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阳,1969年生于四川广源,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双语学校教导副主任,语文教研组组长,曾在陕西教过四年高中语文。他长期以家中居室为教室,每周末免费开人文讲座,为学生讲授文学、历史、哲学及当下社会问题。

  樊阳老师一点都不显老。虽然从年龄上来说,他是六○后的大叔了,但也许是常年和九○后的萝莉正太们待在一起的缘故吧,看上去特别年轻,照片拍出来,两个字评价:真帅!

  这还不是樊老师最帅的地方。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上面图中樊老师的书房,比一般的书房要来得深而且长——樊老师专门挑了家中居室较大的一间做书房。每到周末,书房就成了讲坛,由樊老师在这里免费开讲,讲授内容从基本的文化常识开始,然后是现代文学,最后是古典文学,除了主流的世界文学名著,还包括中西历史、地理乃至时政热点等——当然,这个讲坛完全可以中途“插班”。这一讲,就是二十年,樊老师教过的好些中学生已大学毕业多时。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呢?

  因为媒体人长平的一条微博,樊老师最近成了新闻人物。在不少人看来,他是孤独的理想主义者,是消费主义大潮下咬牙坚持的人文主义者,是执著于“公民精神”“自由思想”这些宏大概念的自由主义者。可是,樊老师对自己的定位却是:一个努力让学生喜欢读书、尝到阅读的滋味的基层语文教师,既要争取提高学生的素质,也要兼顾到考试成绩,中考、高考的分数,一个都不能落下。说到自己过去教的班级,樊老师非常自豪:“我接手的时候,这个班的语文成绩常常是年级最糟糕的,到毕业的时候,他们就成了成绩最好的班之一了。”

  要做到这样,当然需要卓绝的努力。教学任务的繁重自不必多说,讲坛的安排看似宽松,樊老师却往往要花好几天备课。除此之外,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学生去游览人文景观,比如鲁迅故居,比如上海博物馆——“上博里面的青铜器可以让孩子们深刻地体会到中国文字的美。其实我也不太懂,但是我可以向他们做一个简单的介绍,大家一起来体会其中的美。”现在,樊老师还会在每一讲结束后布置一些“作业”,指定阅读书目,学生们可以把自己的读书心得放到网上互相交流。

  压力也不是没有。高价课外补习班满地都是,而家长们也常常不理解樊老师的做法。“有一个小姑娘,初中开始过来听讲,那时候她还只爱看看漫画,听到高中,终于对文学产生了兴趣,但不多久就再也不出现了。一打听,才知道爸爸担心影响女儿成绩,硬把她拉走了。”樊老师并不因此而放弃。大概每一个青春期的孩子都会期盼遇到一个能引领自己成长的老师,就像电影《死亡诗社》中受到学生疯狂崇拜的基丁先生一样。基丁先生后来被迫出走,而樊老师会一直在。他的学生,是多么的幸运。

  摄影 陈荣辉 撰文 郑诗亮

  十问Q&A

  Q: 您是否知道自己有多少藏书?

  A: 算上放在陕西的和这边办公室里的,估计

  几千册是有的吧。

  Q: 您记忆中自己买的第一本书是什么?

  A: 《陕西省地图册》,小时候父母为我买的。

  Q: 您最近买的一本书是什么?

  A: 《南怀瑾选集》。

  Q: 一般以哪种方式买书,逛书店还是网上购买?

  A: 逛书店。去书店买书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

  一件事情。

  Q: 您每月大概花多少钱买书?

  A: 一两百块至少是有的。

  Q: 您手上正在阅读的是什么书?

  A: 《鲁迅评传》。

  Q: 看书时候的最佳佐料是什么?

  A: 因为带初三的关系,平时实在太忙了。有空

  看书的时候,不在枕上就在厕上,所以不吃

  喝东西。

  Q: 您平时阅读,网络和纸面的比例是多少?

  A: 上网占五分之一吧。读书还是要读纸面的,

  上网只能做到浅阅读。

  Q: 有没有一本书,是每年都要拿出来读一读的?

  A: 我是语文老师,各种辞书是每年都要翻的。

  事实上,为了教学,很多名著我隔几年就会

  翻一遍。

  Q: 如果让您只带一本书去某个地方,您会带

  哪本?

  A: 那一定是要很厚很耐读。《战争与和平》吧,

  《追忆逝水年华》也可以。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 郑诗亮

链接:http://www.dfdaily.com/html/1170/2011/1/23/56195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