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者的英灵殿里没有人类 《异形:契约》

当仿生人有了独立的自我意识之后,在人类面前就有会有尊严了吗?大卫觉得自己没有,虽然他是创造者的完美的作品,博士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但他仍然只是个被创造的物品,大卫在与博士交流时,无心表露了人工智能的优越性,他说你们人类最终都面临死亡,而我们却不用。

“去给我倒杯咖啡。” 博士并没有跟他深入这个话题,而是抽离出刚才的喜悦情绪,命令大卫为他服务。

不要忘了,与人类的情感意识相伴的,还有敏感脆弱的自尊心。大卫因为有了自尊心,而痛彻地领悟到了人类创造他的真相,创造者永远高于被创造者。

造物者的英灵殿里没有人类 《异形:契约》

后来,在一次大空旅行中,大卫利用“普罗米修斯号”飞船上的病毒毁灭了一个星球的人形生物和自己同行的人类,我们估且称这个星球为“异形星球”,大卫开始在异形星球上用病毒改造和创造生命,他仿佛就成为了万王之王的造物者,他成了异形星球的上帝,他一次一次利用星球上的生物改良自己的作品,人类以为创造了人工智能是为人类服务的,却不想创造了一个想要取代人类的神。

作为试验品的星球小生物全部用完了,而自己创造的高级生命还需要母体才能孕育。怎么办呢?

造物者的英灵殿里没有人类 《异形:契约》

大卫想到了用电波引诱人类飞船来异形星球的办法。

“契约号”是一艘准备开拓殖民星球的飞船。飞船由新一代的防生人沃特控制,影片这个设定也解释了为什么大卫能够控制“普罗米修斯号”,沃特虽然是大卫的升级版,长像也和大卫一模一样,却被人类删掉了最具威胁性的一个仿生人特质:创造性,这个创造性同时也正是大卫具有毁灭性的原因。

“契约号”飞船中途故障,舰长牺牲,船员们也被迫醒来,他们修好飞船,这时接收到了大卫从异形星球上传来的信号,他们决定去这个星球,看看是否能够达到他们殖民的标准,这样就可以省去7年多的大空旅行时间。

于是,“契约号”踏上了通往地狱的道路。

造物者的英灵殿里没有人类 《异形:契约》

异形有了“契约号”送来的母体,开始了繁育,有一只异形闯入了大卫的领地,和大卫面对面,大卫居然可以与自已培育的异形交流,他非常沉浸和享受这种交流,这和影片开头大卫和博士的交流相对应,因为在这里,角色转换了,大卫成了创造者。所以在新任舰长打断了他们的交流时,大卫震怒了。他利用新任舰长作为母体,培育出来一只更强大的更完美的异形物种。

在与一位女船员的打斗中,他的下巴被刺了一个洞。他和异形杀掉了大多数的船员包括沃特,最后两个船员逃离了。大卫假装成了沃特跟上了逃生船,在把两名船员送进休眠仓时,女船员看到了他的下巴,认出了他是大卫而非沃特,却为时晚矣。

造物者的英灵殿里没有人类 《异形:契约》

影片最后,“契约号”成了大卫的“造物者的英灵殿”,他骄傲的巡视整齐排列的那些准备前去殖民其他星球的人类,现在他们都成了他的被创造者。

影片表现伟大人性的地方也很多,但人性却微不足道,屏幕后面仿佛有一双“上帝之眼”,也正是影片主人公大卫那双透出对人类即爱又篾视的矛盾眼神,他说“人类不过是原子进化过程中的偶然。”“人类文明的起源不过是尼安德特人在山洞里吹芦苇逗小孩时发出的低级声音。”完美人工智能的代表:大卫,并非仇恨人类,而是要做高于人类的造物者。

造物者的英灵殿里没有人类 《异形: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