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欲超强的山阴公主!
刘子业荒淫且残暴!他的短暂一生不但奸姑姑、淫妹妹、辱婶婶,而且他还喜好公开群奸,最要命的是,他还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也是世界史上第一个敢公开人兽杂交(兽交)的皇帝!
刘子业成天不做政事,整日换着花样的宣淫!某天,刘子业召诸王妃公主等,聚在一室,令左右幸臣,脱去衣裳,与王妃公主共赴巫山。王妃公主惊惶不已,莫不花容失色。刘子业纵使左右,强行褫去王妃公主的内衣下衣,迫令行淫。南平王铄妃江氏抵死不从,刘子业怒道:“若不依我命,当杀你三个儿子!”江氏仍然不依,刘子业命鞭江氏百下,派人到江氏家中,杀死了江氏的三个儿子。 
刘子业因江氏败兴,忿尚未平,另召后宫婢妾及左右嬖幸,往游华林园竹林堂。堂宇宽敞,令男女裸体,与左右互相追逐,或使数女淫一男,或使数男淫一女。
自己兴起,便拥了谢娘娘席地而淫。而且让宫女与猪羊猴犬交欢,一个宫女不肯裸衣从淫,被立刻斩首。可怜红粉娇娃,竟供犬马蹂躏,有几个毁裂了下体。刘子业反得意洋洋,至日暮才还宫。竹林堂上,已横陈了十多个裸体宫女的尸体。一个个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纵观刘子业短短一生,死有余辜!他若是一介平民,则仅是一个不知廉耻、有悖人伦的人渣罢了,而他偏偏是一朝之君,他的淫乱带给老百姓的不仅是道德沦丧,更是国乱民穷、祸害深重了。
有人说,当今之中国的种种陋习源于西方....爷们我以为,其实,刘子业恐怕才是中国,乃至世界史上的第一个人兽杂交(兽交)的导演者和发明者!文/潘衍江

刘子业与山阴公主!
刘裕代晋后,建立宋朝。从这时开始,中国的南方进入南北朝时期。
元嘉三十年,宋文帝刘裕被他的长子刘劭所杀,不久刘劭又被其三弟刘骏所杀,刘骏即位,为孝武帝。当时民间有歌谣说:“遥望建康城,小江逆流萦,前见子杀父,后见弟杀兄。”刘骏死后,太子刘子业奉遗诏嗣位,年方十六岁,改年景和,是为废帝。此人粗有文才,荒淫凶悖,尝纳姑新蔡为嫔嫱,为姊山阴公主置面首。
刘子业刚刚继位,母亲便患了重病。刘子业整日纵淫作乐,顾不上去问安。太后自知不久于人世,便遣宫女去召刘子业,刘子业摇头说:“病人房间多鬼,怎么可以去呢?”宫女愤愤而回,返报太后,太后气愤地对宫女说:“你快给我取刀来!”宫女问她取刀做什么?太后说:“待我剖了肚子看看,看看我怎么会生下这样的好儿子!”宫女慌忙劝慰,不久太后去世。
刘子业狂暴昏淫,他的姐姐山阴公主,小名楚玉,与刘子业一母所生,已嫁于驸马都尉何戢为妻。刘子业将山阴公主召入宫中,留住不遣,不顾姊弟名分,居然颠鸾倒凤,似夫妇一般,同餐同宿。
山阴公主也很是淫荡,单与亲弟交欢,只图纵欲,早忘廉耻。姊弟成奸之后,便留居深宫,不归府第。驸马都尉何戢,娇妻给小舅子占去,恨得咬牙切齿,便暗地蓄养死士,想乘机杀死刘子业。却反被刘子业先得了风声,与山阴公主商量停当,当晚送山阴公主回了府第。
公主见了何戢,掩面悲啼道:“孽弟荒淫,恃强污辱了妾身,本拟自尽一死,只因未与将军诀别,始含垢忍辱,到了现在,虽死也无遗憾了。”说完伸手抽取何戢的佩剑,做势自刎。
何戢见山阴公主归来,愤火中烧,本拟拔剑杀她,后见公主掩面娇啼,宛转陈词,心肠早已软了。待公主拔取他的佩剑意欲自刎,何戢哪知是假,慌忙夺过了剑,劝道:“公主休得如此,我也深知公主受了委屈,这都是昏皇的不德,与公主无干,如今既已归来,也不必提了。”山阴公主见何戢中计,却还撒娇的要死,慌得何戢连连安慰,她才破涕为欢。这一夜何戢破镜重圆,好不开怀。谁知三天后,何戢便暴病身亡,公主料理过了丧事,翩然入宫,从此便不再回府第了。 
