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电影《异形:契约》的公映,很多影迷们已经先睹为快!要知道这个系列恐怖电影是不少人的童年噩梦,主要还是因为里面那形态各异的异形怪物们。

想到它们挣扎着从人体内爬出来,破胸而出,就觉得头皮都在发麻……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其实异形并不止吓到了观众,就连它的设计者——汉斯·鲁道夫·吉格尔,都曾称自己经常在夜晚感到恐惧。

这位创造了异形怪物的艺术家,擅长创造恐惧,但他自己又容易受到恐惧的惊吓。恐惧,正是他创作灵感的来源。

——— 传奇一生分割线 ———

1979年为电影《异形》设计异形生物造型的汉斯·鲁道夫·吉格尔(Hans Rudolf Giger)是公认的世界上最重要的魔幻现实主义艺术家之一。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吉格尔1940年生于瑞士库尔一个药剂师的家庭,孩提时代的他便对一切超现实与阴森的事物产生一种强烈的迷恋。吉格尔的家里有很多头骨收藏,其中最古老的一个骷髅头骨是六岁那年父亲交给他的,来自一家瑞士制药公司。一开始他被这种亲手握住死亡的感觉吓到,但随后他把这个头骨系在绳子上,沿街拖行,孩子气地想要证明自己并不畏惧死亡。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曾被吉格尔沿街拖行的头骨

吉格尔的姐姐曾带他到瑞士博物馆参观,博物馆的地下室有一具木乃伊,他第一次看到后害怕极了,姐姐却嘲笑他,吉格尔觉得自尊心受到伤害,从此每周跑过去看那尊木乃伊。

很明显这段经历对他影响深刻,从他作品中那些阴性化且高贵端庄的埃及王妃形象、骸骨、死亡和死亡带来的永恒感等元素中能看出这段经历的影响。直面恐惧也是吉格尔性格的一部分,为了消弭恐惧他会不断的重复、继续,直到消除恐惧,画到自己满意为止。

父亲一开始想让吉格尔子承父业,不过母亲却鼓励他遵从内心对艺术的热爱。吉格尔一直觉得如果把自己的作品拿给父母看,会把他们吓得半死。但父母实际上以他为豪,父亲药剂师的职业让他觉得神秘,他跟母亲更为亲近,他的母亲尽其所能支持他画画,在吉格尔完成第一幅很棒的画后,母亲就去拿金色画框裱好,吉格尔的妈妈充满想象力,也容易受到惊吓,这些多少在吉格尔身上继承下来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吉格尔和母亲

1962年起吉格尔在苏黎世应用艺术学校学习建筑和工业设计。1964年他画的第一批艺术创作主要是墨水画和油画,之后不久,他开始形成用喷枪创作的徒手绘画风格。他作画时从不打草稿,画作内容自然而然流经他的手臂,汇入到喷枪,然后一气呵成,以单色系描绘出一批为他打开知名度的超现实生物机械作品,引导观者进入另一个世界。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用喷枪作画的吉格尔

1978年,导演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为他即将推出的新电影寻找怪物造型时,吉格尔创造的形象吸引了他。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称,吉格尔有种特别的气质,他的画面吸引人的地方在于逼真,而不是奇幻,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画面有着和他独特个人想象相结合的真实感,为此两人合作,吉格尔担任电影《异形》的美术设计,并因此一举摘得1980年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

《异形》被称为元老级的科幻怪兽类电影,为电影界带来巨大影响的同时也让吉格尔的事业登上顶峰,此后吉格尔创造的异形形象不断地登上大银幕。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吉格尔设计的外星人形象

在70年代末,艺术现场和流行文化相分离,作为艺术家的吉格尔追随者并不多,但因为参与制作了一部好莱坞电影突然就在全球声名鹊起,尽管这些充满想象的、怪异的艺术创作至今也不为部分瑞士艺评界人士所赞扬,但是吉格尔却赢得了流行文化界的认可,尤其是科幻界。2013年,吉格尔成为了科学奇幻名人堂的成员。在该名人堂里,还有摇滚明星大卫·鲍伊和《指环王》的作者托尔金等。

