示弱的联通却选择接受。

  当中国人纷纷排队抢购iPhone4,大多数用户还为iPhone4断货而苦恼时,联通抢占了眼球,中国电信和中移动如今也是在后头虎视眈眈。所以,中国移动高调推出iPhone4免费“剪卡”服务,中国电信业也急忙宣称,欢迎苹果推出CDMA版本iPhone。

  运营商们发现自己是上了贼船,他们怨恨乔布斯的蛮横无理,但他们又不得不巴结苹果,是朋友?是敌人?谁都说不清楚,但赚大头只有一个,那就是苹果。

  用户和媒体 自由与谎言

  “自由”是人类永恒的命题,但乔布斯却在控制着用户,苹果搭建的封闭体系,让用户享受到的便利,超过微软和Google,甚至所有互联服务公司。但这个便利是建立在剥夺用户自由基础之上的。

  这就像故事中的“浮士德”, 为了求得知识,将灵魂卖给了魔鬼,用户体验就是知识,自由就是灵魂。如今很少人会去思考,为了机身的完美曲线,iPhone没有可更换的电池,这到底是给用户增添便利还是麻烦。

  一些不愿拜入“苹果教”用户,开始成为乔布斯的敌人。曾做红酒网站编辑的黄烨锋就是其中之一,他厌恶苹果的封闭,讨厌乔布斯的事必躬亲,他要做的事 巨细无遗,这就是变相的独裁者。由于乔布斯的宣扬,苹果产品在粉丝看来都是完美无瑕,但黄烨锋认为苹果电脑的鼠标没有右键,就是一项非常愚蠢的设计,曾有 果粉向他辩称:点击ctrl+鼠标键,就可以实现右键功能。

  “但这也变相承认了对右键功能的依赖性,那为何不设计一个右键呢?特立独行也需要考虑实用性问题。”去年9月,他在豆瓣上发起了反苹果联盟,如今这 个小组已有500余人,他自己也买来iPhone、iPod和iPad,因为他认为只有通透地用苹果的产品,才有资格去骂它。他承认苹果产品设计一流,但 理念却与社会发展相违背,所以他决定.苹果的流行,因为这给整个社会带来了统一的俗气。

  即便是苹果的粉丝,有时也会是乔布斯的敌人。苹果的产品从来都不是最新的技术,即便这个技术已经成熟,比如2010年iPad问世时,就没有摄像 头,于是果粉们又像往常一样指责乔布斯的落伍时,乔布斯又会故技重施,在ipad 2上添加这个意见,永远留着一个弱点,又永远改正这个弱点,这个饥饿疗法让无数果粉又爱又恨,可谁让你是他的信徒?现在苹果信徒也在反思这个“乔教主”: 在开放分享的互联网大潮下,这个独裁、自大、封闭的教主,真的是我们应该崇拜的对象吗?

  另一个不停批评乔布斯的势力就是媒体。路透社记者阿列克谢·奥瑞斯科维抱怨说,采访苹果股东大会简直是在考验记者的能力和耐心。媒体只被安排到了一个狭小的房间,通过闭路电视收看会议,房间里还有一些苹果员工在监视一切。

  苹果甚至不允许媒体人员使用笔记本和照相机,要想把乔布斯的发言及时发回编辑部,还真有点难度。年轻时,他的女友克里斯·安怀孕了,但他却拒绝承认自己是孩子的父亲,这引来了媒体的口诛笔伐。

  从此以后,乔布斯不相信靠写文章吃饭的人,但他懂得适当时机利用媒体,在重回苹果时,他利用媒体报道阿米里奥的丑闻,要同Google开战,他就抢先找到媒体指责对方不义,在新品发布之前,他要求公司上下严格对新产品外观和性能守口如瓶,以引起媒体的猜测和关注。

  在苹果公司,除了新闻发言人和他自己,任何员工都没有权利接受媒体采访,市场上出版的各类的乔布斯传,也均被他否认真实性,有的甚至付诸法律诉讼。孰真孰假,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他本来就已习惯利用媒体散布他的谎言。

  最后一个敌人  身体

  事实上,乔布斯如今最担心敌人是身体。

  疾病已经将他的身体拖垮,2003年10月,《财富》杂志披露乔布斯被查出患有胰腺癌,2004年他接受肿瘤切除手术。但两年后,他又变成日渐瘦削的公众形象,没人知道原因所在。2009年,乔布斯又接受了肝脏移植手术。

  如果2004年已彻底切除胰腺肿瘤,那此时的肝脏移植很可能是其他原因所致。但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乔布斯不愿意凡夫俗子们谈论他的病情。

  然而,作为苹果的掌门人,苹果世界的“国王”,乔布斯的身体已经不再属于他一个人。今年2月17日,美国的八卦报纸《国家询问者》就刊登了一张乔布斯的照片,并称他可能仅剩下6周生命。

  受此影响,苹果股价在第二天竟然一改平常的涨势,下跌了4.83美元。此前,乔布斯的每一次病危,都对苹果帝国的股价产生了影响,尽管后来乔布斯参加白宫晚宴的消息,又粉碎这条谣言。

  但是,很明显死亡仍然不想放过他,身体已成为了他的敌人,就注定了游戏主导权已不在他手上,此刻他的命运才真正掌握在“敌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