山阴公主再次进宫之后,她忽又闷闷不乐起来。刘子业见她柳眉不展,杏眼含愁,便问她缘故。山阴公主对刘子业说:“妾与陛下男女虽殊,俱为先帝所生,陛下六宫万数,妾只驸马一人,太不公平,还请陛下体恤!”刘子业说:“这有何难?”便选了面首三十人,服侍公主。山阴公主与这许多面首,轮流取乐,兴味盎然。 
吏部侍郎褚渊,长身玉立,风姿绰约,山阴公主对刘子业说要让褚渊入侍,刘子业便令褚渊往侍公主。山阴公主便浓装艳抹,亲自把盏,眉挑目逗,卖弄风骚,谁知褚渊不识风情,到了公主私第中,似痴似呆。山阴公主还当作褚渊面嫩,便将宫女们尽行打发开了,才盈盈地坐在褚渊下肩,勾住了他的颈儿,呷了一口美酒,送过小樱桃,凑到褚渊口边,想哺酒与褚渊。但任她多方挑逗,百般逼迫,他竟守身如玉,好似鲁男子一般,见色不乱。一住十日,竟与公主毫不沾染,惹得公主动怒,把他驱逐出来。
刘子业封山阴公主为会稽长公主,秩视郡王。故妃何氏颇有姿色,只是已去世,继妃路氏,是太皇太后侄女,辈分不相符,况且没有妖淫之态,刘子业未能满意。因后宫妾媵虽多,却少千姣百媚的美人。山阴公主多了三十个面首,刘子业反不能时时与公主淫乐,便对公主说:“姊由弟设法,遂了你的心愿,如今后宫佳丽没一个胜过姊,我欲与姊交欢,每无虚席,你也得替我寻一个代替的,凭我寻乐才好。”山阴公主便提起了宁朔将军何迈的妻子新蔡公主。
刘子业也记起宁朔将军何迈的妻子新蔡公主。新蔡公主是刘子业的姑姑,宋太祖第十女,生得杏脸桃腮,千娇百媚,此时华色未衰,刘子业便想把她召入后廷,一逞肉欲。何迈听说刘子业要召公主入宫,心中暗暗吃惊。新蔡公主欲整装应召。
何迈说:“今上每做失德的事情,此次独召入宫,恐他不怀好意,还是诈称有病,不去为妙。”
公主听了何迈的话,好生不悦:“你也太多疑了!今上与妾有姑侄的名分,他虽荒淫,究不致与我无礼。就是他果有此心,难道我也会忘了廉耻,和他苟且不成!” 
何迈见娇妻发怒,慌得不敢多言,只说去去就回,不必久留,新蔡公主始回嗔作喜,应召入宫。人面重逢,丰姿依旧。
刘子业留宴后宫,亲自陪饮,对新蔡公主说:“你是我的姑姑,今天你一来,足令六宫无色,怎么办?”新蔡公主羞愧地低下头。刘子业此时也顾不得姑侄名分了,顺手牵扯,拥入床帏。新蔡公主此时欲加拒抗,娇怯怯的身躯早已拥入了刘子业怀中。
一霎眼间,已是任凭刘子业摆布,为所欲为。流连了好几夕,恩爱越深,索性做了刘子业的嫔御。刘子业假装说新蔡公主暴卒,抬了一口棺材出去给何迈。这棺材里面,有一个尸骸,是用药毒死的宫婢,充作公主,送与何迈殡葬。一面册新蔡公主为贵嫔,诈称谢氏,令宫人呼她为谢娘娘。何迈抬了黑沉沉的一口棺材回来,肝肠寸断。还以为是刘子业调戏公主,公主却不从其愿,才被刘子业所害,因此越发悲伤。待启了棺盖,才发觉不是新蔡公主,何迈方始大悟刘子业的以李代桃之计,心中很觉得委屈,暗中蓄养死士,打算待刘子业出游,拿住了他,另立世祖第三子晋安王刘子勋。有人报知刘子业,刘子业便杀死了何迈。
刘子业与谢妃同往太庙,见庙中没有绘像,便传召画工进来,把高祖以下的遗容,一一照绘。待画工绘毕,刘子业入庙亲览,先用手指高祖像道:“他算是个大英雄,能活擒数天子!”接着指太祖像道:“他容貌也不差,可惜到了晚年,被儿子砍去头颅!”又次指其父世祖的画像道:“他鼻上有齄,怎么不绘?”立召画工添绘齄鼻,才欣然还宫。
当初刘骏为帝时,已知刘子业狎幸群小,因此经常加以呵责,屡次打算废立,改立爱子新安王刘子鸾为太子。刘子业怀恨在心,此时勒令刘子鸾自尽。刘子鸾年方十岁,临死前对左右说:“愿后身不再生帝王家!”刘子鸾同母弟南海王刘子师及同母妹一人,皆被杀死。
刘子业的母舅东阳太守王藻,娶太祖第六女临川公主。公主妒悍,因为王藻另有嬖妾,临川公主入宫进谗,刘子业逮王藻下狱。临川公主与王藻离婚,留居宫中。