如今,艺术现场与流行文化更加紧密,他也有机会逐渐回到了艺术圈的舞台,作家兼批评家赫西(Andreas J Hirsch)认为,吉格尔的作品不只是揭露黑暗面,在他最为阴暗的画作中,也闪耀着光明。吉格尔在创造全无一切真善美的生物时,也能够构想出一个正邪并存的世界。毋庸置疑,生、性和死的循环是他毕生作品的中心主旨,很多艺术家都探讨过这些主题,但在吉格尔的作品中,这些交织的十分紧密。他的画作让我们看到死亡与新生,爱欲与死欲的浑然一体。吉格尔的画作描绘了人们在世间面对的恐惧和现实,但这种黑暗并不消极,它是想象力的无尽源泉。

吉格尔设计的异形是雌雄同体,没有眼睛,昆虫的某部分躯体和人体的器官都可以成为组合元素。异形幼时的抱脸者,以及中期破胸而出的设计都令人赞叹。这些异形设计在当时的电影行业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吉格尔称自己经常在夜晚感到恐惧,读书期间吉格尔便迷上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养成了记录梦的习惯。吉格尔为恐惧所塑,被恐惧折磨,却也被无尽深渊和光怪陆离的神秘吸引,他对恐惧的描绘事实上也是对我们人类恐惧的刺探,而这直接影响了异形怪物的创意。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抱脸者是吉格尔为《异形》设计的第一个生物,有着长尾巴和人一样的手指

吉格尔的前女友李·托布勒(Li Tobler)是瑞士舞台剧演员,他们在一起九年,但是李·托布勒有重度药物依赖和精神不安症状,在持续的焦虑下最终在27岁那年自杀身亡。女友的死带给吉格尔巨大冲击,尤其是有些人称是吉格尔病态的画影响了女友的精神状态。可能要为伴侣死亡负责的感觉对吉格尔来说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苦不堪言。

最开始他觉得自己无力应对,过段时间后他又开始作画,作画帮助他远离她的死亡。他说,我画那些东西,是因为我沉迷于此,它们令我害怕,我在作画时会有种凌驾其上的驾驭感,这对于我来说是种治疗。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吉格尔的前女友 李·托布勒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吉格尔将女友形象入画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吉格尔与女友

他的艺术作品被人们称为“机械有机体”(biomechanoid),他将机械与人体、骨骼相融合,这种生物的创造契合时代的衍变。我们如今所处的纪元中,科技运用在武器上可能会沦为新世纪凶神恶煞的怪兽,吉格尔笔下的生物原型让人想到人类正通过基因工程在做这些尝试,我们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基于这些时代背景,吉格尔成为艺术方面的记录者,他紧跟时代,敏感的感受到周围的变化,揭露人们灵魂的暗夜。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吉格尔的作品反映了时代背景

吉格尔内心也很孩子气,他在自己家的花园里建了一条孩童时就梦寐以求的铁路。他尝试着让自己所有的梦成真。只要有钱他就用来建造他感兴趣的东西,所以他的钱也只是刚刚够用。他和妻子都满意这种生活方式,如果去看他小时候的画,他喜欢去画废墟和城堡,打小他就梦想着做城堡的主人,如今他也梦想成真,拥有一个美术馆和一栋城堡。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吉格尔美术馆外部

位于瑞士格吕耶尔的“H·R·吉格尔美术馆”由他打造,永久陈列他自20世纪60年代至今代表性的艺术作品,包括绘画、雕塑、电影设计、各种装备设计等,美术馆顶层的屋子展出吉格尔自己的艺术收藏。

紧挨着美术馆的是神奇的“H·R·吉格尔酒吧”,完成于2003年。这个酒吧本身就是一件吉格尔设计的艺术品,内部装饰带给人一种独特的原始体验,是一个沉浸式的艺术体验场所。天花板、墙壁、地面、桌子、椅子等等都是由艺术家用他著名的“机械有机体”的艺术方式塑造。酒吧内部好似洞穴,十字双拱被设计的像骨骼般支撑着拱形天花板。酒吧内部让人不禁想起圣经里约翰与鲸鱼的故事,身处酒吧内部的人好似在一个化石的史前巨兽腹中,又像在突变的未来文明的遗址里。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异形 设计

吉格尔酒吧内部

“我认为,人死之后,一切都结束了,我不相信死后生命不灭,也不相信人有来世,不,我不喜欢那样。我不想重温人生百态,再度跋涉前行。人生的沿途景致,我已经领略过,自己想要做的想要展示的都已经做完,人生走到今天,我很知足。”

2014年,吉格尔从家中楼梯不慎跌倒后不久,于当地时间5月12日离开人世,享年7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