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宗昌,字效坤,山东掖县人,土匪出身,身高1.85米,生得五大三粗却性情刁钻。适逢民国改朝换代,他舞枪弄棒、打家劫舍,拉队伍、抢地盘,侥幸混得一席之地。1925年任山东督办,横征暴敛,贩卖鸦片、勾结日本,成了北洋军阀当中声名最劣的一个,被当作是祸国殃民的军阀样本。

张宗昌有个“狗肉将军”的“美名”,还有一个外号叫“三不知将军”,据鲁迅所说,这三不知是指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兵,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也就是说他兵多、钱多、女人多,多得他自己也数不清。

张宗昌本人大字不识一斗,却喜欢附庸风雅,主政山东时向清末状元王寿彭学习写诗,还正儿八经地出版了一本《效坤诗钞》。很多人嘲笑张宗昌的诗不像诗,但若要论影响,张宗昌的诗却比当时许多喝了一肚子墨水的诗家写的诗要大得多,并且有诗流传后世。

《效坤诗钞》中张宗昌的几首诗:

《俺也写个大风歌》:“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模仿刘邦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笑刘邦》: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奶奶是骂人话)

《天上闪电》:“忽见天上一火链,好像玉皇要抽烟。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链?!”(他是个烟鬼,一天到晚,烟不离手,因此才有如此奇特的想象,以为玉皇大帝也像他一样总在抽烟)

《游蓬莱阁》:“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有权有势即神仙,但显然和他同游蓬莱阁的舅子权势不大,仙气不够,酒量也小)

《大明湖》:“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达。”(他对大明湖的大好景色熟视无睹,却像一个玩童,唯独对湖里的蛤蟆感兴趣,蛤蟆成了他这个大玩童眼中大明湖的象征)

《趵突泉》:“趵突泉,泉趵突,三股水,光咕嘟,咕嘟咕嘟光咕嘟!”

《泰山》:“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张宗昌的诗为什么在当时影响大,并且还能流传后世呢?除了他是军阀名人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他的诗匪气十足,非常另类,幽默感特强,有喜剧效果,让你不乐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