刘子业将诸叔父一并召还,拘住殿中。湘东王刘、建安王休仁、山阳王休佑,皆体形肥壮,刘子业将刘称为猪王,休仁称为杀王,休佑称为贼王,他在地上掘坑,倒入水和泥,褫去刘的衣服,裸置于坑中,另用木槽盛饭,搅入杂菜,使刘就槽食,像猪一样,作为笑谑。 
刘未免怨怅,刘子业令左右缚住刘的手足,赤身露体,用木杖抬着进御厨,说是今天杀猪。休仁在旁佯笑说:“猪不应死!”刘子业问是何故?休仁说:“待皇太子生日,杀猪取肝肺。”刘子业大笑道:“好!那就改日杀猪。”刘子业前后欲杀三王十余次,多亏休仁多智,每次以谈笑佞谀化解。 
休仁的母亲建安王太妃陈氏,年近不惑,而容颜还显得十分年轻,刘子业命右卫将军刘道隆迫淫陈太妃,并让休仁在一边看。刘子业对左右侍卫说:“休仁若色变,你们就杀了他。”陈太妃惧杀其子,只得赤体承受。刘道隆欲迎帝意,将太妃竭力舞弄,良久才停下。刘子业大悦,赏道隆酒。休仁目不他视,颜色与平常无异,刘子业就把他放了。 
刘子业整日宣淫,一天召诸王妃公主等,聚在一室,令左右幸臣,脱去衣裳,与王妃公主共赴巫山。王妃公主惊惶不已,莫不花容失色。刘子业纵使左右,强行褫去王妃公主的内衣下衣,迫令行淫。南平王铄妃江氏抵死不从,刘子业怒道:“若不依我命,当杀你三个儿子!”江氏仍然不依,刘子业命鞭江氏百下,派人到江氏家中,杀死了江氏的三个儿子。
刘子业因江氏败兴,忿尚未平,另召后宫婢妾及左右嬖幸,往游华林园竹林堂。堂宇宽敞,令男女裸体,与左右互相追逐,或使数女淫一男,或使数男淫一女。自己兴起,便拥了谢娘娘席地而淫。而且让宫女与猪羊猴犬交欢,一个宫女不肯裸衣从淫,被立刻斩首。可怜红粉娇娃,竟供犬马蹂躏,有几个毁裂了下体。刘子业反得意洋洋,至日暮才还宫。竹林堂上,已横陈了十多个裸体宫女的尸体。一个个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夜间就寝时,恍惚梦见一个女子,浑身血污,指刘子业痛骂:“你悖逆不道,看你活得到明年否?”刘子业一惊而醒,回忆梦境,犹在目前。第二天早起,向宫中巡阅,看见有一个宫女面貌,与梦中的女子相似,便命将她处斩。这夜又梦见所杀的宫女披发前来,厉色相诟道:“我当杀汝!”说至此,竟捧自己的头颅,掷击刘子业,刘子业大叫一声,晕了过去。醒来后刘子业很害怕,便带了男女巫士,及彩女数百人,往华林园中的竹林堂用弓箭杀鬼。
到了竹林堂,天色已经黄昏,先由巫觋作法,做召鬼的样子,然后由刘子业亲发三箭,再命侍从依次递射。大家平白地乱射了一回,巫觋等齐拜御前,说是鬼已尽死。刘子业大喜,便命张筵奏乐,庆祝鬼已荡平。这时拘禁在宫殿的湘东王刘,已串通了主衣寿寂之、内监王道隆、学官令李道儿、直阁将军柳光世等共谋杀死刘子业。
刘子业在竹林堂中,设了筵席,与谢娘娘、山阴公主,一同入席欢饮,由宫女们四下奏乐,好不开怀。忽然有一群人,持刀直入,刘子业料知有变,慌忙引弓搭箭,向来人射去。偏偏一箭落空,刘子业只好向后逃走。巫觋彩女等四窜而逃。刘子业且走且呼,口中叫了数声,被一刀刺入背中,再一刀断送性命。不久湘东王刘即位,是为明帝。 
山阴公主淫乱宫闱,即日赐死。以面首三十人殉葬。刘子业被草草葬在了秣陵县南,年仅十七。时人称为废帝。 
纵观刘子业短短一生,是死有余辜。他若是一介平民,则仅是一个不知廉耻、有悖人伦的人渣罢了,而他偏偏是一朝之君,他的淫乱带给百姓的不仅是道德沦丧,更是国乱民穷、祸害深重了。

转自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0222/00/69917_9497333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