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大家分享一部大尺度的羞羞片,影片围绕着“性”来展开,但看过之后,绝对能让你有一种不一样的体验。
作为人类繁衍生息的一种本能,性代表了生生不息的博爱精神,除了是人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之外,还常常具有一种“反”意味。
人们用它来反战,
 
美国越战时期的反战青年就曾以“要做爱,不作战”为口号反男权,
 
流行教母麦当娜开创了女性内衣外穿的先河,以炫耀性征反抗男权社会的价值观反专制。
 
《一九八四》中的男女主角通过性反抗“老大哥”的控制
而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这部电影——《反情色》,也是以性作为一种反抗手段的电影。
 
影片从一开头就开启了高能模式——在一个色彩鲜艳的房间里,女主角京子以一种非常香艳的姿态从睡梦中醒来,
 
并且时刻处于一种要崩溃的状态中,在上完厕所穿好衣服之后,忽然来了一段不明所以的“尬舞”——
 
并且跳累了就躺倒在地,口中念念有词,
 
任凭这么看,这个叫京子的姑娘都似乎神智有点不正常,而接下来出场的人物典子,则交代了京子的真实身份——原来京子是一名女演员。
典子则是她的经纪人,除了要负责安排她的日程之外,
 
还要忍受嚣张跋扈的京子的各种虐待——
被京子当狗,
 
被京子拿皮鞭抽,
 
还要给京子舔脚,并且无论京子如何折磨她,典子都始终表现得逆来顺受,毫无怨言。
 
然而正当观众为典子感到不忿时,剧情却出现了“神转折”——在导演的一声“cut!”后,我们发现原来前面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在拍电影,而京子和典子的地位也是180度大逆转——典子才是众星捧月的名角,京子则是那个备受欺侮的小菜鸟。
 
甚至,在片场,不仅典子对京子不屑一顾,
 
典子对京子百般嫌弃
导演对她也是一万个看不上,
 
连工作人员都不把她当回事。
 
在剧组所有人的粗暴对待下,京子也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并且被这种自我厌弃的情绪影响了发挥,导致一次又一次的NG,片场众人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
 
最终,郁积的情绪令京子走向了崩溃,在片场爆发,拒绝继续表演,
 
接下来镜头一转,京子开始对造成她一切痛苦的男权社会发出了控诉——
 
在歇斯底里的宣泄过后,京子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在影片结尾一幕的浓墨重彩中被完全释放,故事也在这种近乎疯狂的情绪高潮中戛然而止。
 
看到这儿,相信很多小伙伴都是懵逼的——难道京子是个变态神经病?还有这个影片到底讲了个啥故事?
这就要从这部电影的来头说起了——历史逾百年的电影公司「日活」筹办了一次特别企划,旨在复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粉红电影(又被称作Roman Porno,罗曼色情片)。
 
所谓粉红电影是指大量出现裸体镜头的电影,但其中不能出现正面全裸和生殖器特写,所以区别于人们所熟知的岛国小电影,粉红电影是一种“软色情”电影(Soft-core Pornography),尺度类似香港的三级片。
 
1975年的粉红电影《实录阿部定》(不是大岛渚那部《感官世界》)
而去年恰好是 “粉红电影”诞生第四十五年,于是日活找来了园子温、行定勳、中田秀夫、盐田明彦、白石和弥五位大导,请他们各拍一部粉红片,题材手法不限,但必须满足以下苛刻的条件:
首先,在制作经费很低的情况下,必须要一星期内完成拍摄;而且片长必须在七十至八十分钟之间,并且每十分钟就要有一场情欲戏。
这样的电影听起来似乎很过瘾是吗?而影片的五位导演也确实都很享受这样的创作游戏,都玩得飞起,拍出的电影每一部都颇具看点——
 
而我今天专门向大家推荐园子温的这一部《反情色》,主要出于两个原因——园子温的强视觉风格和影片流露出的浓重反叛意味。
首先从风格上来看,影片被园子温打上了浓重的个人化标签,因而具有了别样的审美价值。
这位以拍摄重口B级片出名的鬼才导演,又一次在自己的作品中“夹带私货”——无处不在的超饱和色彩;
 
各种带有象征意味的重口cult元素:
 
SM,
 
百合,
 
颜那个啥;
 
而且,《反情色》在叙事上也延续了园子温的一贯风格——摒弃了传统的叙事逻辑,情节推进采用碎片化拼贴的方式,转场之间也没有明显过渡,仿佛所有事件都是凌乱穿插,超越时空和世界规则,却可以让观众根据前后的剧情推测出这些情节之间隐藏的联系。
比如京子在片场第一次NG时,京子回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阴影——看到父母啪啪啪。
 
在这之后,京子在继续表演的过程中,画面又切换到了京子和父母的对话——京子质问父母为什么他们可以随意啪啪,自己却不能看小黄书,父母则回应“因为太粗俗”。
 
由此我们发现,正是这段目睹父母啪啪的经历以及父母对于“性”的言行不一,造成了京子世界观的畸变,成人世界的双重标准和说一套做一套,常常令年幼的孩子不知所措,观念受到巨大冲击。
 
另外,《反情色》高度概念化的环状叙事结构,在为观众带来一种独特的审美体验的同时,也加重了影片所要表达的斗争的“宿命感”。
比如京子在片场因发挥失常被责骂后,灰心丧气地回到了家,告诉父母自己参加了剧组的甄选,却遭到了父亲的厉声呵斥——
 
然后京子来到了甄选现场,并且告诉剧组的“评委”们自己是在跟父亲吵架之后来参加甄选的。
 
通过这样极具风格化的编配与安排,《反情色》在短短一个半小时内给人带来的冲击是难以想象的,观众不仅会感受到视觉上的震撼,也会对片中人物的情感产生强烈的共鸣。
 
再来说说《反情色》文本中流露出的反叛意味,在我看来,这种反叛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反色情。原本园子温接到这个“复兴粉红电影”的邀请时是拒绝的,然而转念一想——借题发挥拍一部反情色的情色电影倒是可以的。
 
于是尽管影片中出现了大量裸体和性交画面,但却通过各种心理暗示,让观众在扑面而来的性元素中竟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快感——
当京子被导演要求“表演”高潮时,以及在电视上看到自己演出的被强暴的桥段时,不由自主地呕吐,而这种恶心、反胃的体验也会投射到观众身上。
同时,《反情色》还借京子之口,嘲笑人们对于性的态度之虚伪荒谬——在园子温看来,人们在观看情色电影时产生的快感,本身就是性压抑的畸形产物。
 
正是由于人们对性总是噤若寒蝉,让性带上了“禁忌”的标签,从而变得更加具有吸引力,并且,也正是这种由于长期压抑造就的“窥私欲”,促成了情色电影的兴盛。
二是反男权。在《反情色》的世界观中,以京子和典子为代表的女性角色都想成为“妓女”,向男性出售自己的性魅力,
 
而作为评判者的“剧组”成员则无一例外都是男性,
 
京子更是将“送出”自己的处女之身作为性魅力得到肯定的证明,并且还把男性对此的拒绝理解成自己“无用”。
 
而且,通过片中那段关于女性自由的宣言,园子温借京子、典子之口点明了男权社会中女性自由的虚妄——“这个国家的女人,没有一个真正手握自由。”
 
其含义即是,即便在社会地位已经得到大幅改善的今天,很多时候女性仍然要活在男权社会制定的标准之下,并使自己迎合男性需求以求得生存。在这种情况下,“自由”又从何谈起?
三是反消费主义。在《反情色》的“戏中戏”里,京子和典子戏里戏外的关系,其实正对应了消费时代下明星与经纪公司的关系——
 
戏外京子给典子舔脚
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的明星,只不过是经纪公司包装出来的产品。为了创造更多的经济效
益,许多“明星”的个人特质被遮掩甚至抹灭,日常的工作其实只是在扮演经纪公司为满足受众性幻想而精心设计出的“角色”。
 
有趣的是,在片中扮演京子的富手麻妙,就曾经是深受日本宅男欢迎的女团AKB48的研修生,她对于这种极端物化个人以换取经济价值的手段可谓再熟悉不过,所以导演的选角也十分值得玩味。
 
总之,《反情色》在以浓烈的色彩和炸裂的情感对观众进行狂轰滥炸的同时,也通过各种隐
喻与潜台词增加了文本的厚度,使其不仅仅是堆砌元素的大乱炖,而是一次火力全开的“宣战”——
 
它首先是一部披着情色外衣的“反情色”电影,然而它所要反抗的却不只是“情色”那么简单——除了消费女性的情色产业,园子温还通过这部电影鞭笞了压迫女性的男权社会、物化女性的消费主义,所以《反情色》也被称作一部“女权电影”。
在宣扬女权之外,园子温还透过“性”这一媒介向大众传达了更广义的信息:
性不应被妖魔化,也不应被商品化,它并非只是一种挑逗观众神经的表达方式,更是一种反抗强权、炮轰压迫的武器,它很有力量,且并不羞耻。